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惊变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辛格尔兴高采烈地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分手时候诺威欲言又止地让他“路上小心”,埃德隐约觉得那并不是一句单纯的祝福,但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何况一路上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只不过,瓦拉一回家就开始生病。她的身体并不是很好,长途的旅行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一点点带着秋意的凉风就能让她倒下。里弗去了尼奥,比斯顿布奇更遥远的海边的城市。埃德发现他必须在照顾母亲的同时开始学着打理城堡里大大小小的事。娜里亚偶尔会来看他,给瓦拉做些可口的小点心,但伊斯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你知道,他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突然睡着,最近比以前更严重些,他不想吓到你。”娜里亚告诉他。

    等母亲的病痊愈,里弗从南方回到城堡,埃德才终于可以无事一身轻地去找伊斯玩。他还得告诉伊斯他交了个新朋友,一个精灵!还有那枚银币,也许他可以帮诺威问问伊斯他到底是从弄来的那个……

    德利安家的门开着,但是没有一个人在。

    那也不是很奇怪,娜里亚常常会去村子里的酒馆帮忙,艾伦不在家的时,她会顺便把伊斯也带上。村子里的人出门经常都不会关门。

    他掉头去酒馆,却在路上发现艾克伍德森林里冒出滚滚的黑烟,有人边跑边喊:“着火了!森林烧起来了!”

    那是秋天,干燥的森林很容易就燃起大火,有经验的村民们开始自发地组织起来去救火,埃德不由自主地跟着人们一起跑。

    他在人群中看见了娜里亚,她正挽起头发,似乎也准备去帮忙,但伊斯并不在她身边。

    “伊斯在哪儿?”他问她。

    “他在家啊。”娜里亚回答,“哦,你最好去告诉他,叫他别过来,要是他烧焦了头发,艾伦可不会高兴的。”

    埃德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毫无来由的恐慌和不安,像是冰凉的水,一点点地漫上来。

    他跟着人们跑进了森林,但他并不知道该怎么救火,他在黑烟中呛咳着,发现自己事实上只会妨碍到其他人后,死心地远远逃到了一边。

    森林里没有着火的地方显得格外的安静,动物们大概都像他一样,早已远远逃开。在他为自己的无能而沮丧时,突然听见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回过头,他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伊斯!”他欣喜地大叫起来。

    但他的朋友似乎完全没有听见他的声音。

    伊斯身上挂着被火烧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裸露的身体却泛出奇怪的、像是在闪光的银白色。他头也不回地走向另一个方向,脚步迅速却又有一种奇怪的沉重感。

    埃德叫着朋友的名字追上去,担心他是被烧伤又被烟给熏晕了。但当他一把抓住伊斯的手臂,触手处却不是柔软的肌肤,而是金属般冰冷、光滑而坚硬的东西。

    鳞片?

    埃德疑惑地看着手指下那一片片银白。抬起头,在那张他熟悉的、彷佛精灵般的面孔上,一双金黄色的眼睛正冷冷地注视着他。

    伊斯并不是第一次听见那种奇怪的语言。

    它偶尔会在他睡梦中出现,低沉而威严。那像是某种召唤,从遥远的时空中传来,试图唤醒沉睡在他血液中的某种力量。但一旦醒来,他就会立刻忘记。

    但这一次并不是梦。

    他放下了手里的凿子——艾伦经常不在,他知道那是为了寻找斯科特,所以他开始学着做一些木匠活儿,毕竟村里只有德利安这一个木匠。

    侧耳倾听时,那声音又消失了。

    他疑惑地发了一会儿呆,刚准备继续干活,那声音再次响起,模模糊糊,却让人更想听个真切。他不确定那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还是直接在他脑子里响起的,但那确实让他开始烦躁起来。

    他失去了干活儿的兴趣,把凿子扔进工具箱,考虑着是去找娜里亚还是干脆睡上一觉。

    但那声音不肯放过他。

    “来。来这里。”它突然改变了腔调,变得柔软而甜美。

    并不是被诱惑,而是纯粹的好奇驱使伊斯向森林中走去。他意识到那是某种陷阱,但一如往常,他并不觉得害怕,只是有一种微妙的恼怒。

    稍微深入森林之后,他察觉到四周突如其来的安静。

    不再有鸟叫,不再有草木窸窣,甚至连风声都仿佛被吞噬。只是一片死寂。

    他停了一会儿,有些犹豫,但那声音再次响起。

    “伊斯康提亚·艾伦·克利瑟斯。”它呼唤着他,用几乎从来没有人叫过的全名,“这并不是你的名字。”

    那平静中蕴含着某种奇异的讥讽,成功地激怒了他。

    “你是谁!”他出声叫道,向前迈步,“你到底……”

    炽热的火焰轰然而至,打断了他未出口的疑问。那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烈火将他整个包围。世界在扭曲中令人晕眩地晃动着,视野的边缘尽是火红,皮肤被烧灼时的剧痛让他在惊骇中张开嘴,一声惊呼还没能发出,就在瞬间席卷全身的寒意中失去了意识。

    火苗贪婪地舔上了枯黄的树叶,疯狂地向周围蔓延,然而在那原本是火焰中心的地方,伊斯身上的火已经完全熄灭。他一动不动地站在灰烬之中,黑红干枯、失去生命的皮肤正成片地脱落,迅速新生的肌肤上,银白的光芒一点一点闪烁着延伸。

