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生而为人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所以,这他妈见鬼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劳根·提尔克阴沉地瞪着同伴手里那一坨巨大的灰白,一点儿也不打算掩饰自己的坏心情,他引以为傲的胡子在混战中被那个天杀的小贼有意无意地切掉了一大丛,即使他们刚刚在不知哪个神的眷顾下得到一次堪称伟大的胜利,他也有充足的理由让每一个人都知道,他现在很不高兴。

    “显而易见,好矮人,这是个蛋。”斯科特,年轻的人类圣骑士快活地回答,满脸晕乎乎的傻笑多半是因为失血过多。他抱着那个布满灰色斑点,大得离谱的蛋,叉开双腿坐在地上,不管不顾地靠着被坚冰覆盖的岩石,血迹从额头一直延伸到脖子里,扔在一边的盔甲也残破不堪,却开心得像个刚刚掏到一窝鸟蛋的光屁股小孩。

    “还有,好矮人,”即使笑得一脸恍惚他也没忘记补充,“跟你说过好多次啦,别说脏话,我们这儿有小孩儿呢。”

    “小孩儿”——命中注定这辈子都要被同伴们当成未成年小鬼的盗贼尼亚在一旁无精打采地吐了口唾沫,他断掉的手臂刚刚接好,没力气像平常那样表示更强烈的抗议。

    在他身后稍远的地方,瘦弱的半精灵牧师凯勒布瑞恩裹紧了自己的白袍,默默地挪得更远一点。

    “如果这是我想的那个蛋的话,鉴于我们刚刚宰了它妈,”矮人回过头,确认他们刚刚拼了老命才弄死的那条冰棘龙还好好地死在那儿,“我们这是要拿它干嘛?煎个蛋饼?”

    “不行,劳根,你不能吃它,艾伦让我好好抱着它,我就得好好抱着它。”斯科特一脸严肃,把他的蛋抱得更紧一点。

    矮人嗤笑:“艾伦没让你把它孵出来?”

    圣骑士疑惑地盯着蛋,稍稍放开了手:“我不会孵蛋。不过……它刚刚是不是动了一下?”

    四双眼睛落在那个巨大的蛋上。

    它现在躺在斯科特的肚子上,灰扑扑脏兮兮毫不起眼,粗糙的表面看起来更像是岩石,这情形让矮人很想开一个小孩子绝对不能听的玩笑,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蛋又动了一下,差点从年轻骑士的肚子上滚下来。

    斯科特用手稳住蛋,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尼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斯科特的脸色在迅速地发青,青得就像之前被冰龙的喷吐扫到时一样。

    “呃……”斯科特打了个哆嗦,“我觉得……有点冷?”

    一瞬间,剧烈的痛楚从腹部炸开,席卷全身。年轻的圣骑士抽搐着,痉挛的双手中,龙蛋发出轻微的脆响。

    “扔掉它斯科特!扔掉!”

    他听见尼亚在尖叫,有人在用力从他手里夺走那个蛋,矮人的吼声大得像是在用锤子猛敲他的头。牧师的手放在他的额头,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波动,却一点也没能减轻那刺骨的寒冷,反而随着他体内所有的温暖一起涌向像是长在了他身上的龙蛋。

    “艾伦!莉迪亚!你们在哪儿!斯科特要死了!”尼亚带着哭腔的尖细的声音遥远得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跌入黑暗的那一瞬,斯科特沮丧地意识到,他是被一个蛋给杀死的。

    斯科特·克利瑟斯,因蛋而亡。

    ——他毫不怀疑他的朋友们会以此作为他的墓志铭!

    斯科特没有死。

    他醒来时阳光灿烂,照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如果不是矮人粗糙的、毛茸茸的大脸出现在他眼前,他大概会以为自己已经有幸回到了他的女神尼娥的殿堂。

    “哦哟,爸爸醒了。”劳根一脸幸灾乐祸的窃笑,“你的小孩儿快哭死啦。”

    震耳欲聋的哭声回响在空旷的房间里,斯科特从来不知道尼亚能哭成这样——然后他意识到矮人说的“小孩儿”大概并不是指尼亚。

    那是一个真正的婴儿的哭声。

    “斯科特。”

    莉迪亚·贝尔走了过来,尼亚·梅耶紧跟在她后面,兴奋得连鼻子都在发光。

    “也许你得给他取个名字。”莉迪亚说,忙不迭地把那个正哭得天崩地裂的小东西塞到他的怀里,像扔掉什么会咬人的小怪物。尼亚在一边跳来跳去地叫着“我取了一个!”、“听听这个怎么样!”……但就像往常一样,没人拿他当回事。

    斯科特低下头,目光呆滞地瞪着怀里的婴儿——当然啦,一个人类的婴儿,皱巴巴又红通通,丑得令人伤心,只有一双通透的浅蓝色眼睛里像是铺着碎金,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他没哭了。事实上那小东西张开嘴,睁着红肿得一塌糊涂的眼睛,给了斯科特一个附送泪光、鼻涕和口水的,大大的笑容——老实说,依然丑得伤心,却充满莫名的、全身心的信任,让斯科特觉得心里猛地一痛,忽然间就柔软得不堪一击。

