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锁链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斯科特的双眼睁开的那一瞬,是金色的,却仿佛是弥漫四周的金色光雾凝聚在了他眼中,并没有从前令人生畏的冷漠和危险,反而更像冬日清晨被阳光染成金色的水面,或海边无人的沙滩。

    但那层金色很快便褪了下去,现出其下蓝色的坚冰。

    埃德一直蹲在他身边,警惕地瞪圆了眼睛,看着这奇异的变化,一时间竟分不清该“警惕”的,到底是哪一个斯科特。

    斯科特坐起身来,下意识地摸了摸头,埃德便立刻尴尬起来。

    “我不是……”

    他开口,又讪讪地闭上——他就是故意的。

    “你看见他的样子了。”斯科特说。

    “嗯……”埃德说,“可那也还是尼亚……”

    斯科特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闭了闭眼,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孔瞬间显出极深的疲惫。

    “哦。”埃德反应过来,“他看起来半魔半龙……他也的确半魔半龙。”

    “他告诉你了?”斯科特问。

    他在试图站起来的时候遇到了阻碍。埃德设下的禁制像个半圆形的笼子一样把他困在其中,在他触及时发出警告般的白光。

    他沉默地看向埃德。埃德摸摸鼻子,解除了所有的魔法。他并不觉得这些东西真的能困住斯科特,就像他不觉得斯科特无法抵御那几拳。第一击或许猝不及防,第二击却未必是真的避不开……尼亚的攻击速度可比他要快得多。

    他只是……得表明态度——这一次,他绝对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告诉我许多事。”他说,然后忐忑又期待地看着斯科特。

    斯科特比从前要迟钝许多,此刻也觉得不配合地问上一句“他告诉了你什么”,就简直像是在欺负小狗。

    他忍住了。

    “……我并不需要知道。”他说。

    埃德的双肩垮了下去——他想要的“交易”似乎还没有开始就失败了。

    “艾伦说你根本没有割裂自己的灵魂……”他说,“所以你这样到底是怎么了?连维罗纳大师的表情都比你多一点!他都已经是个亡灵了……你不是真的想要杀了尼亚吧?”

    “维罗纳?”斯科特问,“大法师塔的维罗纳?”

    埃德振作起来,再一次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斯科特避开了他的视线。

    “我已经告诉了你我能说的一切。”他说。

    “……再多一点点都不行吗?”埃德不肯死心,“或者我来问,你只需要回答你能回答的问题?”

    斯科特沉默不语,他只好继续努力

    “瞧,”他说,“你的确告诉了我有一条死了几千年的龙想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神,你告诉我唯一能彻底阻止它的方式是让它进入这个世界然后击溃它……我愿意相信你,斯科特,可我真的很难拿这个来说服其他人……你知道吗?拉瓦尔大人觉得你是耐瑟斯忠实的信徒,我该做的是阻止你而不是帮助你……”

    “也许你该听他的。”斯科特说。

    埃德顿了顿,看着眼前那张始终过于平静的面孔,在努力压抑的焦躁与彷徨之下,不由自主地冒出点火来。

    “……你认真的吗?”他说。

    “我已经告诉了你我能说的一切。”斯科特重复。他的每一句话都说得极慢,声音却极轻,仿佛连他自己也不能确定般迟疑:“我也已经为此而付出过代价……埃德,我再也付不起了……如果你仍有疑问,你得自己去寻找真相。你愿意相信我,我很高兴,但那或许是错的。我所告诉你的‘唯一的方法’,只是我如此认为。就像我认为尼亚不该阻隔你与这座塔……可我的选择是最好的……或是正确的吗?你得自己去判断……我只能告诉你,我会尽力去做我认为正确的事,就像我曾经告诉伊斯的那样,可我的灵魂像一柄断裂过许多次的剑,勉强拼凑起所有的碎片,一次又一次重铸,到现在还有多少保留着原本的样子,又能保持多久,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他已经许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快,带着似乎再难控制的情绪……然后他突然停了下来,眼中一片空白。

    “……斯科特?”埃德叫着,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伸手探向腰包。

    他做好了准备面对最糟的情况。他带了足够的材料。就算打不过他至少应该能逃掉……

    某种微弱的光芒从斯科特眼中闪过,快得难以捕捉。他看向埃德,原本仿佛将掀起巨浪的双眼,再次如冰封的湖面。

    “我已经告诉了你我能说的一切。”他说。

    “……你记得你刚才说了什么吗?”埃德松了口气,试探着开口。

    “记得。”斯科特垂下双眼,“埃德……你不该来找我。”

    埃德再一次浑身紧绷。但在这一句之后,斯科特也并没有面无表情地向他挥剑。

    “你这样……”埃德喃喃,“真的挺吓人的。”

    就这么一小会儿,他后背都被冷汗湿透了。

    “带着锁链,”斯科特回答,“总比失去控制要好。”

    埃德沉默下去,发了好一会儿呆。

    他不是不沮丧的。他逼着伊斯告诉他斯科特在哪儿,几乎让伊斯翻了脸才找到这里来……可他没有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你得靠你自己,埃德。”斯科特低声说,“我知道那很难……”

    “……只是‘我自己’吗?”埃德问。

    斯科特没有回答。他看着埃德,仿佛冰冻的双眼里也透出一丝悲哀与愧疚。

    “……好吧。”埃德说,“我明白了。”

    他终于站了起来,却因为蹲得太久而两腿发麻,差点又摔下去。

    斯科特伸手扶了他一把。

    终于能站稳时他看着斯科特默默地收回手,有一瞬间无比仓皇地想要抓过去。

    他小时候其实很胆小——虽然现在也没有很大。学会走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仍然总得抓住点什么才能走得稳。就算长大了似乎也没有什么长进……他愿意竭尽全力,他愿意承担责任,可他几乎习惯性地总想找点依靠,就像在异界之环中走过无数个世界时,花了那么长的时间,他才学会放开永恒之杖。

    但他到底还是学会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