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相似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突如其来的海啸之后,只过了两天阳光灿烂的日子,尼奥城便笼罩在了连绵的秋雨之中。

    娜里亚带着一身微凉的水气推门而入时,埃德正盘着腿坐在地上埋头画画——至少娜里亚觉得那就是在画画。

    从门外卷进来的风不大,却也吹乱了一地的纸,一眼看过去,纸上尽是各种各样她认不出的符号,有些还衬着满纸大大小小的点。

    埃德赶紧抓住长了翅膀般飞开的纸张,手忙脚乱得根本来不及回头,直到娜里亚蹲下来将抓到手中的纸递到他面前,他才啊的一声反应过来,更加手忙脚乱地去捂自己的头。

    “……放心。”娜里亚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一抽,“我不会把你的头发剃光的。”

    埃德讪讪地笑。从前在巴拉赫时他亲眼所见,娜里亚一看见伊斯被剪得稀烂的头发就去找来了剪刀……所以伊斯拿这个来吓唬他的时候,他不知不觉地就信了。

    “……很难看吗?”

    没有了变成秃头的危机之后,另一种忐忑便浮了上来。

    “也没什么。”娜里亚垂下双眼,有点刻意的漫不经心,“不过像是黑发上落了一层雪花。”

    埃德怔了怔,仿佛有某种难以形容的东西从心底悄悄钻出,怯生生地展开小小的叶片——某种他深埋了许久,再也不打算挖出来的期盼。

    娜里亚假装没有看到他越来越放大的傻笑和恍惚的眼神,快手快脚地收拾起散落一地的纸,压在了桌子上。

    “这是星图?”

    她终于分辨出那些大大小小的黑点。

    埃德用力点头。

    “正好,茉伊拉……太后让我带你给这个。”

    娜里亚从还没有放下的背包里翻出小心卷好的羊皮纸:“我看了一眼……好像也是星图。”

    埃德将纸卷在桌上展开。那应该是茉伊拉让人临摹下了国王卧室的天花板上的图,只不过那些被精致描绘出的人物和场景都变成了极其简单的线条,唯一突出的是漫天的星辰,其中特意标出了三个鲜红的点,看起来异常醒目。

    大概意识到他根本没有时间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去观察这幅星图,茉伊拉才细心地为他准备了这个。

    “……她快要离开洛克堡了吧?”埃德问道。

    茉伊拉对洛克堡和斯顿布奇有着某种坚持……但在他看来,离开其实算是件好事。

    “至少看起来没有不打算走的样子。”娜里亚谨慎地回答,又微微皱起眉,指尖点在被她挪到一旁的那叠纸上,“这个……是菲利脖子上的那个标记?”

    手指划向另一个符号:“这个是不高兴牧师塞个你的那块石板上的符号?”

    曾经,这些符号在她眼里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反正都看不懂。但现在,至少她会努力记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用呢。

    “它们……很像。”她说。

    当两个符号并排时,那种相似便愈发明显。她见过精灵的文字,纤细又精致,蜿蜒缠绕如藤蔓;也见过矮人的文字,一笔一划笔直刚硬,像是用斧头砍出来的。但眼前这些符号,却各自像一幅简单又完整的画,只是太过抽象,完全猜不出有什么意义。

    “不止这两个。”

    埃德飞快地又将那叠纸铺了满桌。

    “瞧,这个是我和伊斯在极北冰原钻进那个死灵法师的巢穴时,那些黑袍的家伙画在我们手心的。然后这个,是他从远志谷带来的另一块石板上的……”

    如果不是伊斯的提醒,他其实没有意识到这种怪异……且令人不安的相似,毕竟这两种符号,一种他已经知道有明确的含义,另一种他完全看不懂。法师和牧师们使用的符号原本就多,与其相似的也不是没有,但神之语与死灵法术所用的符号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细想却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那被禁止的,黑暗而疯狂的法术,是更接近神的吗?

    他想起安克兰,一时竟有些茫然。

    “你觉得,那些被点亮的星星……会组成某个符号?”

    娜里亚仿佛被雨水洗过般清朗的声音把他从渗着寒意的恍惚中拉出来。

    “嗯,”他回答,“只不过,现在还找不出来……”

    他觉得那些星辰会组成某个符号,他觉得天空与大地被当成了巨大的祭坛,某种新的规则会被创造出来,正如安都赫的大祭司所猜测的那样……可被当做祭品的会是什么?是天空之上诸神遗留的圣殿和存在于其中的灵魂,还是这个大地上所有的生灵?

    他几乎不敢去细想。

    “……斯科特一定知道……”娜里亚轻声叹息。

    “可他不会告诉我们——他不能告诉我们。”埃德低头看着满桌的纸,“如果他生命只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收回的恩赐,如果他灵魂并不全然由他自己控制,他必然有很多事无法说出口……可如果那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他也一定会用某种方式给我们留下某些线索。”

    “……你真的这么相信吗?”娜里亚看着他。

    埃德坚定地点头——他必须如此相信。但事实上,他也并不打算把全部的精力花费在寻找斯科特留下的线索上。

    他所掌握的已经够多,他还有一条龙和他积累了数万年的知识……就算只凭他们自己的力量,也未必找不出答案。

    娜里亚的唇边勾起微微的笑意。她听说了许多事,但很显然,埃德并没有像瓦拉去世时一样消沉下去。这个在生命的前十几年里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看起来总是在犹犹豫豫地徘徊的年轻人,渐渐生出难以摧折的韧性。

    即使有她站在这里,埃德的视线也已经再一次落回纸上。在他俯身下去继续“画画”之前,娜里亚不由分说地把他从桌边拉开了。

    “你还没吃午餐吧?”她问,“我是不知道不吃东西是不是会让你特别有灵感啦,但我可是第一次来尼奥!至少今天可以陪我去逛一逛?我听说塔拉纳的薰鳕鱼是整个大陆上最棒的,那家店就在附近呢……”

    她可是跟伊斯打了赌的……而她当然会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