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贪心的傻瓜(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黑发的女孩儿就等在一片狼藉的庭院里——冰龙提着埃德慌慌张张地离开时弄断的树枝落了满地。她看着他们在朦胧的曙光中归来,看着冰龙在半空变回人类,拎着埃德跳到几乎无处落脚的地面上,看着伊斯心虚地避开她的视线,看着埃德傻乎乎喜不自胜的脸……

    “……你告诉他了。”她瞪着伊斯,语气平平,可谁都听得出那快要爆发的怒气。

    “你自己说过,一条龙绝对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她说,“这句话……因为是对我的承诺,或者因为不那么重要,就可以不算数了吗?!”

    她骤然提高的声音少有的尖利。埃德吓了一跳,唇边控制不住的笑意冻结成尴尬的弧度。他想过娜里亚会很生气……她有足够的理由生气。没有哪个女孩儿会喜欢自己的秘密被用这种方式泄露出来……可对一条骄傲的龙而言,这句话也说得……太过尖锐。

    清晨的寂静之中,他能清楚地听到伊斯在一瞬间的僵硬之后忽然加重的呼吸,心中一紧,立刻侧身站在了两人之间。

    伊斯的视线落在他身上,金色的流光在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里一闪而过,亮得吓人。埃德硬着头皮做好了准备,准备面对一条被激怒的冰龙。但伊斯紧绷的双肩很快便垮了下去。他垂下头,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的脚尖。而当娜里亚用力推开埃德,第一眼看见的却是金发的年轻人发红的眼圈。

    她愣住了。心头在羞恼和愤怒中冒出的火焰在伊斯眼中泛起的水光里瞬间偃旗息鼓——从他十岁那年被艾伦带到她面前,她几乎就没见他哭过。

    “……不算数……就不算数了吧。”面对这样的伊斯,她只能丢盔弃甲,一颗心哀叹着,一塌糊涂地软下去,“我还说过‘我们之间没有秘密’呢……但是!”

    她挺直脊背,努力保持身为“姐姐”的威严:“你们这样一声不响地半夜跑掉,不知道会让大家担心吗?!你……”

    她伸手戳了戳伊斯的胸口:“回房间自己待着,好好反省!”

    埃德的嘴角抽了抽——所以,做错事的惩罚就是禁足吗……伊斯今年二十二不是五岁啊……

    可他什么也不敢说。因为在伊斯偷偷瞪了他一眼,听话地、怏怏地转身离去之后,娜里亚的手指就戳到了他的胸口。

    “你,”她恶狠狠说,大概并不知道自己刻意绷得极其严肃的脸像初升的太阳一样红通通,一点也吓不了人:“跟我来!”

    埃德十分乐意。

    .

    他们在书房里正襟危坐,面面相觑。娜里亚的视线开始四处游移,发烫的脸颊总也冷不下来。

    “……无论他说了什么,你就当没听见!”最后她恼羞成怒地憋出这一句。

    埃德知道这种时候他不该笑,可他实在忍不住。

    “……不许笑!”娜里亚说。

    埃德只好使劲儿憋住。

    “我其实也没说什么,都是他那么古古怪怪的,非得……”那被逼出来的一句话其实连她自己也吓得不轻。可那是真的吗?……直到现在她也并不十分确定。

    “……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她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埃德看着她。他从未见过她如此局促不安的样子,在羞涩和恼怒之外,她褐色的眼睛里透着一丝茫然无措。

    他从狂喜中渐渐冷静下来。她真的爱他……或不爱,都不该是以这种方式让他知道;他更不该这样高兴到忘乎所以,像是一个幸运的赌徒,手中握着从天而降的筹码,不由自主地得意洋洋。

    “……我爱你。”

    长久的沉默之后,他开口道,让自己直视娜里亚的双眼,每一个字都郑重又坚定。

    娜里亚呆呆地看着他,脸上的红晕褪下去又泛上来,呐呐无言。

    那三个字出口的瞬间,一切豁然开朗。

    “我早该告诉你……在克利瑟斯堡的那一晚……那是个糟糕顶透的时机,可就算是在那时,我也该清清楚楚地告诉你,而不是说什么‘如果我不想只是你的朋友’……我活该被拒绝,活该被拒绝更多次。可我爱你,娜里亚·卡沃,在那之前,在那之后……从未停止。”

    是他自己在娜里亚沉默的拒绝之后选择了退缩。他努力像她所希望的那样,用“朋友”来定义彼此之间的关系,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不敢再前进一步。

    然而,现在,他是不是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希望,可以奢求更多?

    “所以,我们,”他磕磕巴巴,“是不是,是不是可以……”

    可以重新开始一段,他曾以为尚未开始便已结束的旅程?

    .

    伊斯仰天瘫在椅子里,茫然地瞪着天花板,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的愤懑与不甘都已经消耗殆尽——他不是一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吗?就算不是埃德,娜里亚也总会爱上其他人。在她眼中,他永远就只是“弟弟”……他当初真不该开口叫她姐姐。

    可就算他从未叫过,就算……也不会有任何人给他们祝福。

    大概,除了埃德。

    所以眼下这结果几乎已经算是最好的——他刚刚试图以此来安慰自己,那个欠揍的傻瓜就带着一脸傻笑偷偷摸摸地溜了进来。

    埃德拖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好一会儿都没开口,只是咧着嘴笑,笑得伊斯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又开始轰轰地往上冒。

    “我跟她说啦,是我先说的!”那个傻瓜在他快要忍不住一拳揍过去的时候没头没脑地开始叽里呱啦,“本来就该是这样的不是吗?她可是女孩子呢!”

    “……你说了什么?”伊斯冷森森地问。

    “我说了‘我爱你’。”埃德一点也没感觉到危险,“我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她说,‘好吧’。”

    他甚至点点头,像是在模仿娜里亚,笑眯眯地重复:“她说,‘好吧’。”

    “……所以你是来炫耀的吗?”伊斯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

    “不不不不不。”埃德连连摇头,想了又想,终于找到合适的词语,“我只是……很高兴,高兴得不得了,高兴得像条鱼,吐出的每个泡泡都是高兴高兴高兴。”

    ——这是什么见鬼的比喻?!

    “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埃德不知死活地比比划划,“所以,我得跟你分享我的……”

    伊斯黑着脸一脚踢了过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