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父子(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其实也没有睡太久。当他醒来时,正是第二天的黎明。初秋的阳光明烈清透,将带着些微凉意的晨风都染上一层金色,灌满整个房间。

    他呆呆地睁着眼,身体依然沉重得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又做了什么梦吗?”

    坐在他床边的人随手扔开一本厚重的皮面书,开口问道,语气里带着讽刺,但并不怎么尖锐,听起来倒像是抱怨:“你的女神就不能换个花样来……”

    埃德一声不响地坐起身,左手准确地掐在对方的脸颊上,用力向外扯。

    因为毫无提防而被掐中的伊斯瞬间没了声音,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瞪着他。

    “……真的呢。”

    埃德确认了手感,满足地叹口气,松开手直直地倒下去,瘫回了床上。

    伊斯沉默了一小会儿,各种各样的情绪撞击在一起,终于爆发成一声怒吼:“……起来!”

    他一把掀掉了埃德身上的毛毯,还在半梦半醒间挣扎的年轻人蠕动着缩成一团。

    “冷。”他迷迷糊糊地嘟哝,“我的衣服呢?”

    娇小伶俐的侍女忍着笑跑过来,软软的声音像是在哄小孩儿:“您得先把手杖放开我才能帮你穿衣服呀,埃德少爷。”

    埃德疑惑地半睁着眼,将右手举到自己面前。片刻之后,他一脸惊恐地猛坐起来。

    “我的手……”他哀号,“我的手指动不了啦!!”

    .

    生活不能自理的埃德少爷在被伊斯忍无可忍地踹了一脚之后终于彻底清醒,讪讪地用魔法解决了自己僵硬到失去知觉的手指,默默地自己穿好衣服,刚下床又被闻讯而来的女管家赶回床上,开始迎接一波又一波热情的探望者。

    最先跑过来的是闲得发慌的邦布,随后是已经回过一趟尼奥城的加文。当几乎所有人都涌到埃德的房间,女管家索性让人将餐桌也搬了进去,让他们可以就着丰盛的早餐交换消息。

    虽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这样说出来,这种像在酒馆里跟朋友们一起聊天的气氛却让埃德觉得十分轻松。

    但当他提起深海中仿佛活了过来的龙骨号,空气便渐渐凝重。

    “你是说,那条船变成了一条亡灵船?”

    塔拉斯兴致勃勃地做出总结,好奇远多过忧虑,“它还长了翅膀……你觉得它能飞起来吗?”

    可对独角兽号上人来说,事情便严重了许多。

    邦布觉得连盘子里他珍惜地留到最后、煎得香喷喷的薰肠都有点吃不下去了。那条黑色的巨船原本就已经很难对付,如果它真的变成了什么会飞的魔船……或许他们永远也无法为死去的同伴们复仇。

    “我……那时候其实不是太清醒。”埃德迟疑地开口,“也许是我看错了也说不定……”

    就算是邦布也听得出,那不过是安慰。

    早餐被打扫干净之后,其他人便默契地离开,只有伯特伦和加文留了下来。

    “往好处想,”加文说,“这下大法师塔应该也容不下黑帆了。”

    原以为能握在手心的“合作者”脱离了控制,对大法师塔里那些傲慢的家伙们来说绝对是不可容忍的。

    伯特伦苦笑——加文到底还是没那么了解九趾。

    “我不觉得九趾是那种以为自己掌握了一条魔船就能征服一切的人。”他说,“事实上,他相当谨慎,而且总是那把自己真实的目的隐藏得很好。他必然还有别的筹码……或者别的计划。至少现在,我想他不会蠢到与大法师塔直接对抗。”

    加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这个嘛……”他说,“有时可也由不得他。”

    伯特伦眼睛一亮,立刻明白过来。

    “你有什么……”他急切地开口,又停了下来,看了看埃德似懂非懂的眼神和斑驳的灰发,眼珠一转,热情地伸手搭上了加文的肩膀。

    “我船上还有几瓶好酒。”他说,“是之前的老船长留下来的……有空来坐坐吗?”

    埃德看着他们勾肩搭背地离开,不禁有点微微的失落。

    “不就是挑拨离间嘛。”他喃喃,“我也很想听啊。”

    伊斯翻了个白眼。

    “如果需要让你知道,他们不会瞒着你的。”他说,“准备好了吗?先去看看你的父亲吧。”

    无论九趾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至少,埃德和里弗都还活着,且脱离了他的掌控——这已经很值得庆幸。

    .

    埃德拿出亡灵书的时候伊斯的眉心皱成一团。即使埃德已经向他解释过,他也还是觉得那个把这本书塞给他的老法师不怀好意。巨龙不像诸神所造的种族一样会以善恶来区分魔法,但死灵法术……多半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好在,让一个灵魂回归他自己的躯体并不困难,尤其是当那个灵魂没有打上任何标记,也没有被伤害的时候。

    当迷茫,惊喜,夹杂着尚未消散的恐惧,从里弗·辛格尔空洞的双眼中浮现,埃德才终于放下心来。

    只是,胸口某个地方,不可避免地梗了一团什么,想吐又吐不出来。

    “……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的头发怎么回事?”

    他们几乎同时开口问道。

    埃德摸了摸头。最初的震惊和沮丧之后,他其实已经不怎么在意这个。

    “魔法什么的……”他含含糊糊地敷衍过去,“你被绑架了,还记得吗?”

    里弗点头,闷闷不乐地移开视线。

    “黑帆。”他说,“那群海盗越来越猖狂……我还以为,至少尼奥和虹弯岛之间的航线……总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付了赎金?”

    他的声音干涩沙哑,因为太久没有说话而僵硬的舌头异常笨拙,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却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埃德递给他一杯水,不知道该点头还摇头。九趾似乎根本就没有碰那十船的金币和宝石,也许是担心他在上面做了什么标记……早知道他真该做个标记,说不定还能把钱找回来。

    “……付了就付了吧。”里弗说,“反正我也不打算再做生意。我还藏了不少挺值钱的东西,应该够我们……”

    “你藏起来的只有‘挺值钱的东西’吗?”埃德忍不住打断了他,在他疑惑的眼神中控制不住地问了出来:“我的‘妹妹’……她叫什么名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