    这样的笑容,大概能轻而易举征服整个世界。

    “这到底是什么?……呃,谁?”年轻的圣骑士下意识地抱紧了婴儿,依然目光呆滞,浑身僵硬,这会儿甚至带上了隐隐的恐惧。矮人觉得他其实知道那到底是啥,他只是不敢承认,而好心的矮人不介意帮他一把。

    “这是你孵出的那个蛋。”劳根一本正经地回答,然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在矮人轰隆隆的笑声和再次响起的婴儿哭号声中,斯科特觉得,他可以再死过去一会儿。

    “对不起,我完全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当天稍晚的时候,冒险者里最年长的人类战士艾伦·卡沃站在斯科特的床前向他道歉。是艾伦在冰龙洞穴的深处发现了那颗蛋,那时他以为它已经死透了——离开母亲的龙蛋从来没有被孵化的可能。只是因为法师莉迪亚表示她可能用得着,他才把龙蛋交给圣骑士,避免它被暴躁的矮人或者好奇的盗贼砸开看个究竟。如果知道那会险些要了斯科特的命,他会在一开始就毫不犹豫地把蛋砸个粉碎。

    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破壳而出的会是一个人类模样的婴儿,而不是一条尖牙利爪,张嘴就能喷出寒气儿的小冰龙。即使是活了几百年的矮人劳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而莉迪亚和凯勒布瑞恩轮流尝试了各种消除魔法,最成功的一次也不过是让那个小东西咯咯笑了一会儿而不是放声大哭。

    “我曾在某个古代精灵的记述中看到过,成年的龙可以改变自己的形体,尽管他们不屑如此。但我不知道刚刚出生的龙也能有这种能力。”

    莉迪亚说着,看起来兴致勃勃,凯勒布瑞恩却只是一声不响地缩在椅子里。过了好一阵儿,他才冷冷地问道:“所以,你们打算拿它怎么办?”

    没人回答——尽管每个人都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牧师自顾自地说下去:“无论如何,那是一条冰棘龙,我们杀掉了它的母亲,没有任何理由要留下它。”

    “……你是在说我们要杀掉一个婴儿?”莉迪亚难以置信地皱起眉头:“真不敢相信,你可是一个牧师。”

    “而那是一条龙。”凯勒布瑞恩露出一个讥诮的微笑,“你们谁听说过有善良的巨龙?谁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变回那巨大而邪恶的魔法生物?”

    矮人狠狠地淬了一口。

    “我不杀婴儿。”他说。

    “如果从蛋壳里钻出来的是条龙,我打赌你会毫不犹豫地一脚踩碎它的头。”凯勒布瑞恩报以冷笑。

    劳根哼了一声,却也无法否认,这让他又一次地十分地不高兴——对着这个总是冷言冷语半死不活的半精灵,他就不记得自己有高兴过。艾伦到底是从哪个坟墓的角落里把这家伙挖出来的?

    “你们是真的在谈论要不要杀掉斯科特的孩子吗!”尼亚大声抗议,“当着斯科特的面!”

    斯科特在床上翻了个不体面的白眼,甚至懒得再费力申辩“那不是我的孩子!”

    他依然浑身刺痛,认命地抱着那个——他依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的小东西,因为只有在他怀里他才能保持安静,而他的哭声让每一个人都只想落荒而逃。即使他们个个身经百战,见多识广,身怀绝技……在这样的攻击下也只有丢盔弃甲的份儿。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所以谁也没办法断定他将来会怎样,我们没有权力就这样……对吗?”尼亚转向卡沃寻求支持,他知道最终大家都会听他的,就像他们每一次行动一样。

    艾伦·卡沃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认真地注视着斯科特的双眼:“我讨厌这么说,不过斯科特·克利瑟斯,我想只有你才有权决定。这个险些夺走你的生命才能活下来的——小东西……你想要拿他怎么办呢?”

    斯科特垂下头。那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怀里睡着了,打着小小的呼噜,嘴角冒着口水的泡泡,微微皱起的小脸红扑扑的,全然不知道这个世界对他怀着怎样的恶意。

    他还能拿他怎么办呢?

    “我决定……”

    圣骑士抬起头,沉重的表情让莉迪亚也忍不住绞紧了双手。

    “朋友们,来认识一下伊斯康提亚·艾伦·克利瑟斯,”克利瑟斯家族年轻而贫穷的继承人咧开嘴,笑容明亮得能驱散任何阴影,“我的……呃,弟弟!”

    尼亚欢呼着跳起来,他扑到床边,用力地亲在婴儿的脸颊上,被吵醒的小克利瑟斯用响亮的哭声宣告着他作为一个人类的诞生。

    “伊斯什么什么……去他的!我要叫他伊斯!”小个子的盗贼如此宣布。

    “尼亚!你不能在一个婴儿面前说脏话!”斯科特严肃地指责。

    “哦,算了吧!他根本听不懂!”

    “你怎么知道?他可是一条龙!……”

    火光在壁炉中跳动着,眼前的一幕简直美好得令人落泪。半精灵牧师却只是拉起兜帽,向后缩回属于他的阴影里。

    他看了艾伦一眼。战士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皱纹里却隐藏着忧虑。

    这多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们都对此心知肚明。但人们依旧更愿意为虚伪的仁慈而欢呼,而无视那真实的冷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