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何以为神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吃力地把一块“借用”的石砖从它原本的位置拖下来的时候,埃德·辛格尔很想因为那句“我们帮你”而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全文字阅读】

    他现在是菲利·泽里的弟弟——菲利在找到艾瑞克,那个失去记忆的圣骑士的时候,就是用艾瑞克的哥哥的身份留下来的,他同时也顺便为自己编造了其他几个弟弟,以便寻找另外几个圣骑士和牧师。埃德成为了其中的一个,他“原本留在家中等待消息,后来接到菲利的信,特地赶来,为感谢拯救了艾瑞克的神祗,帮助?的信徒们建造神殿”,同时,“很希望能对耐瑟斯,那伟大的创造之神了解更多”。

    埃德不知道这种蹩脚的借口是怎么让他成功地混进来的。他怀疑那些安克坦恩人失去的不仅仅是记忆,大概还有相当的一部分的脑子。他只跟那些人相处了两天,他们脸上的幸福和满足他已许久未见——也许过得单纯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并不是所有人都失去了记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因为被治愈了伤病而投入新的神祗的怀抱。耐瑟斯的牧师已经在安克坦恩与北部冰原交界处,散布在森林中的许多偏远村庄里默默地传教了好几年。

    战乱并未波及那些村落,但贫穷和疾病从未放过他们。他们原本也崇拜安都赫,但那位神灵显然遗忘了这些人,安都赫的牧师从未踏足他们的森林,他们的祈祷也从不曾有回应,简陋的神殿日渐荒废,无所依靠的人们很容易就拜伏在任何一位愿意照看他们的神祗脚下。

    耐瑟斯的牧师们教他们如何改进打猎的武器,修建更为牢固的房屋,帮助他们抵抗野蛮人不时的抢掠,而要求的回报不过是虔诚的信仰——安克坦恩和鲁特格尔一样,很多人都同时信奉好几个神祗,他们在维因兹河边向水神尼娥祈祷风调雨顺,在森林中祈求森林女神纳西安达赐予他们更多猎物,在群山脚下念咏安都赫之名……

    但耐瑟斯要求全身心的信奉。你可以承认其他神祗的存在,但你的灵魂将从此属于耐瑟斯。

    那通常是诸神对牧师和圣骑士的要求。正是这一点让菲利和埃德都有些不安。信仰有其力量,却也极易被利用。如诺威所担心的,这很可能是死灵法师的某种阴谋

    但在那几个已经改信耐瑟斯多年的猎人身上,埃德看到他从未见过的坚定。不是另有所求,不是畏惧某种强大的力量,而是真心相信那位神祗能为他们创造一个全新的、更好的世界。

    “牧师会告诉你更多。”哈利亚特,一位猎人这样告诉埃德。猎人有一头金色的卷发和明亮的、偏绿的蓝眼睛,肌肉结实得令人羡慕。他是最早改信耐瑟斯的安克坦恩人之一,一位中年牧师经常到他的村落,教他们识字和战斗。

    “战斗?”埃德疑惑地问。

    “每一个信徒都是耐瑟斯的骑士,总有一天我们会为他而战。”哈利亚特回答。

    “可是,到底要跟谁战斗?”埃德不安地追问。这世界已经和平了许多年,惟一的战乱是人类自身为了争权夺利而发起的战争,即使传说在鲁特格尔的内乱中有几位神祗插手,也不过只是传说,在斯顿布奇,许多人怀疑那只是水神的骑士们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借用了神的名义。

    “任何与耐瑟斯为敌的人。但你无需畏惧。”哈利亚特以为埃德是在害怕,“耐瑟斯会与你同在,你会在他的世界里得到重生。”

    “死灵法师……或者冰龙,以及地精,这些也都是耐瑟斯的敌人吗?”埃德试探着问道。

    “当然。”哈利亚特皱起了眉,“那都是邪恶之物。”

    埃德呵呵地傻笑着,结束了这令人不安的对话。

    当天稍晚的时候,他找到了机会与菲利独处。

    “我不知道是否诸神都会如此教导他们的骑士,但听起来总觉得不太妙。”埃德问菲利,“尼娥也会让你们时刻准备为她而战吗?”

    “当然。”菲利回答,“不然你以为圣骑士是干什么的?但尼娥可不会把她的每一个信徒都当成骑士。”

    任何得到启示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尼娥的牧师或圣骑士,但在那之前还需要经过许多考验才能得到女神的承认。她会赐予他们力量,但与力量相对的是责任。

    “可你们要如何分辨谁是尼娥的敌人,谁又是邪恶的?尼娥会告诉你们吗?”埃德后悔自己没有对诸神和他们的追随者多些了解。里弗的生意主要靠船运,所以辛格尔家勉强算是水神的信徒,但尼娥大概不会承认他们这些连祈祷词都不会念的人。如果不想死后落入无信者的地狱,大不了请一位牧师来做临终的祈祷就行了。

    而他胸前的那颗水晶球……就算有什么力量,在毫无信仰的他手中,大概就真的只是个球而已。他都快忘了自己带着那个小玩意儿了。

    菲利用力挠头,他可不是牧师,为人解答疑惑绝对不是他的专长,而圣骑士的守则有一本书那么厚,里面大多连他都不记得——但眼前的年轻人显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最后他想起了某个人曾经告诉他的话:“也许我们信仰的只是自己,我们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然后为那声音找到一个名字,让我们不会太过骄傲,或太过孤独。”

    他原样说了出来,满意地看到埃德为此苦苦思索了好久,才茫然地问出一句:“所以,神其实是不存在的吗?”

    “不,他们当然存在,在我们的信仰之中。”菲利得意地回答。他当初也曾经问过同样的问题,“如果你没有偏离自己的道路,就不会偏离女神的指引。”

    在埃德再次低头沉思的时候,菲利悄悄地逃走了。他能拿出来糊弄人的也只有这几句。但当他独自一人时,才突然意识到,那几句话对他的影响之深,胜过任何牧师和守则的教导。

    而此刻,他内心的声音告诉他,是该吃午饭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