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余波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回大法师塔之前,斯托贝尔将罗盘和宝石都交给了伊斯。昨晚那一场导致奈图瓦火山爆发以及海啸的地震并不是自然发生——接近黎明时从东南方的海面上冲天而起的光柱已足以证明。大法师塔必然会派人去探查情况,而斯托贝尔亦不能置身事外。

    伊斯盯着那颗宝石看了好一会儿。那是颗被切割成梨形的海蓝宝石,在阳光下看,并没有因为禁锢了一个人类的灵魂而显出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但在阴暗处,却会自己发出雾一般迷蒙的微光。

    他拿着它去看了看里弗。虽然有人精心照顾,中年男人那失去灵魂的肉体也已经显出濒死般的灰败。伊斯对这个在瓦拉死去之后就几乎扔下儿子不管的父亲没有什么好感,却也不禁生出一点同情——眼下这一切,对他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而言实在是一场无妄之灾。

    宝石在他手指间转了转,又被握进手心。他其实知道该如何让一个灵魂回归自己的躯体……但鉴于他上一个成功的试验对象只是一个木头做的魔像,也许他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人类的灵魂和肉体都太过脆弱……而这毕竟是埃德的父亲。

    他抬头看了看床帏边的阴影。片刻之后,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发现的影舞者悄无声息地现身。

    “……你一直在这儿?”伊斯问他。

    芬维点了点头:“埃德让我保护他的父亲。”

    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也来了这里。如果计划得当,这隐藏的利器可以做许多比保护里弗的身体更有用的事……但埃德如果真能那么理智地权衡利弊,也就不是埃德了吧。

    “在格里瓦尔,你也一直跟埃德待在一起吗?”伊斯想起另一个问题。

    “是的。”

    “……无声之塔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法不在意——他差点莫名其妙地死在那里。

    影舞者的叙述简单而清晰,不再像从前那样需要询问者不停地引导。伊斯从头听到尾,也没能立刻找到他需要的答案,只觉得更加混乱。

    十多天前接近那座塔时,他所感觉到的力量,绝不止是因为塔底隐藏的法阵……从前飞过时他并未察觉,也或许是未能看破那些精灵们布下的伪装,那座名义上献给欧默的塔很不对劲——却又有种怪异的熟悉感。

    不知道他最深的记忆里是否还能挖出些有用的东西。

    他并未完全恢复……他的灵魂并不稳定。他实在应该再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好好消化那些他不得不消化的,屯了数万年的“宝藏”——但现在显然没这个时间。

    如果斯科特在这里……

    他想着,又恼怒地默默把这个念头按死在心底。那个他依然会不由自主地想要依靠的人,或许正是一切混乱的源头。

    .

    当他走回埃德的房间,独角兽号上满脸雀斑的小法师正在门外徘徊。

    在风暴和海啸中支撑了一夜,那条结实灵巧的船也不免多处受损。探望过沉睡不醒的埃德之后,其他人都返回了码头商量着如何修补,或在丽达周到的安排下休息,这个小法师……却又独自溜了回来。

    他垂着头转来转去,显然满怀忧虑,却又并不进房间,仿佛那扇一推就开的门上有什么致命的陷阱。

    伊斯觉得他很有些奇怪。几个月前在藏宝海湾时他并没有发现——毕竟他们也没打什么交道,但昨晚,虽然彼此配合得不错,这个看着像只迷糊又乖巧的兔子,实际上天赋极高的法师,却始终对他保持着一种敬而远之的疏离……那是他在总是冷言冷语看谁都不顺眼的半精灵吉谢尔身上都没有感觉到的。

    他不想承认他居然因此而不太高兴。毕竟,他通常并不在意其他人如何看待他——除了他所在意的那些人之外。不知为什么,他挺想知道这个小法师为何会对他如此……“另眼相看”?

    尤其是,那明显并不是因为他是一条龙。

    他站在走廊的角落里,并没有刻意隐藏。那始终不曾抬头的小法师却一直没有发现他,直到他刻意加重了脚步走过去。

    泰瑞几乎跳了起来。他瞪得圆溜溜的眼睛里分明带着戒备,让伊斯更不高兴了。他那控制不住的坏脾气很有卷土重来的兆头,好不容易才忍了下去,却再也保持不住哪怕是表面上的礼节。

    他只能目无表情地推门而入,就当根本没有看见他。

    小法师在门外探头探脑……却还是不进来。等伊斯终于失去耐心想要问他到底有什么毛病的时候,他却在他开口之前察觉到什么似的一溜烟跑了。

    伊斯只好怒视着睡得像头猪一样的埃德,再一次按下剃光那头灰毛的冲动。

    似乎感受到他的视线,埃德不安地蠕动着翻了个身,依旧紧握在右手的永恒之杖从半空中划过,差点砸在他的头上。

    他下意识地抬手抓住了杖身。光滑的木杖触手微凉,却在下一刻变成烈火般的灼热。

    他迅速松手,皱着眉看向手心的红痕。他之前并没有碰触过这根手杖,倒是不知道它会如此抗拒他……虽然也不怎么意外,此刻却让他格外不爽。

    在那片红痕之下,另一种痕迹隐隐约约地浮了出来。

    令人恶心的灰绿色,像某种虫蜿蜒爬过的痕迹,颜色不深,却异常清晰。

    伊斯花了一点时间才想起来那是什么——一年多前,为了能够进入巨人之脊下那个死灵法师们藏身的洞穴而不惊动他们,他不得不容忍某个裹着黑袍的家伙在他手心画下了这个奇怪的符号……可那时,当他在野蛮人的营地里,在一个七岁小男孩的身体里醒来的时候,那个符号分明已经消失,也再没人跟他提起过这个。

    它事实上已经刻在他的血肉中了吗?……埃德手上那一个呢?

    那符号很快便再次隐没,伊斯却忍不住一直用力擦拭着手心的皮肤,直到开始发痛。

    心中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却不知道是因为厌恶,还是因为恐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