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烟与镜(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冰龙只低飞了一小会儿便迅速拉高,恼怒于自己的粗心。

    大法师塔没有城堡般的高墙围绕,所谓的“门”也不过是相对而立的雕像,伯特伦所说的“封闭了所有的门”,只不过是在金急雨树篱和雕像之间升起了红色的微光——那代表着禁止出入。

    即使大法师塔事实上已经不在原地,在封闭时张开的魔法屏障却还是存在的。与远志谷外的屏障相似,那是某种精神攻击。冰龙几乎可以无视,埃德似乎也没什么感觉,娜里亚却明显地浑身僵硬,差一点就从它身上滑了下去。

    埃德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感觉到她的异样,冰龙才意识到它不过是为了欣赏那些法师们脸上丰富的表情而突然兴起的低飞,却很有可能让她受伤。

    心血来潮的那一刻,它根本没想到这个。

    油然而生的沮丧……和某些更复杂的情绪,让它没精打采地拍打着翅膀,不知不觉越飞越高。

    “……等等!”娜里亚开口叫道,语气平静得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们觉不觉得……它快要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冰龙低下头,地面上林立的尖塔果然模糊了许多。

    埃德所看到的却是另一样东西。

    因为在高空,整个大法师塔一目了然。虽然建筑风格完全不同,但外围树篱勾勒出的轮廓,东南西北四塔和至高塔之间的角度……看起来都十分眼熟。

    如果把树篱换成高高的石墙,把直刺天空的四座尖塔换成更矮一些的塔楼,把至高塔换成三重塔……那分明就是洛克堡。

    斯顿布奇和洛克堡的地图他已经看过太多次,闭上眼都能勾画出准确的线条。大法师塔的地图他其实也是看过的……只是每一次看到的都不尽相同,连精灵手中的地图都与他现在看到的并不一样——法师们显然用了某些方法来隐藏它真实的面目。

    在洛克堡,将四座塔楼相连,交叉的中心不是三重塔,而是石榴厅。而在这里……

    他虚虚地比划了一下,目光停留在至高塔前的大图书馆上。

    石榴厅的地底藏着那个祭坛,祭坛之下是法师国王道伦空无一物的黑曜石棺……这里呢?

    “我得下去。”他说。

    趁着大法师塔还没有完全消失,他也许能找到点那些法师不会允许他接近的东西。而现在,即使他们想要阻止……他们就像两片相互交叠的影子,根本无法对彼此做出任何事。

    至于以后法师们会不会找他的麻烦……谁知道还有没有以后,也许大法师塔从此就消失在另一个世界了呢。

    “……这地方挺像洛克堡?”娜里亚也已经看了出来。

    “道伦·博弗德也是塑石者桑托的弟子。”埃德告诉她,“据说还是第一个……最初的洛克堡是个方形的堡垒,是道伦把它改造了现在的样子,除了三重塔没有变,四方的塔楼和主堡的位置都有改动。那时大法师塔正开始修建……”

    到现在,也说不清是谁仿造了谁。毕竟,帮助修建洛克堡的,并不止桑托一个法师。

    想起似乎永远被某种黑暗阴沉的气氛所笼罩的洛克堡,再想起斯托贝尔带他进入大法师塔时那杂乱却充满生机的画面……埃德觉得它们本质上或许并不相同。

    在他低着头发呆的时候,冰龙长长的尾巴甩过来,优雅地卷起他……然后毫不犹豫地扔了下去。

    “……你干什么呀?!”

    娜里亚呆了好一会儿才叫出声来。

    “他不是要下去嘛?”冰龙闷闷地回答。

    娜里亚黑着脸用力猛拽它脖子上的棘刺。也许这对它来说就跟拔根头发差不多……但她也没别的办法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如果到现在他都还会摔死自己,还不如早点死了干脆呢!”冰龙僵着脖子不高兴地低吼。

    “闭嘴!”娜里亚吼得比它更大声,“不许说那个词!”

    她当然知道埃德摔不死。在她心惊胆战地往下看的时候,埃德已经停留在了半空,甚至向她挥了挥手才慢悠悠地往下飘……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该被伊斯这样往下扔呀!

    “我们……得好好谈谈。”

    努力冷静下来之后,她挫败地开口。

    尽管有些问题对她而言几乎比拯救整个世界还要困难……也总是得面对的。

    .

    被突然扔下去的埃德倒是意外地心平气和。

    他习惯了伊斯的坏脾气,再说他也明白它为什么不肯送他回到地面——既然是为了娜里亚,当然可以原谅。

    风在他脚下,托起他像托起一片云。那感觉十分奇妙,但他没有时间慢慢体会。

    落到地面时他有片刻的不适。大图书馆外聚集许多法师,多半都还十分年轻,即使已经模糊得像风一吹就会散开的烟雾,他们过于热烈的视线也还是让他有点无法消受——惊讶、好奇、羡慕、敬畏、猜疑、敌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放在银质的大餐盘里烤得喷香的乳猪,又或是一只从半空里摔下来,摔进了一群猴子里的傻鸟。

    有人分开人群挤了出来,埃德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是斯托贝尔。

    他能看见法师稍显激动的神情和他动得飞快的双唇,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他们对着彼此比手画脚了一番,终于找到了最简单的沟通方式——笔和纸。

    感谢诸神,这东西大半的牧师和法师都会随身携带。

    如埃德所料,守卫图书馆的法师并不欢迎他的进入……但他们无可奈何。

    硬着头皮直接从他们的身影里穿过去的时候,埃德觉得他们就像鬼魂——从法师们的神情判断,他们大概也有同样的感觉。

    他有点担心斯托贝尔之后的处境,但法师自己却似乎并不在意——他有更需要担心的东西。

    “我有一些线索,眼下的情况或许与‘私语者’有关。”

    “这里有地下室吗?”

    他们对着彼此举起的纸看了一眼,那字迹淡得像是被水晕开。

    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

    “……以我所知,没有。”

    斯托贝尔回答。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