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生而为龙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那被禁锢的怪物异常安静。

    年轻的守卫偶尔会不安地通过小小的窗口向黑暗的囚室里窥探,以确认水神的囚徒还在那里,以及,还活着。

    怪物白色的形体极易辨认。守卫并没有亲眼看到,但他听说白色的鳞片已完全覆盖了那曾是一个人类少年的躯体,他的手足扭曲成野兽的利爪,能轻易撕开人的血肉。他甚至差一点就掏出了牧师伊卡伯德的内脏。

    那些鲜血淋漓的描述让守卫不寒而栗。他太过年轻,还没有参加过任何真正的战斗。他曾经怀疑过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邪恶的生物可供圣骑士们消灭,那铁门后的怪物回答了他的疑问。

    但他没有办法从记忆里抹去之前那个缩在墙角的人类少年的身影。他不由得心怀同情,却又因这份同情而不安,疑心自己是不是因为长久待在那怪物附近而不知不觉受到了诱惑。这让他的态度越发恶劣起来。从窗口递进去的食物从来也没人接,起初他会等待,会催促,后来他就干脆直接扔进去。

    怪物偶尔会在墙壁上磨他的爪子,一下,又一下,单调刺耳,令人战栗不安。他会敲着铁门大声喝斥,但从来也没有用。那怪物只是置若罔闻地磨着,不声不响,不紧不慢,直到他厌烦为止——那大概已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反抗。

    守卫一天一天地计算着日子。他需要在这里待上一整个月才能调换到地面,守护那条美丽的白色石桥。从那怪物关进这里的第一天算起,已经整整二十八天。再过两天,他就能沐浴在阳光下,呼吸湖边带着水气和草木清香的新鲜空气。

    那让他的心情变好了许多。他把头靠在墙壁上,让一阵无法抗拒的困倦把他带入阳光明媚的梦境。

    伊斯抬起头,漠然地看着囚室正中央,一个女人的身影正渐渐成形。

    “伊斯。”那声音像是从虚空中传来,“好久不见。”

    一身红衣的女法师在黑暗中出现,卷曲的黑发披在肩头,翡翠绿的眼睛如伊斯记忆中一样,脸色却异常苍白。

    “莉迪亚。”他冷冷地回应。

    “真冷淡,我以为你会很高兴见到我的。”莉迪亚歪着头向他伸出双手,“难道你没有说过‘最喜欢莉迪亚’吗?我是来救你的呀。”

    “所以在森林里用火球和闪电攻击我的是你。”破碎的记忆里那飘忽的红色影子是真实的,他记得她突然出现在林间,四周缤纷的色彩仿佛一瞬间褪成毫无生机的黑与白,只有法师的红裙和嘴唇艳丽得触目惊心。

    那是血一般的鲜红色。

    “应该感谢你的朋友,”莉迪亚微笑着缓缓走近,“如果不是他带着那枚尼亚送给你的银币,我真的猜不到艾伦·卡沃会带你回这里。”

    不知从何而来的幻影再一次在他脑海中闪现。他看见劳根,那矮人失去生命的双眼里还带着不甘,满身鲜血的艾伦在一片废墟中艰难地撑起身,尼亚声嘶力竭的叫声仿佛穿越了时空在他的耳边回响:

    “莉迪亚!——”

    莉迪亚站在燃烧的黑色火焰中,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沉沉的绿色的双眼里透着无边无际的绝望与狂喜。

    伊斯把手背用力抵在额头上,耳边嗡嗡作响,头像是被劳根的斧头砍成两半一样剧烈地疼痛着,有一种令人焦躁的晕眩。

    “你变成了死灵法师。”他总算明白艾伦和斯科特为什么从不愿提起这个。

    “不,我依然是个法师,只不过学会了死灵法术。”女法师毫不在意地说。

    她蹲下来,双手盖在伊斯右手手腕的黑色圆环上,并非实质的身影一阵晃动,双层的圆环转动起来,然后发出一声轻响。

    伊斯厌恶地挥手,把那失去力量松脱开来的圆环甩到囚室的另一边,清脆的撞击声在小小的房间里回响。

    但他依旧坐在那里,带着冷漠与猜疑,盯着那个人类法师的幻影。

    “你还在等什么?这里已经没有可以束缚你的力量,施加在这个囚室上的法术对真正的你来说根本不堪一击。”莉迪亚伸出手,抚过他脸颊上白色的鳞片,“你自由了。”

    “而你又能从我的自由里得到什么?”伊斯低哑的声音再也没有那个人类少年的清朗。

    狡黠的笑意从女法师翠绿的双眼里滑过,“我的自由,所以,瞧,你并不欠我什么。还是说……”她向后仰,好奇地打量着伊斯,“你还不知道你是谁?”

