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奇怪的陌生人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泰丝醒过来的时候,睁眼看见漫天星辰。【最新章节阅读】

    起初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地狱里可不该有这些亮闪闪的星星。然后全身的疼痛都开始叫嚣着提醒她:你还活着呢!

    她身上裹着毯子,直挺挺地躺在那儿,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比肿胀酸痛的关节更让她担心,而她的脖子一定是扭到了,完全没办法移动。她能感觉到左边的火堆散发出的温暖烘烤着她的半边身子,但她一直没有听到精灵的声音。

    她心慌地咬了一会儿嘴唇,然后小心地发出一点呻.吟.,有人立刻地出现在她身边,熟悉的感觉让她安下心来。

    “我的脸怎么啦?”——死里逃生的女盗贼的第一个问题。

    诺威笑了起来:“只是一些擦伤,不会留下痕迹的。”

    “最好不会。”泰丝嘟哝着,然后心里一颤,几乎坐起来:“小莫!”

    “它很好,只是受了惊吓。”诺威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盘坐在树下的身影,那个有趣的年轻人正默不作声地盯着面前的莫奇,可怜的小猫鼬浑身发抖地趴在那里,像中了石化术一样动弹不得。

    ——正受着惊吓。

    精灵默默在心里补上一句。

    “你救了我。”泰丝说。“那把我往地下拖的到底是什么?什么变异的兔子吗?”她打了个冷战。

    “那是……某种变异的树根,中了魔法或者诅咒之类,我们也许不该太过小看那些传说。”精灵有些自责,“还记得‘风与向日葵’里那个法师吗?他救了我们。”

    “……这么说他真的是个法师?”泰丝诧异地问。

    “我不知道,但他……力气很大。”有点太大了,精灵在自己的脚腕上发现那对乌青的手印时也有些无语,他不知道那么大的力气是怎么从那具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壮的普通身体里爆发出来的。

    “他还在这儿吗?在哪儿?我的脖子完全动不了。”泰丝抱怨着。

    “就在那边的树底下,他在……跟莫奇玩。”那应该也能算“玩”吧。

    “哦,如果莫奇愿意跟他玩而不是咬他一口,那他或许不是坏人。”

    “……泰丝,他刚刚救了我们,你不需要用莫奇来判断‘他不是坏人’。”虽然跟泰丝相处了很久,精灵有时还是弄不太清人类的逻辑。

    “他叫什么?”泰丝不理他,挣来挣去的想转动下脖子,但只能勉强往右边转转,瞪着旁边的树,却没办法往左转,“嘿,你不能叫他过来让我看一眼吗?看不出来我很好奇吗?”

    “他说他叫艾斯。”诺威施展了他全部作为精灵和一个几百岁的老人家的技巧和耐心才挖出这个名字,而那很可能还不是真名,“而且,你不能‘叫他过来给你看一下’,他救了我们,记得吗。”

    他大概有一半儿的耐心是被眼前的红发女孩磨练出来的。

    “那就叫他过来让我道谢,”泰丝不屈不挠地说。

    “不。我会给你再擦一次药,你要乖乖地躺在这里,明天早上你就能动了,到时候你可以自己走到他面前向他道谢。”诺威不为所动。

    泰丝安静了一会儿,妥协了:“好吧,但是我要小莫,没它暖呼呼地躺在我肚子上我睡不着。”

    精灵压下一声长叹,起身走向那依然一动不动地互相瞪着的人和猫鼬。

    “我想你听见了,我可以抱走它吗?”他带着歉意问道。

    年轻人一声不吭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诺威抱起那个抖抖索索的小身体,放到泰丝的身上,小东西立刻一道灰烟一样钻进了毯子里,找到自己的熟悉的位置,团成一团继续发抖。

    “别害怕,小莫。”泰丝把手指伸进那温暖柔软的短毛里,喃喃地说,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意识很快又模糊起来。

    一整个夜晚,并没有任何悲泣之声吵醒她的安眠。

    .

    艾斯——当精灵问他的名字时,舌尖上呼之欲出的并不是这个。

    他曾经有过一个名字,但已经随着那个虚假的身份烟消云散。而他的母亲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一个名字就已经死在了人类的手里。

    ——他怀疑她有没有想过要给他取一个名字。

    他注视着火光里睡得香甜的女孩和安静地坐在一边看护着她的精灵,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去救人……和精灵。对他而言,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在他一路向北的漫长旅程中,那些向他举起武器的并不只有人类。

    他不喜欢杀戮,对他的种族痴迷不已的宝石和金币也没有太大的兴趣,第一次顺从天性和食欲捕杀驯鹿的时候他一边因为那温暖的血液和鲜美的嫩肉而兴奋不已一边恶心得想吐,但也从来没打算吃个人换换口味。

    他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他。

    他反击过,费了一些力气才打败一队准备充分,趁他没有选择难以攀登的山峰,而是在一个湖畔的洞穴里休息时找上门来的冒险者,当鲜血染上指爪时醉心于那隐隐的快意,但最终还是没有杀掉其中的任何一个。

    他不可能永远飞翔在云层之上,但只要停留在地面一段时间,哪怕他刻意隐藏行踪,也总有人能找到他。他只能一路向北、再向北,直到人类无法生存的极寒之地,连北部冰原的野蛮人也不会踏足的,冰海之中的一座岛屿。

    它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中,完全被冰雪覆盖,四周环绕着任何船只都难以穿越的巨大冰山和厚厚的冰层,只有海豹和鲸群会造访这冰封之地。对冰龙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可以成为“家”的地方。

    岛的面积很大,不高的山脉从西向东绵延大半个岛屿,他盘旋往复,寻找一个适合栖息的地方,却意外地感觉到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自己的同族。

    尽管他知道冰龙更喜欢独居,而且不会欢迎任何侵入自己领地的同类,却仍然忍不住怀着一丝兴奋与期待走近那身形比它更为庞大、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个世纪的冰龙。

    他得到的是一场几乎让它丧命的,疯狂而野蛮的搏斗。

    “你闻起来满是人类的臭气。”

    那冰龙喷着鼻息在它耳边轻蔑的低语,每一次想起时依然会让他颤抖。愤怒、悲伤、绝望……和恐惧,一条龙和一个人一样无法逃避。

    那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不得不再一次回到人类的世界时,他选择了从前那个人类的形体。说到底,他们总有一点是相似的——在任何种族里,他们都是永远的异类。

    他闭上眼,在对自己的骄傲和厌弃中,静静等待天明,跳动的火焰散发着他并不需要的温暖。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没有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