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失落的城市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泰丝在瀑布的一角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显然是被敲破的冰层边缘留下了一些已经被冻结的黄绿色的液体。【无弹窗小说网】

    “那个地精,”诺威说,“它是从这里钻出来的。”

    “里面是地精的窝吗?”娜里亚说,“那我们最好还是离它远点。”

    精灵沉吟不语。

    “阿坎,你能把这里再敲开一点吗?”他回头向好奇地蹲在他身后的大个子求助。

    阿坎爽快地点头,抡起了锤子,围成一圈的人立刻向两边躲开。

    “别太用力!”精灵补充,他担心阿坎的蛮力会把整片瀑布都震得崩塌下来。

    幸好那冰雪的瀑布比他想象的更为结实,在阿坎的锤击之下,只有那一角崩落,露出的洞口已经大得连阿坎都可以挤过去。

    “够了!”诺威阻止了大个子的下一击,“留在这儿,如果有地精钻出来——”他做了一个用力砸的姿势,阿坎咧嘴一笑,用力点头。

    精灵钻了进去。

    连一个解释都没有就被丢下的三个人很是茫然了一阵儿。

    “他是想把那些地精轰出来以绝后患吗?”娜里亚问。

    “听起来不像是他的爱好。”泰丝说,“我打赌他有什么瞒着我们。”

    埃德竖起耳朵,很高兴没有听见什么打斗的声音。

    很快精灵就钻了出来。

    “里面有一条路。”他说,但在他绿色双眼中闪烁的光芒显然并不只是为此而发。

    “还有呢?”泰丝问。

    “就只是一条路。”诺威笑了起来,再也无法掩饰他的兴奋,“一条精灵修建的路!”

    走到半路时他就已有所怀疑。溪谷中的路像是天然形成的,但仍有些地方天然得太过凑巧,那让他想起精灵的习惯。他们在修建道路时总是尽力让它们浑然天成,那是为了隐秘和安全,也是一种技艺的夸耀。但工匠们总会忍不住要留下一点自己的标记,而诺威在瀑布背后的岩石上找到了他需要的证据——一个花体的精灵字母,被刻成一条盘旋的小蛇,只有在一定的角度才能看得出来。

    数千年前精灵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建立起无数城邦。诺威知道,精灵在北地曾经有过一座城市。在关于它的记载中,描述过它被群山和森林所包围。诺威曾以为它会在卡尔纳克山脉,如今的人类王国鲁特格尔和安克坦恩长长的边境线上连绵的高山密林中。但它或许比他想象的更靠北。

    那座城市在一千多年前因为人口的急剧下降而被放弃,剩下的精灵迁到了南方,再也没有回来过。而他的家族,逐日者,正是那些来自北方的精灵的一支。

    “所以,顺着这条路,可以到达你的祖先曾居住过的地方,一座精灵的城市?”埃德欣喜而急切地问道。

    “是的。精灵的城市不会只有一个出口与外界相连,我相信穿过它也能到达莫克所说的森林。”诺威微笑着回答。

    “那我们还等什么!”埃德开心地大叫着,第一个冲进了冰洞。

    “可是,”娜里亚问,“为什么会有一个地精从里面跑出来?”

    因为一时的兴奋而把地精忘到脑后的精灵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

    “也许它只是无意间跑到了瀑布背后……”他说。

    “也有可能地精们发现了那座城市的废墟,高高兴兴地搬进去啦。”泰丝知道她不该在这个时候故意表现得幸灾乐祸,但她就是忍不住。

    诺威的脸色因为这句话而阴沉下来。

    埃德的头从冰洞里伸了出来。

    “你们不来吗?”他有点不安地问。

    “马上!”娜里亚大声说,抓起行李,拉住阿坎,迅速逃离精灵和泰丝之间突然变得有点奇怪的、像是有无数小小的尖刺扎着她的皮肤的空气。

    诺威解下了所有马的缰绳,让它们走上回家的路,或从此自由地生活在森林之中,然后捡起剩下的行李,一言不发地钻进了冰洞。

    莫奇“叽”地叫了一声,从泰丝怀里跳出来追上去,又在洞口停下来,不解地回头,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宠爱它的女主人会突然用力捏疼了它。

    泰丝站在那里,委屈又后悔。但她很清楚,精灵不会回头来找她。

    她大步走过去,弯腰一把捞起莫奇塞进怀里,跟了上去,一边低低地咒骂着一边安慰自己——至少,诺威没有把她的行李扔在那里让她自己拿。

    .

    那条藏在瀑布背后的路通向一个小小的山洞,山洞另一边的出口隐藏在几块岩石之后,同样仿佛由流水侵蚀成的小路蜿蜒着绕过一座山峰,向着偏东的方向延伸。

    他们一路向上,山势逐渐平缓,却没有人因此而觉得轻松起来。

    “我喜欢走路。骑马当然更快,可是会让我的腿和屁股和腰都痛得好像不是我的一样。不过我更喜欢游泳,你们喜欢嘛?我能从维萨城的码头一直游到阿圭勒灯塔!如果这里的水没有结冰,说不定我可以顺着溪水一直游到冰原去,就像一条鱼一样。说起鱼,我父亲说海上有一种鱼就像一艘船一样大,就算独牙也比不上……嘿,你们不觉得矮人们挺喜欢独牙的嘛?如果有一天它死了,他们说不定会挺伤心的……”

    埃德一路上喋喋不休,诺威和泰丝之间从未有过的僵持的气氛让他莫名其妙,沉重的空气比背上的行李更让人喘不过气,如果他不说点什么,一定会难受死的。

    但不停说话的结果就是他比谁都累,最后不得不蹲在路边,大张着嘴,胸口和头上突突直跳的血管都像随时准备爆开一样。

    娜里亚回头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低声对阿坎说了些什么,大个子点点头,走回埃德身边,一把抓起他,轻松地把他像行李一样丢到另一边的肩膀上。

    “等等!……”埃德大叫起来,慌乱地伸出手抓住了阿坎背后的衣服,突然上升的高度让他有点胆战心惊。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姿势安全又舒适,便自暴自弃地瘫了下来,坚持不懈地自言自语:“我平常不会这么容易累的,一定是因为山太高。传说北方的山原本是诸神为巨人所创造的,所以对人类来说都太高了……嘿,阿坎,你真的不是野蛮人吗?你的锤子是从哪儿来的……阿坎?你为什么停下来?如果……”

    “闭嘴!”娜里亚说,“我们到了。”

    埃德从未听过她用那样的语气说话,满怀敬畏,无限向往,仿佛诸神的殿堂就在眼前。

    他在阿坎的肩膀上拼命地扭过身去,眼前的景象让他忘却了所有的语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