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夜谈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片寂静。

    时间仿佛停顿了好久,然后娜里亚猛地抓住了泰丝的手。

    “你确定那是他?……他还好吗?他看起来怎样?他……”

    在声音开始颤抖时,她停下来,咬住了嘴唇。

    “哦,他好着呢。”泰丝安慰地轻拍她的手,“别扭又生猛,不愧是条龙。”

    “你们居然没有告诉我!!”埃德猛力地拍着桌子,神情委屈得让泰丝都有了那么一点点负罪感。

    “闭嘴!”娜里亚极其顺手地拍向他的后脑勺,突然意识到瓦拉——辛格尔夫人就坐在她的对面,脸忽地一红,僵在半空的手尴尬地收了回来。

    “请说下去,谢帕德小姐。”瓦拉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你说它……‘别扭又生猛’?我记得它……伊斯是个很安静听话的……孩子。”

    到底该把伊斯当成一条龙还是一个人,似乎让辛格尔夫人颇有些为难。

    “拜托,夫人,叫我泰丝就行了。”泰丝做了个鬼脸,那一声“小姐”让她浑身不自在,“我和诺威原本只是去拜访一位住在剑湖附近的朋友……”

    精灵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心中对埃德却有一丝歉疚。他不想对朋友撒谎,但知道安克兰的存在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对他们的寻龙之旅也不会有任何帮助。最好的办法,是让那个秘密继续安眠于黑暗之中,再也无人知晓。

    在泰丝绘声绘色,手舞足蹈的描述中,诺威注意到艾伦·卡沃如岩石般坚毅、没有一丝表情的脸。

    他显得太过平静,像是早已知道了一切。

    诺威垂下双眼,啜饮杯中金黄色的葡萄酒,微妙的不安从心底划过。

    他听过许多关于艾伦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那是一个令人羡慕的队伍,除了艾伦,一个成熟有力的战士,他们有年轻且火辣的女法师莉迪亚,有勇往直前从不回头的圣骑士斯科特,有神秘的半精灵牧师凯勒布瑞恩,敏捷灵巧的盗贼尼亚和脾气暴躁却无人可挡的矮人战士劳根……他们在短暂的几年时间里创造过许多传奇,却又迅速地从人们的话题里消失。

    如今他知道斯科特消失在近十年前的内战中,埃德曾在向他提起过凯勒布瑞恩,艾伦断了一条腿,而莉迪亚、尼亚和劳根……

    密室中那具突兀的矮人骨骸突然浮现在他眼前。

    冰龙显然认出了那个矮人。而他唯一可能认识并出现在那种地方的矮人恐怕只有一个——那是劳根·提尔克。

    精灵的心猛地向下一沉,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酒杯。

    他们曾经去过那儿。艾伦和他的伙伴们,他们比他更早发现了安克兰。

    如果劳根死在那里……他们到底在那里遭遇了什么?

    抬起头时,艾伦正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精灵忍不住想要苦笑。拥有秘密的看来不止他一个。

    泰丝既偷工减料又添油加醋的故事已经到了尾声,艾伦·卡沃从头到尾一言未发,连脸上的皱纹都没有动过一下。但在他与瓦拉交换眼神时,诺威依旧能看出其中的释然。

    “听起来……他并不邪恶。”瓦拉的右手不自觉地按在胸口。千里迢迢去寻找一条有可能只将人类视为食物的巨龙是相当疯狂的冒险,诺威一直很好奇像瓦拉这样的母亲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同意让自己唯一的儿子踏上旅程。

    “我告诉过你嘛!”埃德兴奋地在椅子上扭来扭去,“伊斯是不一样的!”

    诺威看了他一眼。有一个可能他一直藏在心中,从未说出来打击他年轻的朋友。他知道埃德的计划,那听起来充满爱与希望,仿佛人们会用欢呼来迎接一条善良的巨龙——但这个世界还远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

    现在,他不得不提醒埃德:“你得知道,即使能顺利找到伊斯……一切也无法回到从前。他毕竟是一条龙。你可以说服他,让他相信你们依然是他的朋友,相信只要能证明他并不邪恶,就不会被恐惧和厌恶……结果却反而可能会害死他,他的善良会成为他最大的弱点,在被接受之前,他很可能已经死在人们手中。”

    “那么我们会保护他。”娜里亚坚定地说,“反正,我不会再让他一个人面对这些!”

