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决定(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大法师塔的五座高塔之中,东塔是最为厚重的一座。褚红色的石墙之上是像被烟薰黑过一般铅灰色的尖顶,常被人暗讽为“铁匠的炉子”。这个外号其实还因为东塔之主威克菲尔德?图姆斯擅长的火系法术,以及他暴躁易怒、睚眦必报的性格——只不过没人敢在他面前说出口而已。

    此刻,图姆斯不耐烦地搓着手指,很有一把火烧掉眼前这个废物的冲动。

    “所以,”他打断了对方,“你是说你放弃了自己应该监视的对象,跑去跟踪和恐吓了一个耍把戏的,而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你怎么没有干脆杀了那家伙以免暴露自己呢?”

    分辨不出他到底是讽刺还是责备的弟子只能战战兢兢地低下头,嗫嚅着:“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并不知道我是谁……想杀掉他也还来得及……”

    那条龙实在敏感又警惕,在远远地被那冰冷的视线凝视过那么一瞬之后,他真心觉得采取迂回一点的方式也没什么不对,何况他多少还是有点收获的不是吗?

    “……蠢货!”图姆斯随手抓起桌上的墨水瓶砸了过去,“滚!”

    倒霉的弟子松了口气,转身离开之前不忘恭敬地躬身行礼,暗自庆幸至少扔过来的不是一发火球——那并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

    沉重的木门自行关闭时快速而毫无声息。魔法之力在大法师塔的范围之内依旧运行自如,但在塔外……

    图姆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脸色阴沉。他不想承认他没有真的一把火烧掉这个即使消失也不会有多少人在意的弟子,是因为他自己心底的不安。事实上,这个他连名字也时常弄错的弟子并没有他所斥责的那么蠢——即便只是直觉,他也准确地找到了真正重要的东西。

    但他不能承认。

    魔法之力正在减弱。而那个他曾以为一无是处、不过是被肖恩·弗雷切推出来掩人耳目的“圣者”,所掌握和了解的东西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

    迟早有一天,那个“耍把戏”的年轻人所感觉到的异样不会再被当成为掩饰自己的无能而编造的推托之词……迟早有一天法师们都会意识到魔法之源并不像大海般永不枯竭——不,大海也一样是会枯竭的。

    那会导致难以形容的恐慌……而恐慌会导致无法控制的灾难。

    大法师塔的创立者们早已预见了这一天的到来——对此他不得不心生敬意。可他们为此而采取的措施,在他看来实在远远不够。

    “平衡”的确是很重要的,但没有力量支撑的平衡,又有什么意义?

    他沉思片刻,起身走向另一侧的门,用手杖的尖端画出隐秘的符文,推门而出,便已置身于另一座高塔。

    五塔看似彼此独立,事实上却以另一种形式紧密相连。只不过,唯有爬到一定位置的人,才能掌握这个秘密。

    站在书架前的老法师,西塔之主拉斯洛·卡马克,回头看了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一眼,微微皱眉,光溜溜的头在阴暗的光线里显出一片片暗色的痕迹,仿佛天生的胎记,又仿佛某种符文。

    他并不喜欢图姆斯这样不请自来,但图姆斯从来不在乎他的不喜欢,他也就默默地忍了下来。

    “不能再等下去了。”

    那比他年轻许多的法师如此宣称:“卡马克……你现在就得做出决定。”

    东塔之主过于强横的态度并没有在老法师眼中激起多少波澜。他慢条斯理地抽出自己要找的书,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需要说服的,从来不是我。”他说。

    .

    尼克·斯托贝尔在另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造访了依旧埋头于各种符文之中的埃德。

    刚从海上归来的法师神情严肃,忧心忡忡。他们在海底发现了那个巨大神殿的遗迹——它坍塌得几乎难以分辨,残留在那里的力量却依旧令人惊讶。

    听埃德说起不知变成了什么,也不知去了哪里的龙骨号时,法师并没有那么震惊。

    “龙骨,”他说,“从来都是比任何宝石更适合承受魔法之力的东西。九趾是个聪明的家伙……至少比泰利纳·博弗德要聪明得多,即使他有近乎不死的身体,也还没有狂妄到以为自己就能通过一个古老的祭祀变成神……或类似神的存在。”

    埃德莫名地有点尴尬——成为神什么的……虽然目的不同,他好像也打过这样的主意。

    “不知你是否意识到……”斯托贝尔迟疑了一下才开口,“斯科特·克利瑟斯所做的,其实是和九趾相同的事?”

    埃德哑然。这位起初并不被信任的法师已经帮助了他许多,但有很多事,他仍不得不保守秘密。正如伊斯所说,“他毕竟是个法师”——一旦知道自己有可能会失去所有的力量,谁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而斯托贝尔似乎也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我曾经以为他有着与‘法师国王’道伦同样的野心……”法师垂下双眼,掩饰其中闪过的一丝遗憾,“想成为永生不死,如神灵一般强大的存在,即使不得不使用黑暗而危险的法术,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他并不是……”埃德还是忍不住开口,“他并不是那样的人。”

    “是的。”斯托贝尔点头,“他或许狂妄……却并不贪婪,更不够残忍。所以我有了另一种猜测,或许,他想让他所侍奉的神成为唯一的神,或众神之上更伟大的那一个……为此他需要力量,但他并不在乎自己会成为唯一的代言者,还是会永远被人铭记的牺牲者。他或许真心以为那是真正的救赎之道,尤其是在人们……甚至连精灵都逐渐失去信仰的时候。”

    埃德欲言又止。

    “……接近,但不是事实。”斯托贝尔笑了起来,“至少不是你所认为的事实——瞧,埃德,在你不那么警惕的时候,你的心思很容易被猜出来。我想我应该觉得荣幸,显然,在你看来……我已经不是那么不值得信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