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怪物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是……一个特别的孩子。”艾伦声音干涩地回答,“我们在旅行途中捡到了你,并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我们大都是居无定所的冒险者,于是斯科特把你留在克利瑟斯城堡,当做是他的弟弟。我们曾经怀疑你多少有一点精灵的血统,但是已经太过稀薄而难以确认……”

    “精灵的身上会有鳞片和利爪吗?”伊斯声音里带着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讥讽。

    “那或许根本就不属于你,只是某种变形的法术。”艾伦不动声色地继续编织着谎言,他知道那几乎算是垂死挣扎——但只要面前的少年还没有完全变成一条龙,他总还有一丝机会让他继续保持人类的形态。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埃德只知道似乎有人操纵闪电来攻击你们,那里有一个法师?”他问道。

    “我不知道……”伊斯喃喃地说。他告诉艾伦那个奇怪的声音,突然爆炸的火球,他零碎不全的记忆,他无法控制的愤怒和力量……

    “你能听出那个声音是谁吗?”艾伦问他,不安地等待着答案,害怕某个熟悉的名字会被再次提起。

    但伊斯只是摇头。

    “所以,那里的确有个法师。他把你引进了一个火球陷阱……或许还控制了你。”

    “可是为什么?”伊斯困惑地问。他本能地知道他并未被其他人所控制——控制他的是另一个自己,就像他本能地知道他的利爪并不是某种法术的无中生有。但此刻他选择把这些置之脑后。

    “我们曾经四处冒险,多少招惹过一些不该招惹的人,那大概是个想要报复的法师,因为没有找到我,就拿你来泄愤……对不起,孩子,那或许全是我们的错,你不该承受这些。”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眼泪从伊斯金色的眼睛里漫出来,“艾伦,他们看我就像看着一个怪物,是我杀了朱尔斯吗?”

    “你不是。”自从妻子死后,艾伦的心脏从未这样强烈地抽痛,他蹒跚地向前走了两步,用单手用力将伊斯紧紧抱在自己胸前,“你是伊斯康提亚·艾伦·克利瑟斯,斯科特·克利瑟斯的弟弟,斯科特用我的名字为你命名,你就像我的儿子,永远记得这个。至于朱尔斯,没人知道到底是谁杀了他,但如果这一切都源自某个法师的操纵,无论怎样,都不是你的错。”

    已经跟他差不多高的少年把头抵在他的肩膀上,无声地抽泣着。

    “我很快就会带你离开这里,很快。”艾伦向他保证,“我得敲开那些比矮人还要顽固的圣骑士的脑壳,把真相塞进他们的脑子里。”

    “……你听起来像劳根。”少年闷闷地说。意识到这是长久以来他第一次提起矮人,自从半精灵带着血淋淋的艾伦回到克利瑟斯之后,无论劳根、莉迪亚还是尼亚都再也没有出现过。内心深处他知道,他们已经死了,正如他在克利瑟斯堡密室门前的幻像里所看见的那样。

    艾伦隐藏了很多秘密,他知道这个,他并不在意,他只希望他告诉他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得承认,他的法子总是最简单又有效。”艾伦放开了伊斯,揉了揉他乱糟糟还被烧焦了不少的金发,然后皱紧了眉头,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伊斯的肩膀上,“吃点东西,在这里乖乖等着我。如果你瘦了,娜里亚不会放过我的。”

    他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才让娜里亚答应在家等他的消息,而她不会接受任何的坏消息。

    伊斯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铁门再次关闭的声音仿佛直接撞击着他的心脏。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忍受多久,但至少现在有了希望。

    那种难以控制的愤怒似乎终于平息下来。但伊斯知道,它依然还在那儿,就像龙翼之峰的下山谷里的那条暗河,在黑暗里,在无人得见的地方汹涌地奔流不息,寻找一个可以在阳光下无拘无束的出口,或就此奔向地狱。

    再一次不由自主的昏睡之后,他等来了艾伦,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位白袍的中年牧师和两位圣骑士。拜厄黑色的眼睛深不见底,让伊斯忍不住想起骷髅骑士如转动着黑色旋涡的双眼。

    “伊斯。”艾伦轻声呼唤他的名字,“神殿需要一点证据。这位牧师,伊卡伯德,会在你身上施一个很小的,无害的法术,那会证明你并不是什么邪恶的怪物。别害怕,也别反抗你感受到的力量,它不会伤害你的,好吗?”

