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寻龙(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年轻冒险者们的计划被一再推迟。里弗·辛格尔在维萨城的时间比在城堡里更多,瓦拉却很少出门,艾伦依然经常打个招呼就失踪好些日子,伊斯知道他从未停止打听斯科特的消息。

    他们很难找到能避开双方家长,凑到一起独自行动好几天的时间。然后,寂寞又无聊的埃德在进行某种奇怪的攀援训练时从城堡的墙上摔了下来,幸运地只断了一条腿。瓦拉从柯林斯神殿请来牧师治好了他,却严厉地禁止他离开城堡。当禁令终于解除,寒风越过山脉呼啸而来,冬天已经来临。

    第一场雪就覆盖了所有的道路。人们缩进温暖的家里尽量不再出门。时间在等待中总是分外漫长,回顾时却不过一瞬,转眼,另一个春天降临在卡尔纳克的群山之间。

    冰雪尚未消融的时候,埃德终于有机会跟着以商谈生意为名跑到卡尔纳克村找人喝酒的父亲离开了城堡。当他照例溜进朋友的房间,伊斯才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这真是不公平,”埃德抱怨:“我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被逼着学各种没用的东西,你为什么可以睡到太阳下山!”

    伊斯吓了一跳:“现在是傍晚了吗?”

    “……中午,你不饿吗?”埃德无聊地蹲在床边的椅子上。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蹲着?”伊斯忍不住问他。

    “因为他是只猴儿!”娜里亚在门外大声说。

    “我小时候总是蹲在码头上看船,只是个习惯。”埃德跳下椅子,随随便便地坐在自己的脚印上:“德利安不在家吗?”

    伊斯摇了摇头。艾伦几天前离开,说是去维萨拜访几位朋友,得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多好的机会啊!”埃德哀叹:“如果我的父母也不在,我们就可以去艾斯特洛了!”

    “即使你的父母不在,城堡的管家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出门的。”伊斯说。城堡的管家是个有四个他那么粗的中年女人,他没跟她打过交道,但直觉告诉他,她绝对不好对付。

    “那也比天天听着他们吵架要好多了。”埃德愁眉苦脸地说:“父亲想让我像他一样经商,妈妈却想把我送到斯顿布奇给哪个贵族骑士当侍从……她希望我能够成为骑士。从搬到这里开始他们就为这个吵个不停,他们为什么就不问问我想干什么呢!”

    “你想干什么?”伊斯顺口问。

    “一个伟大的冒险者!”埃德挺直了腰大声回答。娜里亚在外面发出了“嗤”的一声笑。

    记忆被触动,伊斯若有所思地看了埃德一眼:“为什么不试试圣骑士呢?”

    伊斯六岁时的某个夜晚,斯科特曾经随口问过他:“你长大之后想做什么?”

    “圣骑士。”小男孩很干脆地回答。

    “……因为我是圣骑士吗?”

    伊斯认真地点头。

    斯科特笑了:“这真的……伊斯,你没有必要做跟我一样的事,每个人的道路都是不同的。也许有一天你真的能找到自己的神祗,你会知道以谁之名,为何而战。在那之前,你得知道,你还有很多选择。没有必要急着决定,你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呢……”

    “你想成为圣骑士?”瓦拉·辛格尔怀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端整秀丽的面孔带着惯常的严肃表情。她才三十多岁,眉间的皱纹却再也无法抚平,浅褐色的发丝里也夹杂着银灰。

    “我甚至不知道你有信奉过任何一位神。”她认定埃德不过是在胡闹,或者一时心血来潮。

    “你总是希望我能够成为骑士。”埃德看起来前所未有地认真:“圣骑士不是也挺好吗?斯科特·克利瑟斯就是一位圣骑士。”

    “是啊,看看他的神都为他做了什么?”瓦拉讽刺地一笑。城堡的前任主人至今依然下落不明,大多数人都确信他已经死了。

    再说,她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到底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她希望他成为骑士,是想让辛格尔家能够跻身贵族之列……而圣骑士的生命、灵魂甚至所有财产都属于他所信奉的神祗——克利瑟斯家族是个例外,但这例外不可能因为她本姓克利瑟斯就延续到埃德的身上。

    里弗要是知道他的儿子有意把所有财产都献给神殿,准会气得发疯。

    “谁也不知道神的安排,”埃德一本正经地说,“我做了个梦……我觉得那像是神的启示。再说,试一试又有什么坏处呢?柯林斯平原就在附近,我想去水神的神殿里待一段时间,至少比在城堡里无所事事要好得多。”

    瓦拉沉默了一会儿,她不知道儿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她猜测那或许是因为厌倦了她跟丈夫无休止的争吵。

    十二岁那年埃德曾经在他们争吵时一声不响地溜出家门,失踪了好几天才被找回来。瓦拉从没有哭得那么失去控制,里弗第一次狠狠地揍了儿子一顿,但他们也向他保证再也不会争执不休。

    ——他们坚持了多久?半年?

