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无畏(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妮德僵硬地站在一边,仿佛连灵魂都因恐惧而冻结。

    茉伊拉了解那种恐惧。即使斯科特从未伤害过她,不求回报地给予她许多帮助,在她心底,始终藏着同样的恐惧……她从不曾忘记维萨城那个被血色浸染的夜晚,不曾忘记那个浑身浴血,犹如恶魔般的身影。那时弥漫在空气中的玫瑰馨香和着浓郁的血腥,萦绕在她所有的噩梦里。

    但如今她的心犹如荒漠,再深的恐惧都失去了意义。

    “是人,是鬼……还是神?”她问,语气里甚至带出几分早在那一晚彻底死去的天真。

    她是真的好奇。

    她伸出手,试图碰触斯科特的脸颊。她的手指冰冷,她想他的血肉大概都有着火焰的温度,炙热而无情,会让她一触便化为灰烬。

    斯科特微微皱眉,侧头避开。

    “你该走了。”他说,低下去的声音依旧没有起伏,却恍惚多了一点温柔。

    茉伊拉缓缓收回手,莫名地笑了起来。她曾经因为这一点温柔而迷惑,但现在她终于能明白,那温柔并不是给她的——那温柔是对许多年前充满阳光的记忆的怀念,是对那记忆中尚不曾改变的一点美好的珍惜。

    可谁能永远不变?

    “你真是个自私的人啊,斯科特。”她说。

    “……是的。”他说,“抱歉。”

    .

    落日西下,三重塔浓重的黑影沉沉地压下来,几乎吞噬了整个洛克堡……却并不像从前那样令人感到恐惧和不祥。

    从几个月前开始,这座诡异的高塔似乎渐渐失去了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势。它黑色的塔身依旧似乎能吸收所有的光线,却一天比一天更像一颗高耸入云的巨树,带着某种奇异的生机,而不再是从前那被扭曲的魔法之塔。

    高塔的阴影下,城堡里比前几天多了一些火光和人声——茉伊拉将带着剩下的人于后天离开斯顿布奇。这决定有些突然,却是所有人期待的。

    一片忙乱之中,没有人察觉那个影子一般钻进三重塔的身影……即使有人发现,也不会阻止。

    尼亚轻车熟路地下到塔底,在看见那个意料之外的闯入者时微微一僵,随即轻快地开口:“……好久不见!”

    连蹦带跳地窜下台阶时他已经满脸笑容,带着恰到好处的好奇。

    “你没有把泰丝和诺威带回来吗?”他问,“娜里亚可担心啦。”

    他掌握着许多消息——他并不介意让对方知道。即使对方并不回答,他也毫不在意。

    他走到男人身边,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向他们脚下。那颗被埃德嵌下的宝石已不再是最初的深蓝,倒更像是纯粹的黑,细碎的星光流转其中,却比之前更加璀璨夺目。

    “它变深啦。”尼亚说,“就像之前那颗红宝石一样……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斯科特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不知道吗?”他问。

    尼亚的心突地一跳,不轻不重。

    沉默片刻,他翘起的唇边绽出狡黠的笑容。

    “埃德拥有了这座塔,”他反问,“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不是你阻隔他与三重塔之间的联系的理由。”斯科特平静地直视着他,“是好还是坏……该由埃德自己决定。”

    尼亚嗤地一笑:“如果‘得到’这座塔的是伊斯,你也会这么觉得吗?”

    斯科特没有回答。

    “你这么偏心,埃德知道吗?”

    尼亚乘胜追击,指责得理直气壮,“他那么相信你,你不觉得惭愧吗?”

    “……他也相信你。”

    尼亚闭上了嘴。

    “无论你用了什么方法……解除它。”斯科特说。

    那更像是个命令。尼亚挑了挑眉,怒气勃然而生。

    他压抑得太久,以至于那怒火不受控制地掀翻了他该有的谨慎,带着汹涌的恶意冲口而出:“我或许别有所图,但我可以保证一定能让他们活下去……你呢?”

    “活着……并不是最重要的。”斯科特回答。

    “那当然是最重要的!!”尼亚低声咆哮,“连你都不能放弃的东西,凭什么让他们放弃?!”

    “……我可以放弃。”

    “晚了!”尼亚吼回去,“十几年前你死的时候,就该干干脆脆地死个彻底!……”

    他猛地停了下来,难以相信他真的说出了口,带着连他自己都几乎没有意识到,那么强烈的怨恨。

    “可正如你所说……已经晚了。”斯科特的语气却依旧平静得让他咬牙切齿,“我可以再死一次,但不能死得毫无意义。”

    “为了那点‘意义’,你要拖着你的外甥和弟弟一起陪葬吗?”尼亚冷笑。

    “如果他们足够强大……并不是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如果不够强,就没有活下去的资格吗?”

    “……尼亚,你知道你在强词夺理。”

    “没错,那又怎样?”

    斯科特看着他,眼中淡淡的无奈已经是他由始至终唯一流露出的一点情绪。

    尼亚并不相信他真的割裂了自己的灵魂——残缺的灵魂是脆弱的,他不会不知道。他大概是用某种方法压抑了自己总是过于强烈的情绪,说不定还真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半精灵牧师出的主意……他本该能够理解,他本该好好利用这个……

    可他受够了自己脸上虚假的笑意。

    他实在很想痛痛快快地闹上一场。但当斯科特沉默地拔剑出鞘,他还是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你要杀了我吗?”他喃喃地问。

    “这是最简单的办法。”斯科特淡淡地回答。

    最简单的……办法。

    尼亚怔怔地发了好一会儿呆。他恍惚能听见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他曾经那么珍惜的东西,美好得像是幻觉,遥远得像是他从不曾真正拥有。

    他变回了那个无依无靠,也无牵无挂的孤儿,变回徘徊在地狱里的孤魂,受尽折磨,无处可去。

    这样也好……他再也无所畏惧。

    “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呢,斯科特。”他说,嘴角弯弯,笑得冰冷又恣意,“而我一点……也不想再死一次。”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