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远方之镜(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那必然是个很了解埃德的人。了解他的愧疚与疑问,也了解他的本性。他有强烈的好奇心,行事也有自己的准则,只要他认为是正确的,他看起来似乎并不会恪守什么规则……可在内心深处,他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普通人,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世俗的规范与礼节,对他而言几近本能。比如,一扇上了锁的门,如果他没有确凿的证据,绝不会轻易破门而入,可如果没有锁……推开看一眼便似乎也没什么。

    那个“谁”……呼之欲出。

    但伊卡伯德同样了解埃德。一旦意识到自己的确犯了错,埃德总是很容易退缩。他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反省与自责,而放过原本的问题。

    可这一次,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埃德坚定地开口:“无论如何,我看到了——他人的目的,未必就是我最终得到的结果。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真相,而不是用这些意有所指的话让我更加混乱,那结果或许反而是我们都更愿意接受的……那样不好吗?”

    最后的反问,音调弱弱地低下去,似乎有点泄了气,又莫名地显出几分委屈和无奈。

    伊卡伯德却不自觉地愣了愣。他习惯如此,当一切都摆在眼前,看不清真相当然是对方太过愚蠢,他愿意开口提醒一句已经是仁至义尽,“解释”这么麻烦的事,他从来不屑为之……即使那会让事情更简单一些。

    可为什么不呢?这个世界上的人多半都是愚蠢的,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至少一直在努力背起本不该由他来承担的责任。

    他默默地转身,埃德便也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似乎已经放弃了从他这里得到答案,有些沮丧,却也并无怨恨。

    他知道埃德并不喜欢他……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也并没有真的怀疑他。

    当他把埃德带回布鲁克的书房,喜出望外的年轻人眼神明亮。

    “……那本书。”伊卡伯德向着书桌抬了抬下巴,“看看它。”

    埃德顺从地绕到书桌的另一边,并没有立刻开始翻阅。他的视线扫过那显然时常被摩挲的封面,连书角上细小的花纹都得仔仔细细。

    “这本书……”他迟疑地开口,“没有作者?”

    伊卡伯德的嘴角快而微弱地向上翘了翘,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就又沉了下去。一年多之前,在柯林斯神殿,他用一次又一次的冷嘲热讽教过这个年轻人,看一本书,要从封面的每一个细节开始看起,尤其是那些珍贵的手抄书籍,封面上的图案,书名的设计,署名的方式,其实都有自己的意义……而他并没有忘记。

    “这是圣者大人所写的书。”他说,“但她并不希望它因为她的名声而广为流传。带走它吧……布鲁克或许也希望如此。”

    那个并不聪明的老牧师,一直比他更相信这些莽莽撞撞的年轻人,会有更多的可能。

    他并不是不能直接给埃德答案,但是,或许是生平第一次,连他也不能确认,那答案到底是否正确。

    .

    回到尼奥城时,迎接埃德的只有几个闲得无聊的仆人,在他突然出现的那一刻,正热火朝天地交流着同样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大法师塔的各种传闻。

    独角兽号的修理尚未完成,伯特伦那一群人都不在家,连娜里亚和伊斯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也没人敢问他们。但既然他们是一起离开的,埃德便也不怎么担心。如果有什么危险……伊斯绝对不会带上娜里亚。

    他也没有心情去听什么传闻。大法师塔用幻象遮蔽了被烤了个半焦般的惨状,依然禁止出入,现在那些毫无根据的传闻,也实在没什么意义。

    在等候晚餐的时候,他已经迫不及待地翻开了那本《远方之镜》。以他所知,费利西蒂署名的书只有一本,那是一本关于水神尼娥的故事集——《尼娥之泪》,在信徒之中极受欢迎……在非信徒之中也同样极受欢迎。费利西蒂文笔生动,画面感极强,除开信仰的问题,纯粹当成故事书来看,也是相当精彩的。

    而《远方之镜》,看起来也同样是本故事集。但如果不是伊卡伯德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他绝对看不出这是费利西蒂所写。

    他看过《尼娥之泪》,也看过在柯林斯神殿里找到的那本日记。费利西蒂性格活泼,到老也没什么变化,文笔也因此而跳脱有趣,这本《远方之镜》却写得十分朴素,只能勉强算得上流畅而已。

    ——也许,事实上它是拉贝雅写的?

    虽然文笔平直到枯燥的地步,埃德还是认真地看了下去,越来越入迷——叙述或许太平,故事却实在很吸引人。

    整本书假托一位四处流浪的吟游诗人,为了收集歌唱的材料,随手记下了一路上听到的各种各样的故事,从诸神的传说,遥远的历史,皇室的逸闻,到乡间的鬼魂,地狱里的恶魔……信仰与战争,爱情与冒险,五花八门,无所不包。每一个故事都极其简短,似乎唯恐多加了一分修辞,一点感想,却越看越觉得别有意味。

    故事太多也太杂,埃德一时根本看不出目的何在。光线暗下去的时候他随手点燃光焰,冷掉的晚餐也被扔在了一边。当一只手伸到他鼻子底下,严严实实地盖在了书上,他才晕乎乎地抬头。

    伊斯提起书扫了一眼,若有所思。

    “瞧,不是亡灵书!”埃德赶紧把书夺回来,“我不会成天盯着那本书的!我真的没有兴趣变成死灵法师!”

    “我……知道这本书。”伊斯说,“费利西蒂写的?”

    埃德瞪大了眼睛:“伊卡伯德说这本书根本没怎么流传……它应该并不出名吧?”

    “……一百多年前,费利西蒂帮助黑岩矮人从‘他们’的地盘上赶走了我的母亲。”伊斯说,“但她也阻止了那些矮人伤害它。我的母亲不想欠一个‘圣者’任何人情,答应帮她做一件事……”

    那时,尚有着少女般容貌的白发圣者微笑着开口:

    “那么……给我讲个故事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