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万泉之城(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美好的春天和一整个夏天在埃德·辛格尔百无聊赖的叹息中风一般逝去。他隔了一个月才敢再次去敲伊斯的窗户,三个多月后才敢再一次站在艾伦·德利安的面前。

    对于那次失败的冒险,他各怀心事的父母完全被蒙在鼓里——或者至少是假装被蒙在鼓里。那让他幻想着能有机会得到更多的、可以自由行动的时间,但独自一人的冒险实在缺乏吸引力,而他真的再也不敢把娜里亚和伊斯卷入任何可能存在的危险中了。

    夏末的某一天,当埃德正准备像往常一样溜出城堡去透透气的时候,他在父母的房间外听见了母亲怒不可遏的低吼:“他们几个月前就放弃了,却没人敢来告诉我!”

    “也许他们只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那是父亲漫不经心的声音。

    听起来不像是平常的吵架。于是埃德好奇地在门边蹲了下来。

    “他已经失踪了多久?七年?别告诉我你真的以为他还活着。你已经为他做得够多了,瓦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下这个城堡只是为了交回给他,你好好地保留着他的房间就像他真的还会回来一样!我都不明白为什么,你们甚至都不怎么认识。”

    现在埃德听出来了,他们在谈论的是斯科特·克利瑟斯,他那个失踪的圣骑士堂叔。

    “为什么?因为当我独自一人濒临绝望的时候他是唯一向我伸出援手的人!而正如你所说的,他当时甚至都不认识我!也许这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他从不曾放在心上,但他救了我,还有你的儿子,里弗·辛格尔!”

    “瓦拉,讲讲道理,你记得当时是你让我离开的吧?你明知道可能发生些什么,你明知道我甚至有可能死在外面!别总是这样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错!”

    ——好吧,现在开始进入正题了。

    埃德沮丧地准备开溜。他已经听够了这些相互的抱怨和指责,似乎从他记事开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愈演愈烈。

    门被猛地拉开,没来得及逃走的埃德尴尬地维持着半蹲的姿势。

    他的母亲居高临下地对他皱着眉:“埃德,你在这儿干什么?”她没有留给儿子回答的时间:“回你的房间收拾东西,我们要去斯顿布奇。”她的怒火依然在眼底燃烧着,这种情况下最好不要违抗她。

    更何况埃德一点儿也不想违抗。

    那可是斯顿布奇!——但他衷心希望母亲带他去的原因不是为了把他塞给某个骑士,他这个年纪去当侍从可有点太大了。

    斯顿布奇,万泉之城,鲁特格尔王国的都城,耸立在被维因兹河和尤利卡山脉所怀抱的南部平原上。一百多年前它还不过是维因兹河沿岸大大小小的港口城市之一,规模甚至比不上当时的维萨城,却因为一个新王朝的诞生而迅速地崛起。

    遍布城市的喷泉得益于丰沛的地下水,成为这个城市最吸引游客的景观。相比之下,隐藏在几层石墙后的王宫除了高耸入云的三重尖塔之外乏善可陈——毕竟,没有多少人能见到它真实的面貌。

    但正是重重的防御在几年前的战乱中保证了国王的安全,王宫甚至没有遭到任何毁灭性的破坏,城市的其他部分却几乎都沦为废墟。人们用难以想象的速度恢复了它原本的面貌,当埃德骑着马,缓慢地随着人流进入城市时,已经看不见一丁点战乱留下的痕迹。

    他看见街道上随意走动的精灵时几乎欣喜若狂。这个北方难得一见的种族在这里甚至很难引起路人的关注,毕竟他们的王国就在隔河相望的森林里。精灵们依然谨慎地保持着与其他种族,尤其是矮人的距离,但人们看来对此都习以为常。

    城市里甚至有精灵经营的店铺——至少招牌上是这么说的,如果不是母亲的马车就在旁边,埃德差点就立刻从马上跳下来。

    他在马背上扭来扭去的样子和马车外仿佛永不停歇的喧闹声让瓦拉·辛格尔头痛不已。瓦拉的母亲在她年幼时便已死去,她并不确定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称职的母亲。她遵照她所接受的教育方式来教育自己的孩子,但那显然无法满足或束缚埃德过于旺盛的活力和好奇心。她不希望埃德成为商人——尽管她不顾父亲的反对嫁给了一个商人,事实证明那并不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瓦拉并不后悔,那样不顾一切的反抗为她赢得了如今的自由和某种程度上的尊敬。

    除了为寻找斯科特·克利瑟斯寻求国王的支持之外,她也希望能在斯顿布奇为他的孩子找到更多的选择。一条好的出路,一个好的老师。

    或者只是一个好的女孩。

    她并不讨厌娜里亚。但那终究只是个木匠的女儿——身份与地位不相称的婚姻多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她自己大概就是最好的例子。

    喧闹声逐渐远去。马车轻微地摇晃了一下,停在了辛格尔家的宅邸前。里弗·辛格尔在五年前战乱结束后用极低的价格买下这栋原属于“叛乱者”的贵族旧宅,好好地修缮了一番,一年里总有一两个月会住在这里。与喜欢幽静的瓦拉不同,里弗更喜欢城市的繁华。如果一辈子都只能待在克利瑟斯那种地方,他大概会疯掉。

    埃德至少在这一点上更像他的父亲。

    瓦拉走下马车时看了一眼她的儿子。埃德牵着马,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让瓦拉想起小时候花园里的某种动物——但他看得更多的绝对不是面前的家门而是远处的人头涌动的街道。

    “晚餐前你还有一点时间,我会让埃弗兰找人带你四处看看。”瓦拉无奈地说。当埃德反应过来“四处”的范围并不是他们有点过分华丽的宅邸而是这个城市时,他控制不住地冲过来给了母亲一个大力的拥抱。

    “我爱你!”他大声叫嚷,年轻的脸庞因为单纯的喜悦而发亮。

    尴尬和淡淡的喜悦在瓦拉从来表情淡漠的脸上激起一点红晕。她低下头整理衣服,尽量让声音更严厉一些:“别惹麻烦,这里可不是克利瑟斯,不会人人都让着你的。还有,换件衣服才能出门。”

    “当然!当然!”埃德快活地随口答应着冲上了台阶:“埃弗兰!谁是埃弗兰!埃弗兰在哪儿!”

    身材矮壮的埃弗兰·肯,斯顿布奇的辛格尔宅邸的管理者,在瓦拉的身边大声地清了清嗓子。

    “愿为您效劳,辛格尔少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