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命运的安排”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那天至少有一大半的时间,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埃德·辛格尔的出现。

    娜里亚一直在厨房里教厨娘和女佣们做点心。“女主人不喜欢有男人经手她的食物。”女佣们告诉她。无论如何,这让她们能够尽情聊天。而伊斯则被允许在厨房和城堡的后院里四处晃悠。虽然不能去其他地方,他看起来也挺满足的。

    当蔓越莓饼干被放进烤炉之后,年长的女佣出去检查刚运到的新鲜水果,而剩下的女孩们不知为何开始拿留在手上的面粉互相乱撒,闹成一团。

    她们还年轻,无论多么无聊的游戏也能玩得兴致勃勃。

    娜里亚就是在这时听见了那个有点装腔作势的声音。

    “嘿,这位年轻的小姐从哪里来?”

    娜里亚抬起头,黑色的卷发上挂着面粉,脸上也脏兮兮的,她恼怒地瞪着那个笑嘻嘻的少年,没来由的满心厌恶。

    少年的发际线稍稍有点高,黑发整齐地扎在脑后,颜色比伊斯要深得多的蓝色眼睛又大又深,笑得眯起来,穿着像个贵族,却随随便便地蹲在一条破旧的长椅上。

    厨房里安静下来。女孩们不再玩闹,但依然偷偷地笑着,看起来并不害怕。娜里亚猜测少年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就算是,她也没有容忍他的必要,她可不是这个城堡里的人。

    “你又是从哪儿来?森林里没有野果子给你吃了吗?”她狠狠地擦着脸上的面粉,弄出一大片红印。

    少年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骂了,他看起来并不生气,只是有点疑惑地盯着女孩发红的脸:“你是在生气吗?你生气了。你为什么要生气?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听起来你好像挺想做点什么?”娜里亚气冲冲地瞪着他。

    “我能做什么!我只是随便逛逛,找人说说话,免得无聊而死!”少年委屈地分辨:“为什么你要生气?”

    “或许我只是讨厌跟你说话?为什么不去其他地方随便逛逛呢,我们很忙,没空陪你聊天。”

    “……好吧,我想我能在其他地方找到乐子的。”少年抽了抽鼻子,有点沮丧地跳下长椅,晃晃悠悠地穿过厨房走进后院。

    娜里亚呼一大口气,拍拍胸口:“这个讨厌的家伙是谁?”

    “这个家伙,”一个绑着辫子的金发姑娘笑嘻嘻地回答:“是这个城堡的小主人,埃德·辛格尔。”

    “……他看起来也可一点也不像!”伊斯看起来绝对比他更像个贵族。

    “这有什么不好呢?他像他的父亲。辛格尔大人很随和,从来不对我们发脾气。话说,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他,他挺可爱的不是嘛?”

    才不是呢。

    娜里亚郁郁地想,用力地拍了拍手:“那么,让我们来给自己弄点好吃的吧!”

    埃德·辛格尔一点也不明白他是哪里招惹了那个秀气可爱的黑发女孩。上一刻她还笑得那么爽朗,下一刻就对他横眉怒目……

    诸神在上,他真的只是想要交个朋友,没有一点不良的企图!

    他晃进院子,一眼就看见了伊斯。少年的金发在阳光下亮得简直有点晃眼,线条柔和的侧脸漂亮得像个女孩儿。他聚精会神地站在一边看佣人们分捡水果,好像那是什么很有趣的事情一样。

    “又一个陌生面孔!”埃德喃喃自语,振作起来,又凑了上去。

    “嗨,你好!”吸取刚才的教训,他用最简单的方式打着招呼,但金发的少年看起来还是吓了一跳。

    “你好。”他说,露出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

    “我叫埃德,你呢?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埃德弯下腰抓起一个苹果就啃:“我讨厌苹果,太硬了,老是弄伤我的牙龈,看。”他指给少年看被他咬过的苹果上淡淡的血印,然后毫不介意地又咬了一大口:“你要吃嘛?”

    “谢谢,不用了……我叫伊斯,我跟姐姐一起来的,她在厨房里做点心。”伊斯解释着,显得有点过分认真。

    “黑头发那个是你姐姐?她可真够凶的是不是?”埃德皱着眉,随手扔掉了没吃完的苹果:“你们长得不太像,她对你也那么凶吗?”

    伊斯摇了摇头,有点好奇地盯着他看:“你住在这里?”

    “没错,”埃德冲着城堡挥挥手:“我出生在这儿,然后,过了十几年,我又回来啦!命运的安排!”但他看起来对命运并不是太满意

    “你出生在这里?”伊斯的神色有点奇怪:“什么时候?”

    “十五年之前?”埃德回答:“你呢,你多大?”

