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此方与彼方(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所以您什么都知道?”斯托贝尔问道,已经顾不得语气是否足够恭敬。

    “或许。”老法师狡猾地回答,“也不过是些猜测而已。毕竟,我这样一个孤孤单单的老头子,连一个可靠的弟子都没有,更别提什么像蜘蛛或蟑螂一样无处不在的耳目……又能知道些什么呢?”

    那懒洋洋的语气听不出是讽刺还是自嘲。斯托贝尔回头看一眼老法师干瘦的身影,堵在胸口的那一团闷气意外地消散开来。

    他还记得自己刚进大法师塔的时候,维罗纳看起来还是个颇为强壮的中年法师,傲慢,固执,嘴毒,即使对着塑石者桑托也不会收敛多少,却也有着旺盛的精力,行事利落,连走路都比别人快几分……桑托曾经说过,这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法师其实很适合做老师,他或许过于严格,却是认真而无所保留的。

    然而如今,身为至高塔的主人,维罗纳身边不是没有弟子……只是多半更像是仆人。

    他曾经的热情,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化为了灰烬,似乎连一丝温度都没有留下。

    斯托贝尔放弃了从他口中得到确定的答案——即便是在这位老法师还怀有为人师者的热情的时候,也极少直接给人答案。

    他转头向外看去。巨大的落地窗外,整个大法师塔似乎与他一早进入这里时一样,笼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水雾,远处的尼奥城更是迷蒙难辨,然而抬起头,头顶的天空却不是随时会飘下细雨的阴云密布,而是一片漆黑,仿佛无星无月的夜幕,只偶尔掠过一阵微光,像是被疾风吹拂的云雾,瞬间便消失无踪。

    可现在分明还不到正午。

    “大法师塔……”他开口,“被转入了另一个空间?”

    短暂的停顿之后,他又否定了自己:“不,我们是在两个空间的夹缝里?”

    “桑托告诉过你什么吧?”维罗纳倒并不怎么意外,“关于这个地方的秘密……即使你还没有成为任何一座塔的主人。”

    斯托贝尔点了点头。

    “如果有必要,大法师塔能够自成一个世界,并脱离这个世界而存在。”他说,“在别无选择的时候……在这个世界面临无可避免的灭顶之灾的时候,那可以让塔中的人逃离随之毁灭的命运,而有机会让我们的种族,和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得以传承下去——那一天或许真的会降临,但绝对不是今天。”

    今天,那藏于塔下的法阵突然启动,显然不是为了避难。

    老法师总算多了一点兴致——至少他不至于对牛弹琴。

    “虽然这并不是你擅长的领域,但桑托应该也告诉过你……”他随手在半空中画出一个圈,泛着白光的痕迹停留在半空,亮得几乎有些刺眼。

    维罗纳眯起眼,低低地笑了一声,含糊地嘟哝了一句什么,下一笔画出的另一个更小的圈,光芒便柔和了许多。

    “当我们身处原本的世界……我们事实上也处于某种保护,或某种规则之下。”他说,“而当我们脱离……”

    他把那个套在大圈里的小圈拖出来,“我们事实上更接近魔法的本源——更接近所有的力量的本源,那是诸神诞生与消亡之地,永恒而无尽的虚无之海。失去了保护,谁也不知道我们何时会被吞噬,但在被吞噬之前,我们所有的魔法会以更强大的形式显现,甚至或许足以让我们逃脱被吞噬的可能……然而危险在于,以我们被赋予的这脆弱的血肉之躯,以我们必须有所依托才能存在的灵魂,是否真的控制这样的力量而不至于崩溃……但你难道不会想试试吗?那被更纯粹的、超越一切的力量所包围的感觉?”

    斯托贝尔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如果您是想说,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我不觉得图姆斯大人是愿意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冒这种险,只为‘试试’的人。尤其是,如果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控制的力量,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多大意义——他更享受的是因为拥有力量而获得的权力。所以……他有办法把虚无之海的力量偷回去?”

    维罗纳笑了起来,虽然那声音更像是在艰难地抽气:“‘偷’……这个词用得真不错,你一定得说给图姆斯听听,我很想看看他那时的脸色。”

    斯托贝尔只好配合地扯扯嘴角。

    “我曾经觉得你很无趣,斯托贝尔……而且也没有多少天赋可言。”老法师抚着胸口缓缓坐下,直言不讳,“你甚至根本就不怎么像个法师,你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与我们截然不同……但你也以你的方式掌握着某些真理。”

    “……我看人很准。”斯托贝尔代他总结,对这种绕来绕去犹如捉迷藏一般的说话方式头痛不已,“所以,我猜对了?”

    “算是吧。”老法师像是笑累了,松弛下来的皱纹更显疲惫,“但‘有办法’的不是他,更不是缩在自己的地盘里,连出头都不敢的那几位……而是那三个建起这个地方的人。更准确地说,是我的老师,银杖哈罗德。”

    斯托贝尔沉默不语。

    他敬畏自己的老师犹如敬畏神明,但银杖哈罗德的确是另一个传奇。塑石者桑托谨慎,睿智,宽容,哈罗德则更符合如今大多数人心目中“大法师”的形象,大胆得近乎疯狂,热衷于尝试任何一种可能,而很少考虑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不,事实上他或许是考虑过的,因为他始终站在危险的边缘上试探,却从来没有真正地失控。

    “他们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发现许多人如今才察觉的困局。”维罗纳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们曾经以为取之不尽的魔法之源,就像一条渐渐干枯的河流……于是塑石者设下了一个法阵,在大法师塔的范围之内,我们所使用的力量事实上被存储了起来,就像用巨大的水池接下了从天而降的雨水,再小心地藏好,不允许它再回到源头。他所想的不过是为法师们争取更长的时间,让我们能够找到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哈罗德……他认为那并不足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