    伊斯贴着墙壁站起来,无声地点点头。

    艾伦松了一口气。那个法术,圣言术,会对任何邪恶的生物造成轻微的伤害,让他们感觉恐惧和不安。伊斯出生时凯勒布瑞恩就在他身上试过,并没有任何作用。

    伊卡伯德相貌平常,看起来并没有敌意,他稍稍靠近伊斯,对着他伸出右手,低沉的咒语并不复杂,那原本就是一个简单的法术,在伊斯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结束。

    伊卡伯德转过身,对着两位圣骑士摇了摇头。

    “再试一次。”布劳德还没有开口,拜厄就冷冷地说。

    即使有所不满,布劳德也没有表现在脸上,他用目光询问牧师和艾伦,然后点点头:“那就再试一次吧。”

    伊斯有点烦躁。他看了艾伦一眼,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第二次,然后是第三次。

    拜厄要求第四次的时候艾伦低声吼了起来:“拜厄,我知道你失去了朱尔斯,但你不能迁怒于一个孩子!你认识他,你知道他是谁!”

    “我知道吗?”拜厄的声音阴森得像是来自地底,“我只知道我所看到的。”他猛地转向伊斯,眼底燃烧着冰冷的火焰:“再试一次!”

    这一次伊斯颤抖着后退了一步,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但他自己也弄不清楚,那让他全身刺痛抖个不停的,到底是法术的力量还是他无法遏制的愤怒。

    牧师神情冷淡地盯着他,像是盯着一只无足轻重的飞虫。他从腰带上抽出一根短短的法杖,开始念起另一个咒语。

    “等一下!”艾伦扑过来想要阻止,却被拜厄紧紧抓住,“那不是圣言术,你在干什么!!”

    刺眼的白光笼罩了全身,伊斯在意料之外的痛楚中失声惨叫,他滑倒在地上,抽搐着爬向墙角,浑身的血肉仿佛一条一条被从骨头上撕扯开来,却没有一滴血流出。

    “停下来!”他听见在艾伦怒吼,“你们要杀了他吗!伊斯,冷静下来!!”

    但他不知道要如何在这样难以忍受的痛苦里保持冷静,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蜷缩在这里任人欺辱和伤害,他从来就不该属于这黑暗狭窄的牢笼。

    他看着自己挡在眼前的双手,纤细易碎的,人类的骨骼,它们发出折断般的脆响延伸着,弯折着,一点一点改变了形状,锐利如刀的长爪有着异常优雅的弧度,银白的光芒柔和悦目。

    那很痛。他漫不经心地想。但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原本也很痛。

    他低低地冲向前,挥出右手,牧师的身前似乎有什么屏障吸收了他的力量,但他仍轻易地在那令人厌恶的白袍上留下几道血红的痕迹。

    他格开了不知是谁砍过来的长剑,没有来得及附魔的武器只在他的鳞片上划下转瞬即逝的白痕。然后他打飞了一支拐杖。

    拐杖。

    有什么东西在触碰着他那被怒火烧得一片空白的意识。奄奄一息,却依然固执地不肯消失的东西。

    那让他犹豫了一下。他本能地知道在战斗中不该有丝毫的犹豫,但他没有办法对着眼前熟悉的浅褐色眼睛挥出致命的一击——那里流出的液体依然有着让他无法割舍的温暖。

    在他迟疑的那一瞬间,一个黑色的圆环紧紧地锁在了他的手腕上,原本急遽地涌向全身的力量被硬生生地掐断,无法宣泄的痛苦让他凄厉地嘶吼出声。

    黑暗降临之前,他凶狠地瞪向那个有着浅褐色眼睛的男人。

    他知道他不该有丝毫的犹豫。

    艾伦怔怔地看着地板上那个半龙半人的扭曲的形体,发不出任何声音。沉进艾斯特洛峰顶的冰湖,即将窒息而死时他也不曾这么痛苦。

    “这就是我要的证据。”拜厄走过他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你该庆幸我们准备充分,否则连你也会像朱尔斯一样死在这里。”

    艾伦不敢相信一个圣骑士的声音里能有这样的恶毒。

    他被人拖出门外,几乎跌倒,看着那铁门在他眼前再一次紧闭,牧师漠然地用自己的鲜血画下繁复的符咒,施下一重又一重封印。

    它或许再也不会被打开,或许再一次打开时便是那囚徒的死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