    “十五。”

    “命运的安排!”埃德开心地叫道:“我们注定要成为朋友!要进城堡里玩嘛?这里面大得要命,我总是觉得阴森森的,夏天很凉快,但是冬天的时候好冷!阳光完全照不进来,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多开点窗户呢?”他抱怨了一大堆,然后意识到这样似乎不是吸引新朋友的好办法,于是赶紧补充了一句:“但是里面有一个超棒的武器陈列室,你要来嘛?”

    伊斯犹豫了一下。他在院子里对着城堡看了很久,感觉却意外地陌生。原本残旧颓败的城堡显然被好好地修缮过,院子里还堆放着许多替换下来的破碎的石料,工匠们进进出出,继续着未完的工程。

    他甚至有点害怕进入城堡,却发现他所熟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就像他再也回不来的,生命里最初的十年。

    埃德期待地看着他,没等到回答就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来嘛!”

    伊斯踉跄了一下,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他们没有再次穿过厨房,而是通过另一扇侧门进入了城堡。

    “可不能让你姐姐知道,她准会以为我要把你拐走卖掉!”埃德说,看起来心有余悸,让伊斯忍不住有点同情。

    “娜里亚是个好女孩,”他说:“你以后会知道的。”

    “所以你们以后还会来?”埃德满怀希望地问。

    “或许吧。”伊斯不太确定。

    “来嘛!这里无聊死了!”埃德大声说:“我们是朋友嘛!朋友需要经常互相拜访!”

    伊斯没有出声,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埃德的朋友的。即使是在南方度过的那几年,除了娜里亚之外,他也没交到什么朋友。卡沃并不反对他跟其他人有更多的接触,但他已经习惯了待在家里,而且他也不怎么喜欢跟人打交道。

    但埃德·辛格尔……他并不令人讨厌。或许是因为他那坦率自然,像是彼此已经相识多年的样子,让伊斯总觉得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埃德突然停了下来,他们正顺着隐藏在侧门边的小楼梯往上爬。

    “嘘!”他悄声说。

    低低的说话声由远而近,然后又逐渐远去。

    埃德松了口气。

    “我妈妈。”他神神秘秘地解释:“可不能让她看见,她以为我在房间里看书呢,随便什么神保佑,我不在的时候她可千万别去我房间。”

    他探出头看了看走廊的两端,对伊斯招招手:“没人!”

    他们溜出了楼梯,蹑手蹑脚地走在铺着厚厚地毯的走廊上。伊斯好奇地看着脚下的图案。以前走廊上是没有铺地毯的,有一年冬天斯科特甚至直接在打磨过的花岗岩地板上泼上水,等水变成坚硬光滑的冰面后带着他在上面滑着玩,后来大家不得不花了大力气把冰铲掉,因为没有人能够安全地通过那段走廊。丽达为了去拿斯科特要洗的衣服在那里摔了好几跤,完全站不起来,后来她就只是坐在那里笑得停不下来,看着来救她的人前仆后继摔成一团。

    那时候他从来没有觉得无聊。

    埃德一路小声地向他介绍着:“这是我的房间”、“这是我父母的房间。”、“那是书房,我恨那儿。”、“这是空房间、空房间和空房间。”、“那是妈妈最喜欢的小会客厅。”……伊斯发现他并不太介意有其他人住在这里,或许对他而言,这里被称为“家”,纯粹是因为有家人的存在。而如今,那些熟悉的面孔,都只存在于他的记忆之中。

    ——但他的确很高兴听到他和斯科特的房间都是“空房间。”

    他们顺利地溜到了第三层。武器陈列室在第三层东边走廊的尽头,伊斯小时候在那里消磨过不少时间,事实上里面收藏的武器大多都很平常,只有寥寥几件承载着克利瑟斯家族漫长得令人疲惫的历史。

    他的确记得每一件事——那些记忆是他唯一的财富。艾伦曾经说过遗忘也是诸神赐予的礼物,那会让生命变得更轻松一些。

    “你不能总是背着所有的东西上路。”他说。

    但对伊斯来说,遗忘却太过奢侈。

    他沉默地跟在埃德身后,直到额头撞上埃德的后脑勺。

    他们停在了走廊拐角的地方。

    “老头子刚刚进了武器陈列室!”黑发的少年一脸惊奇地说:“他从来不进那个地方,他进去干嘛?他总是说那里面闹鬼!”

    他伸了伸脖子,犹豫着要不要去一探究竟。

    伊斯扯了扯他的袖子。

    他们身后的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有个低沉地、带着怒气的声音似乎在发出什么命令。

    埃德头皮发麻。

    “我妈妈。”他嗓子像是被捏住了一样:“这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命运在与我为敌!为什么!这不公平!”

    伊斯无言地看着他。

    他们原本还有机会跑到东走廊的另一边去,但是埃德现在已经完全惊慌失措,他一动不动地贴在墙上,像一只被猫盯住的壁虎,绝望地说:“好嘛,我们死定啦。”

    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把他拉进一片黑暗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