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懂放弃的人类(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很久之后人们才敢小声提起那场发生在柯林斯圣地,斯塔内斯特尔湖面上水神神殿的灾难。

    他们说神殿的地底传来轰然巨响,仿佛诸神的怒吼。雪白的石柱在强烈的震动中摇晃着,倾塌在信徒们的身上,鲜血沿着破裂的石板流进斯塔内斯特尔神圣的湖水,浪涛冲天而起,巨大的白色影子冲出水面,展翅飞向天空。

    他们说那是水神的化身。它摧毁了自己的神殿,将沉重的石块砸在那些罪孽深重的人的头上,无法形容的恐惧让人们拜伏在地,甚至无力奔逃。即便是牧师和圣骑士们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怒火,他们仓皇四顾,不知道那素来温柔的女神到底因何而震怒。

    然而有人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毋庸置疑,那是一条冰棘龙。”山克斯·布劳德说。他依然仪容整齐,礼节完美,只是眼角的皱纹里有无法掩饰的疲惫。神殿的损毁事实上并不严重,只有西侧的地下进了水,地上部分一角有几根石柱断裂坍塌,五个人受伤,其中最严重的是那个囚室的守卫,他断了腿和几根肋骨,头部也受到重击,但在牧师的治疗下已经没有生命的危险。

    谣言是比事实更沉重的压力。龙这种生物已经在大陆上销声匿迹了一百多年,神殿的地下关了一条危险的冰龙,远不如“水神的愤怒”更易令人相信。对牧师和圣骑士们的忠诚和品德的质疑如风一般传开。肖恩·佛雷切和圣者费利西蒂都已经从斯顿布奇出发赶来柯林斯,在他们到来之前,布劳德至少得把事情给弄清楚。

    “而你,你千方百计地让我们相信那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被不知道什么法师扭曲了形体。你是指望我们相信一个法师有能力把一个人类变成一条龙?!我们对法师们的伎俩并非一无所知,艾伦·卡沃,那是不可能的!”拜厄的眼底布满了血丝,从朱尔斯死去的那一天开始,他的理智在每一个无法安眠的夜晚一点点被复仇的火焰燃烧殆尽。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在从龙翼之峰下的地底暗河回来时,在森林的边缘捡到他,那时候他只是一个看不出任何异样的人类婴儿。”艾伦筋疲力尽地靠在椅背上,“也许那只是个幻影?”

    “那个幻影飞向北方,落在克利瑟斯,毁掉了大半个城堡。有几十个死里逃生的人会告诉你那个‘幻影’到底有多么真实,却没人能证明曾经有什么法师出现过!”拜厄的手用力地捶在桌子上,“艾伦·卡沃,你在愚弄我们!”

    “我怎么敢?”艾伦开始失去耐心,他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你们不是应该有各种神赐的力量来分辨我是不是在说谎?”

    “我们不会如此对待朋友。”布劳德努力控制着局面,“各位,冷静下来,这种无谓的争执毫无益处。”

    “同意。”伊卡伯德平静地说,他似乎丝毫不受任何情绪的影响,“我们需要尽快找到那条龙,它应该还隐藏在卡尔纳克山脉中,现在已经是秋天,冬雪降临之后,我们将很难再找到它的踪迹。”

    “……那张地图。”记忆中的片段闪现在拜厄的眼前,“克利瑟斯城堡的那个小子,手里有一张地图,上面标记了大陆上每一条龙的位置,其中一条就在艾斯特洛峰顶。”

    艾伦的心抽紧了一下,他就知道那张地图会惹出乱子,但那是斯科特的父母留下的遗物,他没办法干脆地毁了它。

    “你相信那张地图?”他语气中的嘲讽不多不少,“你见过那张地图,拜厄,别告诉我你看不出那是伪造的,它的历史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年。”

    “我打赌那条龙不知道,”拜厄黑色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它会在那儿。我们该问问那个小子是从哪里弄来的那张地图,如果他是从克利瑟斯堡找到的,也许斯科特一早就知道那条龙……”

    “斯科特知道的跟我知道的一样多。”艾伦严厉地打断了他,“他跟你一样是个圣骑士,在你质疑他的诚实之前想想这个,他侍奉的神祗对他也不曾表示过任何不满!”

