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远方之镜(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离开洛克堡之前,埃德特意去向茉伊拉道谢,感谢她在一片混乱之中还记得找人为他画下那幅星图。茉伊拉坐在窗边向他微笑,但连阳光也无法让她苍白的面孔多一点颜色和温度。

    埃德欲言又止,茉伊拉却看穿了他的忧虑。

    “不用担心。”她告诉他,“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这样对话从前也似乎有过……埃德沉默了好一会儿,深深地躬下身去。他在她平静到近乎空洞的双眼里看见疲惫与迷茫,却也看见那迷茫之下的坚韧。

    她不是顶天立地的大树,却也绝不是攀附而生的藤蔓。即使此刻落尽了枯叶,只剩嶙峋的枝干,也仍有根系深扎在泥土之中。

    .

    洛克堡下,曾经喧闹的万泉之城一片寂静,唯余水声潺潺。埃德在斯托克喷泉广场的台阶上坐了好一会儿,直到意识到那寥寥可数的、匆匆从此处经过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地向他投来近乎惊恐的眼神,才想起这也是那位黎明女神的祭司说出那个充满不祥的预言的地方。

    他默默地站了起来,知道自己该尽快返回尼奥,却又不知为何仍徘徊不去。

    他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水神神殿的门前。大门洞开,但无人守卫,空旷的大厅里有两个信徒盘腿坐在地上,石雕般一动不动。一个年轻的牧师在他望着尼娥的石像发呆时从后面走了进来,却像是并不认识他,只看他一眼便自顾自地离开。

    还有人在这里——这一点认知莫名地让埃德有点安心。他沿着长长的走廊走进后院,也依然无人阻拦。初秋的庭院并不显萧瑟,却分明有了久久无人打理的杂乱。细细的藤蔓疯长过白石砌成的小路,腐烂发黑的落叶散落在花坛边。埃德茫无目的地走着,抬头时微微一怔。

    他走到了布鲁克·修安的书房外。

    他已经许久不曾想起那位有一双奇异的蓝紫色眼睛的老牧师。他曾经为他的死而满怀愤怒与愧疚,以为那是肖恩·弗雷切所犯下的罪行,但既然被伊斯召唤而来的费利西蒂也不曾提起半句,那位老牧师大概就真的只是死于年老体衰……现在想来,这甚至能算是一种幸运。

    他不该再打扰逝者的安宁。但走出两步又退了回来,伸手推门。

    门关着……但不是从外面锁上的。

    埃德瞪着那扇紧闭的门,几乎有点毛骨悚然。他左右看了一眼,怀疑在茂盛的草木之后,并不是没有人盯着自己,却还是轻敲门缝,听着门后的木栓发出一声轻响,然后推门而入。

    这里的一切都还保持着原样。有一瞬间,埃德几乎以为能看到那满头白发的牧师坐在桌后,向他抬起头来。

    他眨了眨眼,移开视线。被封闭的房间里隐约有些发霉的味道,在潮湿的南方,这是无法避免的,但在霉味之外,似乎还有另一种说不出是味道还是感觉的东西,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里。

    那是他刚刚才接触过的东西……那是尼亚·梅耶变形的躯体上散发出,仿佛硝制过的皮革般的异味。

    尼亚来过这里吗?……他来这里干什么?

    怀着这样的疑问,他仔细打量整个房间。布鲁克的书房不大,是他平常用来接待私人的访客的地方。几排书架上多半是他自己喜爱的各种植物相关的书,墙壁上挂的是镶嵌在画框里的植物标本……

    埃德走到了桌前。桌上那本暗绿封面的书被精心包上了铜制的书角,已经有些脱落的金箔嵌出埃德从未听过的书名——《远方之镜》。

    听起来不像是法术相关的书,倒像是某种笔记或历史……

    埃德绕到桌子的另一边。他还记得布鲁克的死亡如何被描述——他就坐在这里,安静地垂着头,一只手还放在面前被合起的书上,像是在整晚的阅读之后太过疲惫,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却再也无法醒来。

    埃德迟疑片刻,缓缓地坐了下来,划破指尖,伸手按在面前的书上。

    这冲动且无礼,简直是对死者的亵渎,而且极其危险……但这一刻,他控制不住地想要知道答案。

    念出口的咒语生涩而怪异,指尖沁出的血未及滴落便散成一团血雾,消失在空气里,也渗入手指下厚重的书封。房间里掠过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风,阴冷而粘稠。

    埃德抬起头,恍惚听到某种极有规律的声音。在他眼中,房间里的一切犹如被浸在了水里,扭曲着,摇晃着,有些地方亮得刺眼,有些地方却像是笼着深深的阴影。

    他看见被他随手关上的门再一次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一步步走近,半旧的白袍泛出腐烂般的灰黄,冷漠的面孔却异常清晰。

    他听见自己开口说了什么……或者那并不是他。他极力分辨,可听不清任何一个字。而站在他桌前的男人忽地伸出手,按向他的脸。

    他骤然挣脱出来,努力向后仰,一身冷汗地跌坐在椅子上。而在他面前,伊卡伯德·贝利亚脸色阴沉,那双从来分辨不出情绪的眼睛冷冷地瞪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

    “了不起。”他说,“虽然不知道你从何处学来……但到底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水神的神殿里使用死灵法术?”

    埃德没有开口。他的心脏还在咚咚地跳着,又快又重,跳得几乎全身都在随之震动。他不得不垂下双眼,用一脸慌乱和愧疚来掩饰他的惊疑——他分不清他刚刚看到的,到底是过去还是现在。

    这的确是死灵法术……能让他看到逝者在死去前的最后一刻所看到的东西。所以,在布鲁克临死之前……伊卡伯德来过吗?

    他所看到和听到的都太过模糊,恍如梦境。可他现在也来不及仔细回想。中年牧师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凌厉,而他无从分辨那是因为隐藏的秘密被发现,还是因为他的胆大妄为而愤怒。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开口问道。

    “你有试图隐藏自己的行踪吗?”伊卡伯德反问,“何况,就算这里一个人也没留,也从来不是可以容人擅闯之地。”

    他转过身去,没有再给埃德说话的机会。

    “跟我来。”他说,“肖恩要见你。”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