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远方之镜(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门开时闷热的空气直扑而来,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从房间里逃离。埃德原本就迟疑的脚步在半空停了一停,才缓缓踏出,走进肖恩门窗紧闭的会客室。

    才九月的天气,斯顿布奇热意未消,房间里却如凛冬般连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昏暗的光线里,埃德花了一点时间才看清坐在木桌后的老人,一瞬间毛骨悚然,竟不由自主地想要后退。

    数月未见的圣骑士团长眼窝深陷,脸颊也瘦得凹了进去,苍白而松弛的皮肤铺出一层层深深浅浅的皱纹,原本丰盛的白发稀稀落落地贴在头皮上,如果不是那双蓝眼睛依旧锐利得惊人,他看起来简直比维罗纳大师更像个死人。

    “你……”

    埃德差点脱口问出“你病了吗?”,又及时吞了回去。无论是生病还是受伤,伊卡伯德的治疗能力都不会比他差。

    “发生了什么事?”他改口问道。

    肖恩没有回答。他的手指翻弄着一块小小的,碎石片一般的东西,在厚重的木桌上发出一声声轻响。

    然后他抬手把那玩意儿扔向埃德。

    埃德伸手接住,指尖莫名地一冷,仿佛他的肉体更直接地感受到了某种不祥。

    “我听说你跟某位死灵法师关系不错。”肖恩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没有什么改变,“你认识那个符号吗?”

    埃德心中一紧,却没顾得上考虑肖恩如何得知他与奥伊兰的关系。手里那白生生的一片是不规则的圆形,比石头轻,比木头重……

    “这是……龙骨?”他问,“你从哪儿弄来的?”

    让他头皮发麻的不是它是什么……而是,它是新的——新到几乎能闻到血腥的气息。

    “不是。”肖恩语气平平,“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那是我的头骨。”

    埃德一怔,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炸得他眼前发黑,手一抖,差点就把那块骨头扔了出去。

    他咬住嘴唇,忍下了那声“你疯了吗?!”的怒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肖恩·弗雷切或许的确是个疯子……但不会莫名其妙地疯到这种地步。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把那片骨头翻过去,更光滑的那一面上,的确有个小小的符号,像是被火烧灼出来,又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而出,线条并不平滑,黑色中透出一种怪异的暗绿。

    “这是……死灵法术。”他低声开口,明白过来,“……是莉迪亚留下的吗?”

    他突然对自己刚刚在布鲁克的书房里所做的事生出强烈的厌恶。伊卡伯德骂得一点也没错……他怎么敢在这里使用死灵法术——他怎么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因为一时的怀疑和冲动就使用死灵法术?!

    “有什么用?”肖恩淡淡地问。

    “……能让你所有的.欲.望.都变得更加强烈。”埃德低声回答,“强烈到你渐渐无法控制……可那毕竟都是你自己想要的,所以通常很难被发现……它其实……没有必要刻在骨头上啊……”

    但那的确是莉迪亚·贝尔能做得出的事。即便不是为了更强的效果,而仅仅是某种嘲弄……她做得出这种事。那时将肖恩从她手中救出的斯科特,第一时间想到的则只会是治愈肖恩身上所有可怕的伤口,绝对想不到扒开他的头皮看看骨头上是不是刻了什么见鬼的符号。

    埃德恶心得想吐。他的手控制不住地发着抖,最终匆匆走过去,把那块骨头扔一般放在了桌面上。

    “对不起……”他喃喃。

    肖恩皱眉:“为什么道歉?”

    埃德哑口无言。这的确不关他的事,毕竟,如果连斯科特和费利西蒂都没有发现,原本就不怎么了解肖恩的他,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更是情有可原。

    “我应该……相信你的。”他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

    肖恩沉默了很久。

    “学会怀疑也没什么不好。”他说,然后急于摆脱什么似的挥了挥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

    埃德欲言又止,慢吞吞地转身。他觉得他们其实还有很多可谈……可如果肖恩这会儿不想继续面对他,他也没脸留下来。

    “……我找回了永恒之杖。”

    走出门口之前他突然回头说道——之前他甚至担心过他们是否已经得知了此事而想要收回那根手杖。

    “那就别再弄丢它。”肖恩将那块骨头握进了手心,一句也没有多问。

    .

    失魂落魄地跟着伊卡伯德走了好一会儿,埃德才意识到他还有别的问题。

    他盯着中年牧师半秃的头顶,还没想好要如何开口,伊卡伯德已经停了下来。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问出来。”他说,“我的头皮不会告诉你答案。”

    “……你不认识那个符号吗?”埃德问,“你显然并非不了解死灵法术。”

    “了解,但不认识。”伊卡伯德言简意赅。

    埃德没有再等他解释更多——他从来就没有等到过。

    “……修安大人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你。”他逼着自己直视那双他永远看不透的眼睛,希望他的坚持能打破点什么。

    “是吗?”伊卡伯德回答。

    埃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那总是伴随着无力而升起的暴躁。

    “我看到了。”他说,“我的确不该这样使用死灵法术,可我看到了……是你杀了修安大人吗?为什么?”

    这一次,伊卡伯德没有再将最简单的回答硬邦邦地扔到他脸上。

    他看着埃德,眼神说不出是讽刺、轻蔑还是同情。

    “你为什么会进入那个房间?”他问,“因为你一早就有所怀疑吗?”

    “……因为门没锁……”埃德下意识地回答,“因为我感觉到……”

    他在门外就已经感觉到那微弱的,仿佛来自地狱的气息。

    “可那门是锁上的。”伊卡伯德说,“在布鲁克死后就一直锁着,用一个刻着神符的铜制吊锁——那是我亲手锁上的。”

    埃德愕然看着他。

    “回答你的问题:不,我没有杀他,但我的确看着他死去。而你,埃德·辛格尔……你最好还是先想想,是谁,为了什么,让你用这种方式,看到你所看到的一切。”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