    “你是说,在他失踪之前?”拜厄眼中有汹涌的恶意。

    “拜厄·扬!”布劳德站了起来。

    失控的骑士紧紧地闭上嘴,猛然转身,僵硬地走了出去。

    “如果我是你,我会牢牢地盯着他。”艾伦冷冷地说。

    布劳德疲惫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几年前战乱平息之后柯林斯神殿就没剩下几个真正的圣骑士——他们大多数都留在了斯顿布奇新建的水神神殿里。那些年轻的见习骑士们基本指望不上,在佛雷切回来之前,他只能祈祷那个被仇恨吞噬的男人不会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

    埃德·辛格尔在沁凉的秋风里打了个喷嚏。

    他感冒了,拜伊斯所赐。

    那天傍晚他正难得地待在书房里,努力寻找着是否有什么传说与伊斯现在的情形相似。他找到了几个小故事,法师们显然有一种变形术,可以把人变成各种动物,那也是艾伦·德利安一直坚持的说法,但他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

    他就是在那时听到了城堡外巨大的撞击声,一声饱含怒意的吼声震耳欲聋,让他一时间胸口一窒,差点跌倒在地。然后地面开始晃动,陈旧却结实的木质书架发出吱吱咯咯的声响,厚重的藏书一本接一本掉下来砸在他的头上。

    他抱着头冲出书房,被一种巨大的恐惧所击中,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挣扎着爬起来,冲下楼梯,在二楼的走廊上找到了相互扶持着的父母。许多人甚至根本失去了逃跑的勇气,只是缩在原地惊恐万分地尖叫哭泣。

    他可以感觉到父母就像他一样满怀恐惧,浑身颤抖,但母亲竭力保持着冷静,拉着他和她的女佣快步走下通向后院的楼梯。而父亲大声喝斥着那些缩成一团的男人,让他们站起来保护着女人和受伤人尽快离开城堡——尽管他的牙齿也在格格作响。

    他们就在后院里震惊地仰望那只盘踞在城堡之上的巨兽——一条龙,浑身雪白的鳞片被夕阳染成金红,双翼下的阴影几乎能覆盖整个城堡,长长的尾巴上倒生着坚硬的棘刺。那令人望而生畏的怪物怒吼着,用利爪,用头,用强而有力的尾巴,甚至用整个身躯撞击,古老的石头城堡屈服在它巨大的力量下,叹息着,颤抖着,轰然倒塌。

    在扬起的尘土中,埃德看见了那双巨大的、金黄色的眼睛,怒火在其中冻结成不破的坚冰,却仍有某些他熟悉的东西在其中一闪而逝。

    “伊斯?”他脱口而出,然后高高地举起双手,跳起来放声大叫:“伊斯!!伊斯康提亚!!”

    它听见了。

    冰龙停下了它疯狂的破坏,微微展翅,强壮的四肢踏过一片废墟走近后院,无视那些尖叫着四散逃开的人类,对着埃德的方向,垂下长长的脖子。

    瓦拉发出一声小小的、被压抑的惊呼,紧紧地抓住儿子的手臂想要把他拖开,但他用力挣开了母亲的手,小心翼翼地靠近,近到几乎伸手就能触到冰龙巨大的头颅。

    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他确定那就是他的朋友,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总能认得出来。

    “伊斯,你变成了一条龙欸。”他小声地惊叹着,“这真是……”他原本想说“超棒的!”但情不自禁地瞟了一眼它脚下的那堆碎石,没能说出口。

    毫无预兆地,冰龙从鼻孔里向他喷了一口气。

    仿佛突然被一大盆冰水当头泼下,埃德猛地闭上双眼以躲避那扑面而来的细小冰渣,呛进气管的寒气让他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强烈的气流把他向后推开,他听见冰龙振动双翼时呼啸的风声和身后的人们又一阵惊叫。等他终于能睁开双眼,那巨龙已经高高地飞上天空,他伸手不及之处。

    ——然后他就感冒了。

    而这……全怪那些混蛋圣骑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