    诺威微笑起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些年轻朋友们的希望近乎天真,它几乎不可能实现,却又美好得让人不忍放弃。

    艾伦静静地听着。他曾和斯科特无数次地商议过,如果有一天伊斯变回了一条冰龙,他们该怎么办。

    最糟的情况,他完全顺从龙的天性,贪婪,冷酷,那么总有一天他会伤害人类,并被人们追杀至死。与其如此,他们宁可亲手在那之前结束他的生命。如果他还保存了哪怕一丝人性,他们会不计一切代价阻止他伤害人或被人伤害,即使会因此而与整个世界为敌。

    这本是他们的责任,从他们决定保护那个从龙蛋里破壳而出的小男孩开始。几年来他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不止一次地枯坐在黑暗中,忍受自责与绝望的吞噬,甚至对失踪的斯科特心生怨气。

    那个混蛋的小子,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无影无踪,留下他独自面对这一切。

    而今晚,坐在这个房间里的年轻人们,正准备接过这并不属于他们的重担。

    不得不说,泰丝和诺威带来的故事让他有些许宽慰,但那并不会让他们的任务简单多少。他相信娜里亚和埃德的坚定,而诺威和泰丝……他们隐瞒了些什么,但他们似乎并无恶意,他们的故事也至少大半是真的,那能解释许多他所得到的消息。

    这个队伍还远远不够好——再没有任何队伍会比他曾拥有的更好——但当他环顾那一张张年轻鲜活、尚未被时光和世事摧折得晦暗枯槁的面孔,感觉到一丝微小的希望,正如阳光刺破阴霾。

    “还有一些事你们需要知道。”他缓缓开口,打断那正渐渐热烈起来、却大多太过天真的“如何拯救一条龙”的计划,“首先,你们并不是唯一在寻找伊斯的人。”

    “我知道,水神的圣骑士把找到冰龙作为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因为伊斯毁掉了他们神殿的那么小小的一个角。”埃德不屑地用手指比划出一个超小的范围,“还有那些冒险者……虽然我也得承认,对于他们来说,打倒一条冰龙实在是巨大的诱.惑.,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出现过龙的影子了。”

    “更糟的是,有人在暗中帮助他们。”艾伦没有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四处跑动,他失去了右腿,而且或多或少依然处于监视之下,但那并不意味着他会坐以待毙。

    “冰龙可以飞在云层之上,降落在高山之巅,完全避过人们的耳目。但只要他失去踪影超过一段时间,总会有人得到确切的消息,找到伊斯,或者至少是他留下的踪迹,如果不是这样,人们很难保持这么长久的狂热。直到他飞到了北部冰原,才再也没有任何消息,即便如此,依旧有人曾冒着被野蛮人驱赶和杀掉的危险追到冰原上,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找到。人们传说他去了比冰原更远也更寒冷的地方——即便是野蛮人也不会冒险进入的冰海。而一旦它再次出现于冰原以南……埃德认为是瞎编的‘矮人射下了一条冰龙’的故事,其实有一部分是真的。有人告诉银牙矿坑的矮人,一条冰龙会来掠夺他们刚刚开采出的宝石。矮人们对此将信将疑,出于谨慎,他们加强了山顶的岗哨,冰龙飞过时他们也的确射出了几箭。”

    “那或许是那个死掉的死灵法师给他们的消息,他知道伊斯就紧追在他身后,而银牙山脉是必经之路。”诺威到最后也没能问到冰龙追踪死灵法师的理由。

    “或许……但现在,知道伊斯曾经出现在悲泣森林的并不止你们。”艾伦说。

    “所以,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吗?”娜里亚恼怒地问。她知道艾伦依旧消息灵通,却总是什么都瞒着她,他们为此吵了又吵,情况却没有任何改变。

    她已经不是孩子了,艾伦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如果他依旧固执地阻止她去寻找伊斯……

    艾伦平静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如果你们想要在其他人之前找到他,恐怕不能再等到明年春天。”

    “……你同意了?”娜里亚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希望你们知道,这会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困难,你们所面对的或许不止圣骑士和冒险者,还有死灵法师,甚至更多……”艾伦看着自己的女儿,她有与母亲极为相似的容貌,却有和他年轻时一模一样的眼神。他早该知道,她总有一天会离开,在这个广阔的世界里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

    “是的,我同意了。”他说,“但无论能不能找到他,你们得保证在明年秋天之前回来。”

    埃德脸上既大且傻的笑容让泰丝忍不住也想冲他的后脑勺来上一巴掌,但娜里亚却只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直到其他人再次开始讨论需要准备的东西,她才突然侧过身,给了父亲一个短暂而轻柔的拥抱。

    当夜色深沉,瓦拉不得不把过于兴奋的年轻人们赶去休息,诺威却刻意放慢了脚步。

    “请留步,诺威·逐日者。”

    艾伦的声音完全在精灵的意料之中:“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