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 界限(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我再不能入睡,我的灵魂一天天虚弱。”老法师的声音平静到失去起伏,喃喃如亡魂的低语,“我渐渐分不清自己是生是死,也分不清眼前的世界是真实还是梦境。这个身体……也已经快到极限。”

    他稍稍抬手又放下,自嘲地一笑:“我毕竟不是神。”

    滑落的长袖下,死白的手臂上隐隐一片片青灰……那是即将腐烂的皮肉。

    图姆斯的野心他其实早就看在眼中。他甚至并不反对启动哈罗德留下的法阵——成功或失败,都可以是一种结束和另一种开始。

    他不能忍受的是,有外来者暗中操纵这一切。

    能够爬上东塔之主的位置,图姆斯并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急躁易怒,缺乏耐心的人。如果没有人推动,再过十年他也未必能有启动法阵的勇气。

    另一种力量在大法师塔汹涌的暗流之下结成一张看不见的、盘根错节的网,他稍有触及便意识到,那已经不是他独自一人便能解决的。

    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在这个已死的躯体彻底倒下之前,他选择了孤注一掷。

    “既然他们如此急切……那么我索性再帮他们一把。”他告诉埃德,“我曾经觉得,我该感谢你的出现。你破坏了图姆斯在怒风之门的布置,在他看来,大概也是你破坏了他与黑帆海盗的交易……以及,如果一群海盗都能利用远古的遗迹获得难以想象的力量,他又凭什么不可以——何况骄傲如他,是不会允许那些他自以为被他抓在手心的海盗爬到他头上的。”

    “……‘曾经’吗?”埃德不介意在这种时候问出另一个恰到好处的问题。

    “‘曾经’。”维罗纳满意地向他微笑,尽管那属于死者的笑容,此刻会让埃德的身体不自觉地绷紧。

    “现在想来,从你的父亲被黑帆海盗‘绑架’的那一刻开始,无论是你还是大法师塔,都已经落在网中。”

    “可我觉得他们似乎并没有成功。”埃德谨慎地开口,“我一直待在附近。因为整个大法师塔都已经转移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你以为他们想要的是什么?像你的舅舅一样,破坏旧有的规则,创造另一种新的规则吗?”维罗纳毫不客气地反问,“是否成功,取决于对方的目的,而不是你自以为是的猜测。或者,你觉得那幕后的操纵者是你的舅舅?”

    埃德被堵得无话可说。

    “那你以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伊斯冷冷地问。

    “你觉得那个海盗的目的是什么?”维罗纳用另一个反问回答他。

    ……复仇?

    埃德默默地想,又羞愧地把这个念头塞到最深的角落。年少无知时刻下的印记总是分外难忘,但正如他能意识到拉弗蒂于他而言其实并不那么重要,他在那个已经成为黑帆首领的“九趾”心中,又能有多么重要?

    往日的回忆,从来抵不过今日的利益。

    “他想要……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他说,“不被他人所控制的力量。”

    “瞧。”维罗纳摊手,“多么简单。这个世界或许即将崩溃,却并不妨碍有人自以为能趁火打劫,且幸免于难。”

    “……您什么都知道。”埃德说,而那不止是恭维。

    “所以你便以为我能计划周全,将事实告诉你,或斯托贝尔,告诉每一个‘你’觉得可以信任的人,齐心协力,在敌人的计划尚未开始时便结束它,没有丝毫代价地赢得胜利?”维罗纳看着他,真心觉得不可思议:“你虽天赋异禀,却如此天真,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

    埃德张开嘴,又闭上,慢慢地红了脸。

    “他运气很好。”伊斯轻飘飘的解释更像是落井下石。

    “那真是……恭喜。”维罗纳说。

    埃德几乎想要以头抢地,钻进某条缝里。

    “就算是我现在告诉你们的这些,也未必就没有其他人能听到。”维罗纳放过了他,“有些东西……无处不在。”

    只不过,那已经无关紧要。

    “或许太晚……但我已尽力而为。”他说,在这一刻真正地如释重负。

    他不知道自己的灵魂会去向何方……或许会四处飘荡,最终消散于天地之间,像这个世界最初的生命。

    那样,其实也很好。

    .

    冰龙再次飞上天空时,太阳正从遥远的海平面上升起。阴云遮掩了它的轮廓,但并不能阻挡它的光。海水和云层都似乎在燃烧,夜幕不甘地退去,天与地,光与暗,某一刻仿佛没有了界限,在微暗的火红中融成一片。

    “……那也是‘规则’的一部分吗?”埃德有些茫然地开口,“有一天,太阳会不再升起……或升起的是另一个太阳吗?”

    “太阳一直都只有一个。”冰龙居然十分认真地回答,“但月亮好像曾经有两个……那是远在我们的记忆能够传承之前的事。”

    “如果你不记得的祖先的祖先,也曾经把他们记得的东西写下来就好了。”

    “……嗯。”

    “……魔法真的会消失吗?”

    “消失了又怎样呢?”

    “没有了魔法……我们连一张足够准确的地图都画不出来呢。”

    “总有别的办法可以画出来的吧。”

    “……哦。”

    高处的风很冷,埃德缩成一团,怏怏地趴了下去。

    “伊斯……”他说,“我很害怕。”

    “……现在才开始害怕吗?”

    埃德苦笑。

    “一直都很害怕。”他说

    他总不肯接受……他一心一意地告诉自己,他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为了保护他的亲人和朋友。他的心很小,他的能力有限,他背不起更重的负担……仿佛不抬眼去看,就不会理会黑暗到底有多深。

    可是,他不能再欺骗自己,就像维罗纳和斯托贝尔,哪怕是不情不愿地被种种原因推到如今的位置,也有站在这个位置上必须背负的东西。

    即便只是颗棋子……也只能努力去做能站到最后一刻的那一颗。

    “伊斯,”他问,“你……一直都知道斯科特在哪儿的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