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盗贼与精灵(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还没跳完那又高又窄的楼梯已经开始喘气,关了店追上来的泰丝不耐烦地在后面推着他。

    “你的体力简直连小莫都不如!”她埋怨着。

    “泰丝!”精灵的斥责温和而无奈。

    埃德终于爬到顶,努力让自己不要难看地瘫到地上吐舌头,他的小腿痛得一抽一抽的,被血濡湿的裤子难受地贴在伤口上。

    诺威把他半拖到椅子上坐下,埃德终于才看清了精灵的脸。

    “啊!”他大叫着跳起来又跌回去:“我见过你!”

    精灵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我不太记得……”

    “在维萨城的码头!你在一条船上,我在水里,开船的时候你对我说‘小心’!”

    记忆中那个炽热的夏天,精灵从船上向他探出头来,金色的长发流泻在肩头,明亮的绿色眼睛像新生的树叶般生机勃勃。

    “我十年前的确去过维萨。”精灵的微笑带着歉意,“但是抱歉,我真的不太记得了。”精灵的记忆力并不差,但也很难记得住漫长生命里每一张萍水相逢的面孔。

    埃德有点失望,但很快就振作起来:“没关系,我在维萨城住了十几年,只见过一个精灵,那一定是你!……这是命运的安排!”

    泰丝抱着莫奇在一边嗤地一笑,翻了个白眼。

    精灵半蹲下来剪开了埃德的裤子,对着伤口皱眉:“泰丝,你该教小莫别乱咬人了。”

    埃德的小腿上留下了几个血肉模糊的牙印。

    “他偷东西。”泰丝理直气壮地说。

    “是假装要偷!”埃德反驳,在诺威清洗伤口的时候嘶嘶地吸着气。

    “小莫很聪明,但还没聪明到那个地步,它才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泰丝说。那只凶狠的小动物现在在泰丝怀里乖巧得像只猫。

    “所以,小莫到底是个什么?”埃德问,他小时候曾经偷偷养过一只从街上捡回来的猫,身上有奶牛样的斑纹,听话的时候会在他手指下呼噜呼噜地叫,凶起来也会对着他呲牙。那只猫很快就因为耐不住寂寞而离家出走,只会偶尔回来找他要吃的。某一个冬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猫鼬。”诺威回答,小心地在埃德的伤口上撒上药粉,“是我从很远的西部荒原带回来的。”

    “你去过很多地方?”

    “很多。”精灵包扎完伤口,站了起来。他的身材很高,也不像一般精灵那么纤细,“我喜欢到处旅行。”

    “他连矮人的矿坑都喜欢。”泰丝说,“你再也找不到这么奇怪的精灵了。”

    “所以,店里的东西是你带回来的?”埃德问。

    “还有一些是我做的,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送给你。”诺威微笑着,埃德注意到昨天那把银色的发梳就放在他身边的桌子上。

    “喂!你不能总是这样白送!”泰丝大声抗议,“你是不知道这里的店租有多贵吗!还有那些见鬼的材料!”

    “那我猜你一定知道这个是什么。”埃德摸出了那枚银币,还故意在泰丝眼前晃了晃,才放在诺威的手心。

    精灵翻来覆去地查看着那枚银币,始终挂在脸上的微笑一点一点散去,埃德和泰丝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

    “这个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诺威问。

    “一个朋友送我的。”埃德小心翼翼地回答。

    “什么样的朋友?”

    “呃……长得有点像精灵?他的父亲是个木匠。”一个认识半精灵牧师,能要求水神的圣骑士照顾他的儿女的木匠。埃德猜得出德利安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常,但那并不是他的秘密,他不能随意把这些告诉一个陌生人——即便对方是个精灵。

    他甚至都没有告诉过自己的父母。

    “我猜你的朋友也没有告诉过你他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

    埃德摇摇头:“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还是被诅咒过什么的?”

    精灵把那古老的银币紧握在手心,感觉到那数千年前被冶炼出的金属冰冷地烙在他的肌肤上。作为精灵他还相当年轻,但也已度过数百年的岁月,他的经历已经比许多精灵一生都还要丰富,凝聚在那小小的银币上的秘密,却仍然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从未想到过那会是真的——被精灵们竭尽全力掩盖了数千年的历史,只在博尔特矮人们保留下来的某本古老的日记中有着残缺不全的记载,如果没有看到这枚银币,他会一直以为那不过是被矮人们刻意扭曲的另一段完全不存在的故事。即便如此,当时他也勃然大怒,差点就断送了他与刚认识的博尔特矮人的友谊。

    他有一瞬间想要毁掉这不该出现的证据,然后想起来这证据并不属于他。他缓缓松开手指,意识到他长久的沉默已经让那少年眼神中的不安渐渐累积成惊慌。

    “我知道这是不当的请求,”他诚恳地说:“我拥有的一切也不足以交换它,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把它交给我,为此我可以答应你任何的要求,只要我能够做到。”

    他明白那或许徒劳的——没有任何秘密能够被永久地掩盖,曾经发生过的事,总有一天会为人所知。他原本也相当热衷于揭开各种秘密,唯独这一件,他只希望能够隐藏得越久越好。

    他的郑重其事显然吓坏了人类的少年。他抱着没受伤的那条腿缩在椅子上,用一种受惊的小动物的眼神呆呆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猛力地点头:“给你!”

    他干脆得让精灵也怔了一下,才迟疑地确认:“真的?”

    “给你。”埃德认真地再次点头,“那本来就是精灵的东西,而且看你的脸色,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有点对不起伊斯,我也绝对不想再拿着它。”

    诺威笑了,人类的坦率总让他觉得相当可爱:“作为交换,你有什么要求?”

    埃德低下头想了好一会儿,然后仰起脸,大大的笑容里带着一丝竭力隐藏的羞怯和不安,像是唯恐被拒绝:“可以做我的朋友吗?以及我的朋友伊斯的朋友?这银币是他送给我的,如果我们都是朋友,我想一切就都没问题啦!”

    压在心底的黑暗仿佛也不可思议地减轻了重量。诺威笑着弯下腰,轻轻搂了搂少年尚且单薄的双肩:“当然,我的朋友。”

    “其实你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粘着他不放吧!”泰丝嗤之以鼻,“诺威,假装那枚银币没什么价值然后让我随便用什么东西给你换回来有那么难嘛!被这家伙粘上,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我想不会。你有后悔过被我粘上吗,泰丝?”

    红发的盗贼脸红了一下,她懊恼地咬着嘴唇,把莫奇扔到了诺威的怀里:“我得去看店!总有人得赚钱养活一个总是惹麻烦的精灵!”

    埃德的头跟着泰丝的身影转了一个圈,然后又转回诺威的身上。

    “你,粘上她?”他眼中闪烁着好奇。

    “哦,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诺威故意拖长了声调。

    埃德在椅子上扭动着,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瘫了下来。

    “有什么吃的嘛?”他充满期待地问:“我最喜欢听故事的时候来点小点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