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懂放弃的人类(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裹紧身上厚厚的毯子,郁闷地瞪着眼前的石像。那真人大小的雕像是个披着盔甲的贵族骑士,不知道是克利瑟斯家族的哪一代,一直默默地站在后院的玫瑰架旁,虽然不幸被冰龙拍飞的石块砸掉了头,却还是顽强地站在那里。

    瓦拉骨子里绝对有这个家族绝不退缩的固执。她跟丈夫大吵了一架,成功地让里弗同意重建城堡。城堡最上面一两层被毁得差不多,下面两层却还大半都结结实实地待在那儿。

    “我差不多才刚刚勉强把它修好!”里弗忍不住对着儿子抱怨,“现在又得重来一次,你知道这得花多少钱吗!!”

    “我觉得你应该去找柯林斯神殿要求赔偿,他们可不穷。”因为发烧而满脸通红的埃德十分冷静地建议。

    里弗带着沉思的表情走开了。

    昨天他有点得意地称赞了埃德:“神殿同意赔钱,虽然不是很多,总好过没有。”然后他好奇地看着儿子的脸:“你知道他们说那条龙……不,它变成龙之前的那个人,你的朋友,其实不是艾伦·德利安的儿子而是斯科特·克利瑟斯的弟弟吗?就是据说是他私生子的那个。”

    埃德因为吃惊而猛咳了一阵儿。但是想一想,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他听说过那个被所有人当成斯科特的私生子的男孩,他在斯科特离开城堡之后就失踪了。他一直觉得德利安不是普通的木匠,他们或许曾是朋友,而斯科特在离开前把伊斯交给他来照顾。

    里弗因为儿子的反应而满意地点头:“你知道吗,他们差点就想用这个理由不给钱,因为伊斯·克利瑟斯毁掉的是他自己家的城堡。但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承认那是伊斯·克利瑟斯,一个人类,就得承认自己曾经把一个中了魔法的可怜孩子关在又黑又冷的地牢里,逼着他变成了一条龙。如果他们确定那是一条龙,伪装成人类的邪恶的怪物,他们就得赔钱,因为是他们疏于职守,没把它好好关住,而我们,被欺骗又被毁了家园的人,理应得到赔偿。”

    埃德勉强笑了笑作为回应,心却沉了下去。

    如果圣骑士们确信伊斯只是一条龙,他们会杀了他,根本不在意除了不知道是否死在伊斯手上的朱尔斯之外,神殿和城堡的灾难里并没有一个人死掉。

    与其相信那是奇迹,埃德宁可相信伊斯并不真心想伤害任何人。或许改变了形体,或许根本就不是人类,但那个安静、善良,会毫不犹豫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开闪电的金发少年,必然还存在于某处。

    他对此深信不疑。

    “那是伊斯。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们得找到他,我们会带他回家。”娜里亚坚定地说。

    她的眼睛又红又肿,但抱着双臂站在艾伦面前的气势一点也没弱。

    艾伦双手捧着一杯热甘菊茶默默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全身的骨头都在叫嚣着,痛得好像下一刻就会散架,而每一块肌肉比娜里亚昨天心不在焉地扔给他的面包还要又酸又硬。

    他想他是真的老了。

    从伊斯以一条龙的形态飞出神殿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已经没有办法让圣骑士们相信那只是一个不幸被邪恶的法师施了魔法的少年——龙甚至并非诸神的造物,没人能强大到可以变出一条活生生的龙来。

    他只能尽力撇清自己和斯科特跟那条龙的关系。到现在为止,除了因为双胞胎兄弟的死而在怒火中怀疑着一切的拜厄,所有人都相信他们只是被那太过狡猾的生物所欺骗。这让他很不好受,他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那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一条什么也不知道,就其种族的年龄来说还是个幼儿的冰龙身上。但如果不这样,他将没有机会帮助他逃离人们的捕杀。

    他在心里诅咒了凯勒布瑞恩一万次。那个半精灵牧师就像斯科特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半点消息,而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他。

    圣骑士们已经准备向艾斯特洛出发。冰龙的巢穴相当隐秘,但如果伊斯找到了那个地方——如果他知道了他们所作的一切,他或许会愤怒地飞回来,把他撕成碎片,甚至可能把卡尔纳克也夷为平地。

    如果他找不到却一直在那里徘徊……准备充分的水神的骑士们绝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应付的敌人。

    艾伦失去了一条腿,就算能避开已经在山峰下巡逻的圣骑士,也不可能爬得上艾斯特洛,他没有任何办法警告那条强大却毫无生存经验,目前只是靠本能活着的冰龙。

    ——况且很可能他再也不会听他说什么,而是干脆直接地把他拍成一滩泥。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然后自己摇了摇头。他绝对不可能让她去冒险。

    “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自己去找。”娜里亚说,她看得出来父亲的脑子里在转着什么念头,“在那之前,你得告诉我一切!”

    她能肯定艾伦还有一大堆的秘密瞒着她。

    “我既不打算放你出门,也不打算告诉你一切。”艾伦硬邦邦地说,“跟水神的圣骑士们对着干,一堆的你扎起来也没用。”

    娜里亚恼怒地咬着嘴唇,那里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牙印。她知道父亲说得没错。尽管自己曾经是个非常厉害的战士,但他没教过她任何战斗的技巧,显然从来没打算让女儿走上与他相同的道路。她原本也没什么意见,毕竟她对当厨子的兴趣远高于四处冒险,但眼下的情况却让她后悔不已。

    “总会有办法的!”她固执地说,“你们就从来没有弄到过什么厉害的……那个叫什么,魔法物品?神器?”

    艾伦苦笑:“找到过一件,它差点把我们全都弄死。还有这个,”他转动手上的戒指,“可以把我传送到克利瑟斯的塔楼上——但它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并不是只能传送到那儿。”黑暗中有人低声说道。

    娜里亚警惕地转过身,她并没有听到门响。

    “……我还以为你死在哪个没人去过的世界里了。”艾伦没好气地说。

    一个瘦削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裹在身上的白袍更近乎灰色。

    “我还以为你年纪大了脾气会更好一点。”半精灵牧师的声音里有难得的暖意,他微微躬身向娜里亚致意:“艾伦的女儿,很高兴见到你。”

    “你什么时候高兴过了。”艾伦说。娜里亚从来没有听过父亲这样对人说话,但她很高兴看见他像是突然恢复了活力,“我用了几千种办法来找你!”

    凯勒布瑞恩不以为意地拉下兜帽:“我说过我会在必要的时候找到你。”他的头发更长了,却不再是艾伦熟悉的银灰,而是一种极其黯淡的灰白色。那接近死亡的颜色让艾伦生出不祥的预感。

    “你这些年都干什么了?”他问道,“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没什么重要的。”凯勒布瑞恩平静地回答,“没什么比现在该做的更重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