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旧事(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斯托贝尔一向认为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家伙。

    生而富有,无需为生计奔波。对魔法有了兴趣的时候,又能成为伟大的塑石者的弟子——时至今日他仍不明白,当时桑托到底是看中了他什么。

    在许多法师喜欢把枯燥的理论和复杂的技巧一股脑地塞给可怜的弟子们,让他们自行领会的时候,塑石者桑托对斯托贝尔讲得最多的,却是各种各样的故事——那或多或少是因为当时的斯托贝尔还实在太小。

    彼时尚未察觉,但当斯托贝尔年龄渐长,便逐渐意识到,那些“故事”里其实隐藏了太多的东西,甚至连桑托对他讲述这些故事的方式,都足以让他终身受益。

    与外界所传说的,经常说出些警言警句,犹如圣人般的法师形象不同,桑托其实很少评价某件事,而更倾向于让斯托贝尔做出自己的判断,至于那判断到底是对是错,他通常会用另一个故事来让斯托贝尔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

    “这世上或许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他这样告诉过斯托贝尔。

    但对塔奇曼和哈罗德之间的那场争执,他事实上已经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只是没有塔奇曼那么激烈。

    “哈罗德,他并非贪婪或自私之人,他只是太过执着于某些东西。”那时,已经衰老将死的法师声音低沉,带着一点隐隐的悲伤,“执着令人坚定,令人强大……却也会令人盲目。”

    塔奇曼意外的死亡让“那个女孩儿”成为哈罗德心中的一根刺。他甚至表现得像是完全忘记了她的存在。但当桑托开始整理逝去的朋友们的手稿,却发现他或许放弃了那个女孩儿,却并未放弃他的研究。

    “那个女孩儿的力量……与我们法师,甚至自称神选者的牧师都并不相同,不需要虔诚的信仰,也不需要长久的努力。她生而有之,就像身为魔法生物的巨龙。”桑托说,“很久之前,像她那样的人被精灵们称为‘私语者’,有一段时间,他们甚至被当成恶魔的使者而遭到各种迫害,以至于如今已所剩无几,踪迹难寻……”

    法师们总是把天赋挂在嘴边,但那所谓的天赋不过是学习和领悟的能力,与那个女孩儿的“天赋”截然不同。

    当哈罗德发现,那天生存在的力量无论到底来自何处,都似乎与血脉相连,自成一体,可以被压制,却永远不会消失,也不会被夺走时,他在手稿中留下了被牧师们看到会怒斥为“不敬”的句子。

    “就像某种意义上的神明。”他写到,“或许我们所谓的神,也不过是这样的存在——只是更为强大。或许,如果诸神不曾眷顾这个世界,巨龙是否也有可能被称之为神?”

    “他竭力想找到一种方法……”桑托垂下双眼,摩挲一份着刚刚拂去灰尘的手稿,手背上皱巴巴的皮肤就像指尖下陈旧的纸张般干燥发黄,“他试图能让每个人都能像私语者……像龙那样,不需要再借助于任何外力就能够施法……他觉得那样便能彻底解决我们或将面临的困境。”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沉默了很久,直到斯托贝尔忍不住开口问道:“……他成功了吗?”

    桑托抬头看他。

    “听起来你很希望他能成功?”他问。

    他的神情依然温和,没有一点责备的意思,斯托贝尔却近乎本能地因为他的问题而开始反思。

    他的确下意识地觉得那并不是坏事——尤其是,如果连他这样不怎么聪明的人,也能生来就拥有强大的力量,而且永远不会失去……这实在是令人心动。为此,他甚至没怎么留意到桑托的最后一句话。

    但他到底听到了。

    “……我们会面临怎样的困境?”最后他选择反问。

    桑托微微地笑了起来,扔给他另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魔法……无论是牧师还是法师都不复存在,你觉得会怎样?”

    这一次,斯托贝尔考虑了很久,作为一个商人的儿子,即使满怀对魔法的热情,也还是诚实地回答:“也……不会怎样,人们总还是能活下去的。虽然十分可惜……魔法那么神奇。”

    “是的。”桑托低声叹息,“神奇……为了留住这样的‘神奇’,我们能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们该付出怎样的代价?”

    他终究没有给出答案。

    但这场对话让斯托贝尔印象深刻,即使是几十年后的现在,也能因为维罗纳说起哈罗德设下的法阵时提及那基于他对“私语者”的研究而迅速回想起来。

    他记得桑托把哈罗德留下的手稿分成了三份,一份誊抄后可以随意出借,一份藏于琥珀厅,一份交由维罗纳收藏。最后那一份他自然无缘得见,琥珀厅的那一份,他却是有权查阅的。

    他不知道他能从其中找到什么。因为感觉到桑托事实上并不赞同哈罗德的主张,无论是在桑托去世之前还是去世之后,他都没有再去翻看那些手稿——他要学的东西已经够多。

    此刻,他却衷心希望自己曾对此有所研究。

    琥珀厅的藏书不能借出。坐在像平常一样空旷的椭圆形石厅里飞快地翻阅那一堆手稿时,斯托贝尔不止一次地感觉到管理者带着责备与不满的眼神,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知道这些手稿是脆弱的,但他越来越无法控制内心的焦躁。一无所知的学徒和低阶法师们几乎挤满了外面的大厅,即使保持着安静,也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压力——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至少,都不是他们应该承担的。

    而图姆斯并没有给他们选择的余地——他大概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点。

    或者,他们的存在是他所需要的?……不,维罗纳或许性情乖僻,却也不可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他在管理者刻意加重的咳嗽声里松开手,让那张差点被他捏破的纸落回桌面,搓揉着手指,让自己冷静下来。

    此刻他竟无比希望埃德能在这里。那个花一晚的时间就能从厚厚的亡灵书里找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的年轻人,应该也能比他更快地找出点什么……

    视线的边缘有光芒闪烁。他猛地扭头,看见窗外巨大的白色翅膀,如浪尖上的风帆般一掠而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