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镜子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那是面镜子。

    寇根最后一次和父亲一起来到这里,已经是三百多年前,那时他就像现在的莫克一样,还不到四百岁,对矮人来说正当壮年,强壮,自信……却也像现在的他自己一样鲁莽又暴躁。

    被藏在这里的都是被当年被牧师确定带有某种魔法,或者他们舍不得扔进熔炉,但一旦使用,又有可能会被认出来历的物品,也有一些只是纯粹的没有用——奇怪的木质雕像,某种早已灭绝的动物的头骨,像铁一样坚硬的植物果实串成的项链……寇根也不知道一条龙为什么会收集那些东西。

    那面易碎的琉璃镜是圆形的,没有任何装饰,比矮人的头还要大,当时被放在一个破损的,看起来有些老旧的木盒里,被寇根随手一掀就打开了,他无意识地向镜子里看了一眼,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全身都倒映在其中。

    他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灵魂被吸到了镜子里,但很快他就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依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他的父亲迈着重重的脚步走过来,用力盖上箱子。

    “离这些危险的玩意儿远一点!”那个同样脾气暴躁的老矮人吼道。矮人们对所有不是由他们的牧师施展出的法术都充满怀疑。

    他们检视了那些被牧师认为可能会有危险的魔法物品,确定它们还被好好地封闭着,然后离开。

    再一次回到这里时,寇根是独自一人。他的父亲早已死去,他已成为国王多年。

    他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检视那些剩下的宝藏时,又看见了那面镜子。

    这一次,装镜子的木盒已经完全腐朽散落,露出装在里面的东西。寇根本该因此而警惕,但在他的记忆中,那面镜子是无害的。

    他走过去,把它拿了起来。一个容貌没有太多的变化,胡子却已经开始灰白,正逐渐衰老的矮人出现在镜子里。

    矮人比人类有更长的生命,他们也能够平静地面对死亡,但衰老依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寇根本打算把镜子扔到一边,但只是眨眼间,镜子里的矮人变成了一百多年前的那一个,年轻,强壮,正当壮年。

    他低下头,看见自己红色的胡须正泛着健康的光泽,漂亮地卷曲着,一根根亮得就像是刚刚拉出的红铜丝。

    寇根手一抖,差点就把镜子摔到了地上。

    那一天寇根在这里待了很久,才敢确定自己除了身体变得年轻之外,并没有其他被改变,他的记忆,他的灵魂,都没有因此而受到任何影响。

    他走了出去,脚步轻快,满心欢喜,重回年轻的兴奋完全压倒了内心深处的忐忑,虽然不得不以保养胡子的名义把他的红胡子滑稽地藏在一个布袋里好多天,但那是值得的。

    在那之后,很多矮人都学着他把胡子装在布袋里,甚至把各种布一圈一圈地裹在胡子上,然后用绳子扎紧,作为某种装饰,认为那样可以让他们的胡子像老国王一样重新变得又红又亮。即使从来也没有真的有什么作用,依然变成了一种习惯——至少,那可以让他们的胡子保持干净。

    寇根给那面镜子换了一个铁盒,依然放在密室里。他发誓再也不会使用它,因为那是不对的——所有生命都有注定的终点,他不能向诸神偷取时间。何况矮人的寿命虽然比不上精灵,却也已经比其他种族都要长得多。

    他相信安都赫会原谅他的无心之过,他确实不知道那面镜子拥有这样的魔力。

    之后许多年寇根过得并不安宁,他总是患得患失,担心那魔法突然消失,或疑心它总有一天会显现出邪恶的一面。又过了许多年,寇根渐渐几乎忘掉了那面镜子的存在,直到他再次开始衰老,老得须发皆白,连全身的骨头都开始酸痛,他再次想起了它。

    对衰老和死亡的恐惧以及对诸神的敬畏交相袭来,让他日夜难安。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把那面镜子从密室里拿了出来,藏在他的卧室里,却没敢看上一眼。

    当得知有一群人类的冒险者钻进矿坑时,寇根一身冷汗地冲回房间,拖出他藏在床底的箱子,打开惟有他才知道的暗格。

    那面镜子还好好地躺在那里。

    他松了一口气,却没有把镜子放回藏宝室,而是重新设置好机关,把箱子塞回了床底,似乎它只是待在那里便足以给他安慰。

    但当冒险者们逃出矿坑,他再一次打开暗格时,镜子却已经不翼而飞。

    .

    “会不会是银牙偷走了它?”莫克怀着一丝侥幸问道。银牙已经死了,如果它把镜子藏在了某个地方,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找到,那总比落进死灵法师的手中要好得多。

    寇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银牙没有回答。但如果银牙想要的是这个,它当然知道那面镜子有什么用途,它随时都可以用它,而不该到死还是那副残缺的样子。”

    莫克再次陷入长久的沉默。他们甚至都不清楚那面镜子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力量,更不知道死灵法师能拿它做什么,如果真的因此而引来灾祸,他们也无法置身事外。

    “不管怎样,我们得把那面镜子找回来。”莫克说。但要如何找到一个永远隐藏在黑暗中,连杜安都说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死灵法师?

    他对此毫无头绪。

    “我很抱歉,孩子,”老矮人愧疚地绞紧双手,“我很抱歉让我们……让我犯下的错成为你的负担。”

    莫克摇了摇头。

    “我很高兴能接过这样的负担,祖父,”他轻声说道,“那意味着我并非独自一人。”

    他曾独自漂泊多年,以为永远都找不到归宿,但如今他已经回家。“家人”这个词所带来的温暖与慰藉,远远超过随之而来的责任的重压。

    “我会把那面镜子找回来。”他坚定地承诺,“或者毁了它。”

    寇根垂下头,不敢让莫克看见他眼中的恐慌。

    ——他不想让任何人毁了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