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界限(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脏猛撞在肋骨上的声音。他怔怔地看着维罗纳,那张沟壑纵横的脸的确没有一丝血色,但双眼虽浑浊却仍有神采,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也绝不是亡灵僵死的肌肉能够表达出的……何况他刚才也触及过老人的肌肤,虽冰冷干枯,却也并非没有一丝温度。

    可他比相信自己更相信他的朋友。既然伊斯说出了口,那就必然是真的。

    这的确不可思议,却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他已经见过不止一个能“行动自如”的亡灵——只不过,那个已不知所踪的野蛮人,即使没有脖子上那道可怕的伤口,那种浓重的、属于死亡的气息,一旦靠近也是无法掩饰的。而安特·博弗德……最后一次见面时,已经和此刻眼前的老人一般,灵活得宛如活人。

    那样的奇迹依靠的是近乎神的力量……可埃德下意识地觉得,维罗纳不会对那样的一位“神”低头。

    “……你怎么做到的?”他喃喃问道,然后自己给出了答案,“……《亡灵书》?”

    “很值得惊讶吗?”被揭穿的老法师平静地反问。

    埃德摇头。

    他早该想到的,一个拥有《亡灵书》不知多少年的,衰老而强大的法师,在日渐逼近的死亡的阴影下,对研究死灵法术又能有多少顾虑?

    “你觉得我把自己变成这样,是因为惧怕死亡?”

    老法师似乎一眼便能看透他脑子里的每一个念头。

    “不是吗?”伊斯冷笑着反问。他实在受够了这样不死不活的怪物……而这个老怪物把《亡灵书》交给埃德的目的有多么值得怀疑,他真心希望埃德能自己看清楚。

    “我并不期待死亡。”维罗纳坦率地承认,“但也不会拒绝。如果那是所有生命最终的结局,我并没有兴趣把自己永远困在这个丑陋而虚弱的身体里。我只是……死得有点不是时候而已。”

    在伊斯看来,这轻描淡写的理由未免太过敷衍。

    “你只是还没能找到一个适合的、年轻又强壮的身体而已吧?”他恼怒地讽刺。

    “……那么你猜,我的目标是你,还是你心软又好骗的朋友呢?”维罗纳突然就笑了起来,笑得干瘦的身体抖个不停,反而难以分辨那是否只是反讽。

    “……您是真的想要激怒一条龙吗?”埃德无奈地开口,“相信我,那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现在,大法师塔需要的是任何可能的朋友,而不是敌人……不是吗?”

    伊斯看他一眼,握紧的手指缓缓松开。

    老人低哑难听的笑声亦低了下去。他冷冷地瞪着埃德,一种毫无理由的、突然生出的敌意凌厉得几乎带着杀气,却在年轻人始终平静如水的视线里渐渐消失。

    埃德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他到底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非生非死的存在。即使仍在自己的身体之中,那本该去往另一个世界的灵魂,总是更容易失控。

    维罗纳脱力般向后靠去,沉默了很久,久到眼神都似乎开始涣散……久到埃德开始怀疑他是否还在这里。

    “我死时正是傍晚。”

    老人突兀地开口:“我站在窗边,看着缩在椅子里的东西——那么小的一团,干枯又丑陋……好一会儿才认出那就是我自己。”

    老到他这个年纪,突然就断了气也很正常。他并不觉得悲伤,哪怕他知道,他的尸体或许很多天之后才会被发现……没有他的允许,他的“弟子”们根本不敢进入他的房间。

    至高塔,是他的王座,也是他的囚笼和坟墓。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留恋,这个世界对他大概也是一样。

    那时他甚至觉得无比轻松——已经许久没有过的轻松,仿佛下一刻便能随风而去。

    日与夜交替的那一刻,他最后一次把视线投向窗外,不再桎梏肉体的灵魂,看到了之前他看不到的东西。

    “随着夜幕降下的不是星光,”他回忆着,“而是雾……黑色的雾。”

    黑色的雾气缠绕在每一座高塔上,纠结成瑰丽又诡异的花,盛放在他所能见的每一个角落,而行走其中的人毫无所觉,就像察觉不到他的灵魂在他们身边走过。

    “在我看来他们倒更像是死人……脸色灰白,双目无神,像徘徊在墓园里的亡灵……”老法师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又缓缓把手缩回袖子里。

    而那所谓‘永不熄灭’的,魔法制造的光焰,则如鬼火般冰冷又黯淡。

    他花了一点时间来思考一个灵魂看到的世界是否原本就该是这样,直到他看见大法师塔外的尼奥城。

    尼奥城渐次亮起的灯火依旧是温暖的昏黄,就像他快要忘却的记忆中一样。

    那么,有问题的,是大法师塔。

    活着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大法师塔早已不是昔日的模样——不到百年的时间,这魔法的圣殿已经堕落为.欲.望的温床,怀抱着热情而来的年轻人,要么腐烂成泥,滋养他人的野心,要么践踏着所有本该被珍视的东西攀爬而上,开出辉煌而腐臭的花。

    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与背叛之后,他早就已经死心。活着的时候他打定了主意冷眼旁观到底,但死去之后……在原本可以摆脱这一切的时候,看着黑雾弥漫的大法师塔,他想起的却是许多许多年前,它在阳光与海风中拔地而起的模样。

    “我已是这世上唯一看着它建起的人。”他说,“我不能看着它倒下……至少,不是在明知它还有一线生机的时候。”

    他回到了他已经冰冷的躯体,来尽他最后的责任。

    他的确研究过死灵法术,他能让自己看起来跟活人没什么区别,甚至连他的心脏都还在跳动——只是,流淌在血管里的,已不是鲜血。

    他甚至还能施法,但那耗费的只能是他的灵魂。

    他独居于至高特太久,并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人能用……但他毕竟是站在最高处的人。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看清危机暗藏于何处,却已经没有阻止的力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