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逝者之言(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记忆是十分奇妙的东西,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会莫名地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维罗纳清楚地记得桑托所说的每一句话,同时也清楚地记得老法师那一身半旧的长袍,仿佛洗过许多次一般泛白的灰色,边缘磨损得起毛,没有任何装饰,看起来却柔软而舒适。

    桑托不曾在塔中穿过这样的长袍。他平常的服饰或许样式简单却绝对精致——尽管那或许并不是他所喜欢的。作为大法师塔三位创立者之中仅剩的那一个,他有足够的资格任性——就算他喜欢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跑也没人能说他什么,说不定还能成为某种风尚……他却始终默默恪守着某些世俗的规则。

    那对维罗纳而言几乎是难以理解的。许多年后的现在,却多少明白了一些。

    老法师缩在一堆蓬松的靠枕之间,全然不理会塔下的混乱,亦无视了任何人的求见,饶有兴致地思索着三位创立者截然不同的性格和导致的结果,直至火光从窗外映入房间。

    他趿着拖鞋,慢吞吞踱到窗边。

    并不是哪里起了火——法师们终究比普通人冷静许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更不会有人胡乱施法。

    火光从天外而来。原本漆黑一片的天空,如今是诡异的火红,仿佛有火焰轰然撞击在透明的屏障之上,一次又一次,凶猛得似乎能听见野兽般的咆哮。

    整个大法师塔都被笼罩在了火光里,不知何处,终于传来控制不住的惊叫。

    维罗纳摇着头,找到他的手杖走向传送阵,没走几步又退了回来,换掉了拖鞋,走向楼梯。

    ——这楼实在没必要建这么高的。

    不得不一步步走下去的时候,他略有些郁闷地想。

    .

    手心下微凉的水晶球渐渐发烫,像烧红的铁球,图姆斯几乎能闻到被灼伤的皮肤发出的焦臭,却只能咬着牙不敢放手。从额头滑下的汗水落进了眼睛里,刺得眼球生痛,泛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他也只能努力睁大双眼,眨也不眨地瞪着眼前悬在半空的法阵。

    法阵间流动的光芒已经乱了节奏,但并未消失。法阵中心的符号依然黯淡,像未能升起的火,却仍隐约可见,亦未停止旋转,所以……还有一线希望。

    他相信到了这一刻,另外三塔也同样不敢放弃。坚持下去或许还有成功的可能,放弃却意味着彻底的毁灭。

    无论如何,他可没告诉过他们不会有任何风险。

    如果有维罗纳的帮忙,他们或许已经成功了。可不管他用什么方法,那个狡猾的老鬼只装听不懂,即使这法阵分明是他的老师留下的。

    然而事到如今,他总得做点什么了吧?他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大法师塔毁于一旦……连同他自己在内。

    想到这一点,他多少冷静了一些,甚至有点理直气壮的坦然。他的确有自己的打算,但这件事一旦成功,得益的是毕竟是整个大法师塔,而非只有四塔的主人。

    短暂的分神。当法阵骤然明亮起来的时候他差一点发出欢呼……然后一颗心迅速地沉了下去。

    他记得法阵上的每一个符文,每一道线条——从知道它的存在的那一刻起,他研究了它整整十年。可现在,仿佛带着血色的红光代替了阳光般的金色,扭曲的线条盘旋出另一种形状,整个法阵像是活了过来……用他们所赋予的生命,变成另一种他们无法控制的怪物。

    图姆斯依旧没有放手——他根本已经动弹不得,僵硬的身体似乎已经变成了雕像……或傀儡。

    谁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谁能做到这一点?维罗纳吗?他想要什么?……

    席卷而来的、巨大的恐惧之中,他近乎绝望地想着,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

    火红色的天空压了下来,越来越低。至高塔最先消失在无形的火光之中,然后是高耸的四塔,无声无息,也没有一点烟雾。

    空气变得灼热,就像盛夏季节被阳光炙烤过的码头……可大法师塔内本该四季如春。

    更多的人涌向大图书馆——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在了这里,即使无法挤入馆内,也要尽量靠得更近一些。

    这个他们从最初满怀敬意到渐渐习以为常的地方,此刻在他们心目中,竟似乎是最安全的。

    弗尔南站在台阶上,抬头看着天空,怒火几乎比流动在头顶的火焰还要汹涌。身为法师,当然得有一点冒险的精神……但不是这样暗搓搓地拿别人的命去冒险!

    “张开防御。”他头也不回地吩咐。

    “……您确定我们现在可以施法?”他身后的法师难得地开口反问,显然也慌了神。

    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才一直默默地看着。

    弗尔南额头青筋直跳。一些人太过大胆,一些人又太过谨慎……这样的大法师塔即使没有遇上今天这样的麻烦,也迟早要完。

    “不然等死吗?”他恼怒地反问,已经懒得再解释什么。斯托贝尔进入水晶球也使用了法术,不是也没什么事吗?——当然,他也有可能已经死在了里面,或者压根儿就没能进去,而是消失在了不知什么地方……可他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做!

    片刻之后,泛着蓝光的屏障将整个大图书馆笼罩了起来,一直延伸到馆外的榕树林和至高塔底部。从建造之时,三位大法师就将此处当成了大法师塔最重要的位置。事实上,即使屏障破裂,大图书馆宏伟的石柱亦崩裂倒塌,所有人都死在这里……藏在这里的书籍也会被转移到更隐秘和安全的地方,直到某一天再次被发现。

    只不过,那五座高塔总是更引人注目。

    ——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弗尔南再次抬头,看了看已经消失在火光中的高塔,不自觉地有点幸灾乐祸。也不知道它们是真的已经被摧毁,还是像被隐藏在阴云之中,只是看不见而已……他当然也没有兴趣去看个究竟。

    当然,如果能够平安度过这莫名其妙的危机更好……还是希望斯托贝尔能有足够的好运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