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烟与镜(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就那么一小会儿的时间,斯托贝尔的身影已经变得更加模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更加模糊,仿佛晨曦中的薄雾,正迅速消散。

    埃德飞快地在纸上画下简单的图案,一边写上洛克堡,一边写上大法师塔,在洛克堡中心重重地标出祭坛,又在大法师塔的中心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抬头,欣慰地看见斯托贝尔若有所思的眼神……可那或许只是他的错觉,因为斯托贝尔几乎已经完全消失了。

    但在消失之前,他向埃德点了点头,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只一眨眼,大法师塔终于彻底不见——连同其中所有的人。埃德呆呆地站在一片空地之上,茫然四顾,又低头看看自己沾染上墨迹的手指,忍不住苦笑。

    他衷心希望他给斯托贝尔的提醒是有用的,短暂的时间里,他也只能想到那个。但转念一想,斯托贝尔应该比他更早知道这两个地方的相似之处……毕竟洛克堡的地图并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现在,无论另一边发生了什么,他都已经无能为力……一切只能靠斯托贝尔自己。

    他也许该对他说一声“祝你好运”的。

    .

    斯托贝尔盯着埃德消失的地方。他当然知道洛克堡与大法师塔的相似之处——他对那座城堡的了解或许胜过任何人,但对大法师塔……他或许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么了解。

    灰蓝色的袍子出现在视线之中。法师抬起头,看见费尔南隐忍着怒气的面孔。他们关系不坏,但作为图书馆的管理者,弗尔南有权为斯托贝尔这样明目张胆地破坏规定而愤怒。

    “……我接受任何惩罚。”斯托贝尔开口道,“但不是现在。”

    费尔南沉默片刻,对身后的法师挥了挥手。

    “你最好记得这句话。”他说。

    斯托贝尔笑了笑:“就算我不记得,你也不会忘吧?”

    弗尔南哼了一声,眼里居然也泛出点笑意。

    “你有什么打算?”他问。

    他并不参与大法师塔内的权力之争——他对自己的位置十分满意。但那并不意味着被这样莫名其妙地转入另一个空间,他也能毫不在意。

    没人喜欢一无所知地面对这样的无妄之灾,而且那些造成眼下这种情况的家伙,显然也毫不在意他的感受……他实在受够了这种目中无人的狂妄。

    “你比我更了解这里。”斯托贝尔斟酌着开口,“如果从四塔之间拉出两条交叉的线……中心会落在图书馆的什么地方。”

    弗尔南有些疑惑:“……那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吗?”

    斯托贝尔苦笑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或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没能看见真正重要的东西。

    .

    图书馆大厅的中心有一片圆形的区域,微微下沉,像是一片室内的广场,在这片区域之外,无数书架整整齐齐地延伸出去,仿佛从旭日之中射出的光线,而在这片区域的正中,不高的石台上,半悬着一颗巨大的水晶球。

    那并不是纯粹的装饰物。白天它会吸收从顶部的天窗泻下的阳光,夜晚它则会像另一轮太阳般缓缓升起,将明亮而柔和的光芒洒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对普通人而言犹如奇迹……但这其实是个十分简单的法术。

    这东西是用来照明的——它的用处如此明显,以至于每个人都理所当然地如此认为,不自觉地忽视了许多东西。

    而此刻,看着投在水晶球上的自己的影子,斯托贝尔为他的愚蠢而惭愧不已。

    “可别告诉我你想砸了它。”弗尔南警惕地说。

    ——如果真那么简单就好了。

    斯托贝尔眯起眼,仔细观察着这个他事实上从未认真看过的水晶球。此刻还是白天,即使他们头顶的天空已经一片黑暗,水晶球亦并未升起。

    它安静地半悬在这里,看起来甚至有点发灰,仿佛有淡淡的烟雾弥漫其中,远不像平常那样清澈透明……话说回来,它平常真的“清澈透明”吗?斯托贝尔根本记不起来,而费尔南也并不比他好多少。

    短暂的尴尬之后,弗尔南派人找来了一个瘦瘦的小实习法师。

    “他平常负责清洁这个区域,包括这颗水晶球。”他说。

    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个不起眼的小法师大概还真能比他们更快发现。

    实习法师有些紧张,但还算冷静,在两位他平常只能迅速躬身行礼,连说句话的可能都没有的大法师的注视之下,他只犹豫片刻,便指出了他所看到的不同。

    “这个水晶球,”他说,“之前是不可能从它的表面看到自己的影子的。”

    它会吸收和放射光线……却并不会反射。

    “镜子……”斯托贝尔喃喃。

    他与费尔南对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某种可能。

    “……很好,”弗尔南说,“至少不用真的砸了它了。”

    他看起来是真心为此而庆幸,斯托贝尔不禁摇头失笑。

    “要一起来吗?”他问。

    弗尔南回头看了看周围不敢靠得太近,也不愿离得太远,挤挤挨挨围成一个圈探头探脑的法师们,无奈地耸了耸肩。

    “我最好还是看着这群小鸡崽儿。”他说,“如果你需要帮手……有人比我更合适。”

    .

    无限的空间与时间里存在着无数个世界,或大或小,或上一刻才刚刚诞生,或下一刻便将毁灭。能自由穿越于其中的存在少之又少,而此刻,某个悄无声息地出现的世界,尚未曾被发现。

    它实在太小,小得就像海浪涌上沙滩时,留在砂砾间的细沫,脆弱又不起眼,转瞬便会消失。

    但对身处其中的人而言,它已经宏大得令人震撼……甚至生出难言的畏惧。

    斯托贝尔无意识地握紧了手杖,尚不敢踏出一步。脚下的地面平滑如镜,清晰地倒映着他的身影,却又像微风拂过的水面,不时漾开一圈圈涟漪。金色的光芒闪烁其中,如洒落在清晨湖面上的阳光。

    是水啊……

    他想,不知为何,并不觉得意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