    伊斯只能用沉默回答。

    莉迪亚放声大笑,丝毫不担心她的声音会惊醒那些沉睡中的守卫。

    “艾伦·卡沃,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正直又可靠的好男人,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了不动声色地对着自己的同伴撒谎。他骗了我们所有人。”她的双眼在记忆中黯淡下来,“我知道他来看过你,最后的机会,他告诉你的却依旧是谎言。”

    她提起长裙,在伊斯的面前坐了下来。

    “那么让我来告诉你那些你早该知道的事实。是艾伦在你母亲的尸体旁发现了你,你却以你本不该有的形态诞生——一个人类的婴儿。我们没有办法对一个婴儿下手,即使它被认定是邪恶的。我们只能把你留在克利瑟斯,一个远离人烟的地方,让斯科特看着你长大。如果有一天你变回了原本的模样,斯科特会杀了你——”

    利爪带着呼啸的风声急速地划开幻影,“撒谎!!”伊斯嘶嘶地低吼,血液迅猛地冲进大脑,浑身却冷得仿佛失去了知觉。

    被扰乱的人影很快便恢复了原状,莉迪亚依然在那里,同情地看着他:“你没有为你母亲的死露出一点表情,你也没有打断我追问你到底是谁,你甚至似乎不介意艾伦……和我们所有人对你的欺骗,却无法接受这显而易见的事实?”

    “闭嘴!!”伊斯颤抖着咆哮,狂乱地撕开面前的空气,无法言喻的恐惧与绝望沿着每一根神经升起,寒冷刺骨的水面一点点上升,顷刻间就能将他淹没。

    “他是水神的圣骑士,就像那些囚禁你,毫不在意地伤害你的人一样。”法师缺乏温度的声音不受干扰地继续,“他们立下誓言以生命对抗所有邪恶与黑暗。换了其他人或许会至少尝试控制你,但他不会。他知道你的弱点,他握有强大的武器,只要面对他时你有丝毫的迟疑——哦,毫无疑问你会的,他能轻而易举地杀了你,如果他觉得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做到……你以为克里瑟斯堡塔楼上的传送阵是用来干什么的?就在他曾经关了你一个下午的地方。他随时可以召唤我们,而我们能杀了你母亲……是的,我们杀了它,以正义之名,”她的嘴唇扭曲着,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也能杀了你。哪怕你是存在于这世上最古老也最强大的生物,最令人恐惧与憎恨的邪恶——一条龙。”

    伊斯停下了他徒劳的攻击,怔怔地看着她。

    “是的,你是一条龙,没有半点人类的血脉。你曾拥有的形体不过是自我保护的本能创造出的幻影,甚至还不如你面前的我真实。”莉迪亚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你得明白,斯科特不可能真的把一个有着尖牙利爪的怪物当成弟弟对待——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他一直知道,这才是真实的你。这就是人类,伊斯,他们犯下错远比任何一种生物都要多,却自欺欺人地认为他们有权判决比他们更古老而强大的生物的善恶。”

    伊斯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被欺骗与背叛的愤怒却在冰冷的水面下绝望地沸腾。

    “就做你自己吧,伊斯,”法师纤细苍白的手指缠上他的利爪,“那会轻松得多。你的种族远胜于人类,你拥有我们无法企及的力量和智慧,你的生命会比精灵更长久,你不该屈服于那些以神之名而行的审判与杀戮……”

    她的声音忽远忽近,捉摸不定,却有一种难以抗拒的蛊惑,一点点渗入他一片空白的灵魂。更加遥远,却又更加清晰的,他曾听过的低语自灵魂深处响起,苍老、冷漠,神圣而威严。那传自巨人与精灵诞生之前的古老语言,带着远古充盈在每点微尘中的魔力,历经数十万年的岁月传承在他的血液中,他天生就该懂得。

    他感觉到那根细而坚韧的长线,挣断它时依然因痛苦而怒吼。

    但他终得自由。

    他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看见他自己。那是他原本的模样,被所有拥有智慧的生物带着恐惧与敬畏一再描绘。银白双角锋利如剑,覆盖全身的鳞片仿佛星光铸就,巨大而优雅的身躯上,迎风展开的双翼能遮蔽整个天空。

    蛰伏已久的力量终于挣脱了所有的束缚,用尽全力伸展着,欢欣鼓舞。

    它的灵魂宛如新生,它的世界如此宏大无边,深邃无极,而它有近乎无限的时间探索一切秘密。它环顾四周,数十万年的历史和智慧如宝石般铺洒在无垠的旷野上,它的目光却仍落在微小如尘埃的一隅:

    一个金发蓝眼的小男孩犹自固守在他荒寂的城堡,徒劳地试图挽留他最后的珍宝——人类手心的温暖;在雪地上留下的第一串脚印,踩在另一串更大的脚印上;清晨醒来时闻到的小点心的香味;喋喋不休的欢快的语调……然而每一个瞬间它们破碎消散,不可复得。

    它漠然旁观,带着残忍的快意和撕裂般的痛楚,看着那些鲜活的记忆褪色成无尽的灰白,曾经的温暖和爱意仿佛无根的草木般枯萎死去,到最后,在那个小小的角落,那沙上的城堡坍塌殆尽,空余一片死灰。

    那是人类伊斯康提亚·艾伦·克利瑟斯的消亡之日,他尸骨无存,世上亦无处可安放他的墓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