    埃德没再离家出走。他学会了远远地躲开,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总是笑嘻嘻地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那或许是他唯一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方式。

    瓦拉伸出手,将散落在埃德额头上的乱发理到他耳后。

    “好吧,”她说,声音柔和又无奈,“你可以去住上半个月。”

    埃德·辛格尔用上了全部的自制力才没有在母亲的面前跳起来欢呼。

    里弗·辛格尔对妻子的决定没有什么意见,显然,他也并不认为埃德是真心想成为一名圣骑士。

    “要带上礼物!”他对于儿子的朝圣之旅只有这样一个小小的建议,他甚至亲自挑选了礼物,一柄由精灵打造的长剑。虽然并不喜欢武器,但为了讨好妻子和儿子,他也为城堡那寒酸的武器陈列室增加了不少藏品。

    埃德爽快地收下了礼物,顺便偷偷在武器室里顺走了另外几样。最终由城堡的卫兵们护送着上路时,他们不得不多带上一匹马来负担埃德过多的行李。

    他们顺着大路穿过森林来到卡尔纳克村,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让埃德有时间去跟他的朋友们打声招呼,然后穿过另一片森林直达柯林斯平原,沿着平整宽阔的道路向东南方向走,用不了多久便抵达了水神的神殿。

    这并不是埃德第一次来神殿。但夕阳之下,静静耸立在湛蓝的斯塔内斯特尔湖面上,犹如一条大船般的雪白大理石建筑,也依然让他在震撼中忘却了语言。

    神殿不需要围墙。白色的石桥跨过湖面直达神殿前的广场,巨大的水神尼娥的雕像被永不间歇的喷泉环绕。许多远道而来的信徒端坐在雕像下一动也不动,任凭飞溅的水珠濡湿他们的衣服,让从他们旁边经过的埃德忍不住冷得打了一个哆嗦。他不太明白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

    那是埃德无法理解的虔诚。如果诸神真如传说中那样创造了这个世界和所有的生灵,他愿意为此表示感激和尊重,但他不打算让任何一个神来主宰他的行为。

    不过,如果水神愿意为他小小的冒险之旅提供一点幸运和祝福,他也绝对不会拒绝。毕竟,那是一位温柔又美丽的女神。

    凭着克利瑟斯家族的名声——以及这片平原在几百年前毕竟是克利瑟斯家族的领地,埃德没有费什么力气便得到了像其他信徒一样居住在广场两侧的小屋里的许可。

    “五天。”他让两个卫兵远远地站在一边,献上一小袋金币,灿烂地微笑着对负责人说:“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停留五天,倾听水神的指引。”——他确信这里不需要那柄珍贵的长剑,至少不会比他更需要。

    他在天黑之前遣走了卫兵。“十五天后的正午在森林边缘石峰下的路口等我。”他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会太过兴奋:“柯林斯平原是安全的,你们并不需要非得到这里来接我。”

    他在第四天不出意料地收到了母亲的信,用最快的速度写完了回信并拜托同住的浅黑皮肤的男人三天之后再把回信交给信差。他相信余下的时间里妈妈不会再用其他方式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乖乖待在神殿——瓦拉·辛格尔不是那么啰嗦的女人。

    第六天一早他急不可耐地离开了神殿。在正午时分到达石峰下的森林里,伸长了脖子焦急地等待着。

    一颗松果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后脑勺上,细碎的马蹄声在他身后响起。他回过头,德利安家的姐弟俩正骑在马上冲他微笑。

    “成功了!”埃德终于可以放声欢呼,“真不敢相信会这么简单!”

    “等我们顺利爬上山再说吧,顺便祈祷艾伦不会提前回家。”娜里亚说。艾斯特洛山峰的积雪大半都还没有融化,这个季节并不那么适合爬山。

    “会顺利的,毫无疑问!”埃德满怀信心:“现在,寻龙者们,出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