    “伊斯!”一个低沉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冲过火焰出现在他身边的男人有一头短短的黑发和线条坚毅的五官。他原本似乎想抓住伊斯的手臂,却又猛然停住,敏捷地向后退去,拉开长弓,用箭尖对准了那个他原本以为是他今天负责看护的少年的生物。

    朱尔斯,拜厄的双胞胎哥哥,是个堪称见多识广的猎人,但他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怪物。

    它有着人的形体,却从头到脚覆盖着银白色的鳞片,弯曲的利爪在手足的尖端泛着寒光。它漠无表情地看着他,金黄色的双眼里,像爬行动物般竖着的瞳孔微微收缩,显得冷酷而危险。

    手一松,长箭呼啸而出,射向那怪物的右腿。

    他并不想杀了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意识到这怪物或许与伊斯有关。

    那支箭撞在鳞片上,无力地跌落,但显然还是让怪物感觉到了疼痛,它怒吼了一声,向面前的敌人挥出利爪。

    身后便是熊熊燃烧的火焰,黑烟干扰着猎人的视线。他意识到情况对自己相当不利,迅速退向火焰的间隙,同时再次射出一箭,将怪物引入火中。

    然而火焰甚至无法靠近它的身体,像是有某种无形的力量逼着它们向两边退去。那怪物动作极快,他能够依靠的只有对这片森林的熟悉。

    但那怪物的动作变得迟疑起来,有好几次它茫然地停在原地,晃动着头,似乎想摆脱什么东西,然后它突然改变了方向,扔下措手不及的猎人,迅速消失在林中。

    猎人疑惑地摇摇头,追了上去,他可不希望那东西出现在村子里。

    他的意识仿佛漂浮在另一个世界——一个空旷无垠、混沌不明的世界里微小而孤独的一点,脆弱得不堪一击,却又绝望地坚持着,似乎明白再退一步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那种熟悉又陌生的、纯然的力量正掀起无边无际的巨浪,顷刻间就能将他完全地吞没。恐惧像一个巨大的黑洞,而他深陷其中,一边尖叫着想要逃开,一边疯狂地想要把一切都撕成碎片。

    他根本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当有人突然抓住他的手臂,他几乎克制不住地想要立刻挥爪撕裂那柔软脆弱的身体。

    然后视野中出现埃德被黑烟弄得脏兮兮的脸,每次瞪大时就会显得大得过分的蓝眼睛呆呆地看着他。

    “伊斯?”他问他,“你怎么啦?”

    像是在长久的挣扎之后终于看见透过水面射下的微光,他艰难地试图抓住自己零碎不堪的意识,浮出水面,眼角却突然划过蓝白色的弧线。

    他本能地扑向埃德,把他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那还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黑发少年一脸茫然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伊斯,你到底在干嘛?”他用力推他,然后在另一道闪电划下时候吓得大叫一声。

    “搞什么!在打雷吗!我没有听见响声嘛!”他叫嚷着,蜷在伊斯的身体下一动不动,然后又开始用力推他:“伊斯,喂!这样你会受伤的,我们得离开这儿!”

    他们得离开。

    伊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被埃德拖着向前跑。

    又一道闪电在他身边无声地炸开,强烈的光芒让他瞬间眼前一黑,视线里最后的画面是埃德被弹开的、毫无生气的躯体。

    怒火咆哮着喷涌而出,主宰了一切。

    那之后的一切都像是梦中的幻影,无论他如何努力地睁大眼睛都看不分明。面前仿佛有一个红色的身影飘忽不定,有时看起来又不过是一片虚无的黑暗。他看见朱尔斯不知从哪里冲出来,对他举剑,神情和动作却都奇怪地缓慢而扭曲。耳边一片令人心烦的噪音,唯一能够听清的只有血管里血液奔腾的声音,轰然如雷鸣。

    他能感觉到愤怒。

    愤怒、无助、狂躁、轻蔑、恐惧,都在他的脑海中沸腾,而愤怒仿佛一头凶猛的野兽,它吞噬一切。

    当一道白光刺痛他的双眼也刺破了仿佛梦中的迷雾,伊斯茫然地眨着眼,清醒过来。

    站在他面前的是拜厄。那个曾对他微笑的圣骑士此刻正居高临下,用一种全然陌生的神情面对着半跪在地上的他,锋利的长剑正对他的胸口。

    “你对他做了什么?!”男人怒吼着,眼神中是赤裸裸的惊惧、仇恨与厌恶。

    伊斯低下头,困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细小的白色鳞片覆盖在手背上,银色的利爪从指尖伸出,鲜红的血液蜿蜒着,滴落在朱尔斯血肉模糊的尸体上。

    恐慌与无助像一张冰冷而无法挣脱的网一般落下,牢牢禁锢了他的四肢,他无法动弹,无法开口,眼睁睁地看拜厄手中的长剑举起又落下,再次犹豫地停在他胸口。

    心底的野兽再一次怒吼着,想要破笼而出。

    ——“伊斯。”

    他听见谁的呼唤,斯科特,艾伦,娜里亚,或埃德。

    那是他的名字,他不是什么怪物,他只是一个人类。

    他闭上双眼,拖着所有属于或不属于他的意识,沉进冰冷黑暗的水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