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失败的冒险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他们在拜厄的带领下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卡尔纳克——毫无疑问,他断然拒绝了寻龙者们继续他们小小的冒险。

    “这个季节就算是最有经验的冒险者也很难爬上艾斯特洛,更别提那里根本就没有龙。”他说。

    他之前并不知道这群孩子们到底要去哪儿,因为有其他事而让他来帮忙看孩子的朱尔斯说,如果没什么危险,孩子们想干什么都不用阻止。但他可不打算一直傻傻地跟到底,原本就准备在他们翻过龙翼之峰后把他们弄回来。虽然发生了不少意外,但目前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而他不打算再有任何改变。

    “但是,我有这张地图!”埃德挥舞着他的地图努力抗争。

    “从哪儿弄来的?你真的相信这个?花上几个铜币我就能买回一打这样的地图,上面有你想知道的各种宝藏和怪物。”拜厄扯过地图看了一眼又扔回去,嗤之以鼻:“烂在地底的那个骷髅骑士比这个可要真实多了,我得回神殿通知其他人,而你们,”他用最严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回到村子之后,给我乖乖待在家里。”

    埃德沮丧地咬着嘴唇,他甚至连那个骷髅战士也没有看到!再也不会有被这更失败的冒险了。

    伊斯和娜里亚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他们找回了伊斯的马,但娜里亚的小母马和精灵长剑安德利亚完全不知所踪,艾伦无疑会知道他们的小冒险。在伊斯的记忆里艾伦从来没有对他们发过脾气,但这一次他有相当不妙的预感。从娜里亚的神情判断,她也有同样的担忧。

    少年们在夜晚宿营时凑到一起,用最小的声音商量如何瞒过他们的父母,假装睡着的拜厄在埃德建议拿石头用力砸他的头让他失去记忆时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我想那不是什么好主意。”埃德立刻说,就像那根本不是他的主意。

    “我有比向你们的父母告状要重要得多的事,所以,如果你们现在闭上嘴安安静静地睡觉,我也许真的会忘记点什么。”拜厄说,他连眼睛都没睁开。

    短暂的安静,然后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根冰凉的手指犹犹豫豫地戳了戳他裸露在外的手。

    “我可以守夜。”伊斯轻声说:“我一点儿也不困。”

    他知道他对拜厄油然而生的好感从何而来——他认识斯科特,他们都是水神的骑士。单是这个已经足以让他相信和喜欢拜厄。

    拜厄微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他听说过那个故事——关于冒险者们在回家的途中捡到的小男孩。他也听说过那个“斯科特和他的私生子”的版本。从他对斯科特的了解来说,他相信前者才是真实的,但看着少年跟斯科特几乎一模一样的,天真无畏的蓝眼睛,却很难相信他们其实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他很轻松地治好了伊斯身上的伤口,那些基本都只是擦伤。以他所见到的伊斯那种狂战士般的战斗方式而言,这简直是个奇迹。斯科特绝对不会这样教自己的弟弟,艾伦的战斗也显然更有技巧,伊斯的表现更像是纯粹的本能,但那却与他平时安静乖巧的样子截然相反。

    奇怪的孩子。

    拜厄思索着,想起在黑暗地底那双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夜视者才有的红光。他的确有一点好奇,但那目前并不重要。

    “你可以守上半夜。”他同意了。在少年露出笑容时感觉到心底突如其来的愧疚。

    他不敢告诉他,圣骑士们已经在国王和神殿的命令下放弃了寻找他的哥哥,尽管他认为这命令并无不妥之处——斯科特显然已经死了。他的朋友们依然还在努力,但谁都知道那希望有多么渺茫。

    艾伦·卡沃在很早之前就用光了他所有的好运气,这一点他心知肚明。而德利安这个姓氏带来的意味比“坏运气”更糟——那是纯粹的悲剧。

    他真不该改姓的。

    当他背负着一个又一个坏消息回到卡尔纳克村那暂时被称为“家”的地方时,迎接他的只有空空荡荡的房间,孩子们显然已经有好几天都不在家里,否则娜里亚绝对不会允许桌子上有一点点灰尘。

    他起初以为孩子们去了克利瑟斯城堡,和他们的朋友埃德在一起,但很快得到消息,克利瑟斯堡的小主人正“在水神的神殿里学习如何成为圣骑士”。有人看见伊斯和娜里亚骑着马离开了村庄,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无论“伊斯跟埃德一起去了神殿”还是“伊斯和娜里亚失踪了”都是绝对的坏消息。

    他简直不知道哪一个更坏一点。

    朱尔斯也刚刚回到村子。他告诉艾伦他让拜厄替他照顾孩子们——如果发生了什么,拜厄的确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但如果有什么事发生在伊斯身上……他不确定拜厄是否能够保守秘密。

    他在无人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头痛得比那条断掉的腿还要厉害,满脑子翻腾着一个比一个更糟的景象,焦躁又无力。黑夜降临时他在每一个房间里都点上蜡烛,整夜不熄,并且决定明天一早就去神殿。

    他做了最坏的打算,用一整晚想出各种计划。所以,当他在清晨听见门响,带着满眼的血丝看见孩子们完好无缺地站在门前时,真的不知道内心的那股按捺不住的冲动,到底是想扑上去拥抱他们还是暴打他们一顿。

    他脸上的表情想必十分精彩,因为就连拜厄都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你提前回来了,这真……不错,”他说:“我们尽快赶回来了,至少大家都没事。”他看起来似乎很想立刻离开。

    “冷死了。”娜里亚说,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试图从艾伦的身边挤进门。这种勇敢的尝试让埃德心生敬意,他缩在最后都能感觉到艾伦的怒气,简直就像是有无数支箭唰唰地插在他身上。

    艾伦一言不发地用拐杖挡住门。娜里亚咬住嘴唇,回头给了伊斯一个求助的眼神。伊斯迟疑地向前一步,又回头看了拜厄一眼。

    圣骑士重重地叹了口气。

    “听着,艾伦。孩子们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我有更重要的事得跟你商量,我们能进去再说吗?”

    艾伦阴着脸让开了。他依然没有确定到底是要先拥抱后暴打还是先暴打后拥抱,也许过会再决定是个好主意。

    “都回自己的房间待着。”他说,努力让声音听起来更凶狠一些。但当他放松下来,如释重负地靠在门边,他觉得自己浑身无力,像是刚刚从一场大战里死里逃生。

    “来吧。”拜厄拍拍他的肩膀:“你不会喜欢我带来的消息的。还有,”他情不自禁地咧开嘴笑:“我得说,真庆幸我没有孩子。”

    艾伦用最最阴沉的目光瞪了他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