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无畏(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北方的初秋转瞬即逝。当卡斯丹森林落下第一片发黄的叶子,呼吸间便有了风从巨人之脊的雪峰上带来的寒意,从鼻间直侵入心底。

    一场小雨之后,位于希德尼盆地的耐瑟斯神殿,在广场上升起了巨大的篝火。

    那篝火是奇异的,它凭空而起,不需要耗费一点木柴,却始终明亮而灼热,仿佛永远不会熄灭。

    这必然是神明赐予的火焰——所有人都如此相信。

    曾一度封闭的神殿迎来了更汹涌的人潮。里塞克·布林不得不安排人手守护在篝火周围,以免有人被挤进火中。

    但很快,他得到了不同的命令。

    “……把人撤走?”

    他微微一怔,不由自主地抬头去看科帕斯,“可是,那很危险……”

    “他们会学会畏惧……或学会无畏。”

    牧师淡淡地扔给他这样的回答。

    听懂那句话的一瞬,里塞克及时地低头,用足够恭敬的态度掩饰了油然而生的恐惧。

    无论如何,他不能违抗。

    守卫撤走的那一刻人群便兴奋起来,祈祷、尖叫甚至痛哭声比之前更加高亢……和疯狂,它们交织在一起,凶猛地刺进耳膜,突然间,里塞克想起的是亡灵直刺灵魂的尖啸。

    他仓皇后退,差点绊倒在台阶上。

    怀着某种预感,他逃一般返回了大厅。

    大厅里的人要少得多——与真正的,神所赐予的奇迹之火相比,岩石雕琢出的神像都似乎黯然失色。

    预料之中的结果来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神殿外的声浪忽然扬得更高,有人匆匆奔了进来,冲到他身边,近乎茫然的眼神和异常亢奋的语调形成某种强烈而怪异的对比。

    “有人扑进火里了。”那套着满身盔甲,连面目都看不清的骑士这样告诉他,年轻的声音还带着尚未来得及改变的乡音,“然后消失了……就一眨眼……”

    里塞克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知道的。

    他知道那火焰有怎样可怕的温度……转眼之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会化成灰烬,随风而散,留不下半点痕迹。

    就像斯科特所操纵的火焰……可斯科特手中的火,绝不会用来夺走无辜者的生命。

    “你害怕吗?”

    科帕斯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带着近来少有的温和,却让里塞克一瞬间毛骨悚然。

    他迅速用躬身避开了回答,仿佛那问题并不是问他。他身边那年轻的骑士亦摘下头盔,笨拙地行礼,大厅里的信徒伏跪在地,牧师却只是缓步走过。

    “听。”他说,声音极轻,却能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并不害怕。”

    是的,神殿外爆发出的分明是欢呼,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奇迹……仿佛正创造奇迹。

    里塞克知道他该说点什么,但他的喉咙僵硬发紧,挤不出一点声音。

    在他的沉默之中,那年轻的骑士却急切地开口,每一个字都在兴奋中发抖:“我也……我也不会害怕。他没死……他没死,是吗?”

    “生或死,有那么重要吗?”牧师微笑着反问。

    骑士似懂非懂地用力点头,又拼命摇头。

    “他用自己的方式去接近神。”牧师抬头抚过骑士汗湿的短发,“你也会找到你的道路。”

    年轻人满脸通红,激动得几乎忘记呼吸。视线掠过那张还带着稚气的面孔,里塞克不由自主地想起从前的自己。

    他也曾经满怀崇敬地聆听过牧师的教诲,将每一句话都奉为真理,但当他站到了更高的位置,却并没有更接近他所仰望过的光明。

    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渐渐只剩了黑暗?

    “你害怕吗?”

    逃不开的问题响在耳边。

    “……是的。”他回答,不再试图掩饰那必然被发现的恐惧。

    科帕斯低低地笑着。

    “恐惧也一样是好的。”他说,“……别忘了它。”

    如果在看清了真相之后再也找不回信仰带来的狂热,“恐惧”也一样能成为驱使他前行的力量。

    科帕斯离去之后,里塞克仍有好一会儿动弹不得。

    急促的心跳渐渐沉进冰冷的水底,绝望比惊惶更令人疲惫。他抬起头,看见神像棱角分明的面孔,下沉的嘴角严肃又冷漠。

    ——可与这雕像酷似的人眼中,再冷时也是有光的。

    他恍惚想起,那才是……他曾经无所畏惧地想要追随的东西。

    .

    自北而来的风摇落一路秋叶,到达斯顿布奇时仿佛已筋疲力尽。它吹不进那高耸的城墙——凝滞的空气里仍残留着夏末的湿热与沉闷。

    喷泉潺潺的水声从未如此清晰,空旷的街道静寂无人。即便是仍留在这座被诅咒的城市里的人,大多也更愿意关紧了大门,躲在自己的家中,等待着不知何时会降临的灾难……祈祷着自己因为无足轻重而能幸免于难。

    茉伊拉站在城堡最高处的庭院里,茫然远眺。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她总爱来这里,风会掠过洛克堡的石墙,将万泉之城嘈杂而充满活力的声音,隐隐约约带到她耳边。

    并不动听,但能让她安心……那听起来就像这座城市的呼吸。

    可现在,那呼吸已弱不可闻。她将远离这座她曾拼死也不愿放弃的城市……她已经竭尽了全力,却似乎毫无意义。

    她怔怔地站了很久,直到伊妮德,唯一还坚持留在她身边的侍女,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她漠然回头。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能让她感到惊慌……或害怕。

    她看见金发的骑士站在石榴树下,阳光在他发梢和蓝色的双眼中闪烁,有一瞬间,他看起来和许多年前那个笑容明亮的年轻人似乎没什么区别。

    ……可他早已不再是那个与她的丈夫并肩战斗的骑士。

    “你该离开了。”他说。

    流逝的时光在他开口的那一刻回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到什么皱纹,可茉伊拉能清楚地看到枯败的痕迹……就像镜子里的她自己一样。

    “告诉我,斯科特。”她轻声开口,“你到底是什么?”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