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赎罪之塔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我发誓,这绝对不是我的错!”泰丝坐在地上,委屈地分辩:“我只是帮娜里亚去弄点雪,然后一眨眼,人就已经在这里啦!又黑又冷,还有个死人躺在那里……”

    她侧过头听了听,外面还是没人说话。【无弹窗小说网】

    “诺威?”她忐忑地呼唤,“你还在吗?”

    精灵令人安心的声音飘了进来:“我还在。泰丝,我不会因为这个骂你的,待在那儿别动,别碰任何东西。”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三次啦。”泰丝看看周围,抱紧又跑回来的小莫,把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因为担心火光会被安克坦恩人看见,她已经弄熄了火把,只有微弱的雪光从那几条缝隙里透进来,周围的黑影似乎都在蠢蠢欲动,就算床上的骷髅突然坐起来她也不会觉得奇怪,精灵反复的叮嘱只是让她更加不安。

    这地方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她能从诺威的语气里听出来。

    精灵猜测把泰丝从地下室转移到这里的是一个传送阵,但她已经在地面上蹭了又蹭也回不去,那个魔法准是已经失效了。诺威只好叫来了阿坎,打算敲开墙壁救他出来。

    “泰丝?”精灵叫道,一根绳子的一端从狭窄的窗子里扔了进来,“把这个系在你的腰上。”

    “你是想把我拉出去吗?可我觉得我不可能从窗子里挤出去。”尽管知道那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整个建筑塌下去……哦,她不该让那画面出现在脑子里!

    假装什么也不明白,泰丝一边系一边继续说下去,“就算我一个月不吃东西也不可能。”就算变成骷髅也不可能,她想着,突然意识到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监狱……这里是个监狱,是不是,诺威?”她早该猜到的,她只是天真地以为精灵没有监狱这种东西,更别说是这种显然不打算再把人放出来的监狱。

    “……他们全都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却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死掉。”泰丝喃喃地说,她的确讨厌精灵,但她无法相信精灵也有如此残忍的一面。

    “让我们先把你弄出来,泰丝。”诺威叹息着,“这不是监狱,我也不知道这种……这种地方居然真的存在。”

    外面传来沉闷的敲击声,整个房间都在微微地震动着。泰丝猛盯着面前的墙壁,试图让自己不去想床上的骷髅——他听着满城居民渐渐离去,留他孤独一人在这里等死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是否满怀怨恨,即使死去也无法平息?他到底犯下了怎样的罪行,以至于得到这样的惩罚?

    等待的每一个瞬间都像一整年那么漫长。从这里出去之后,泰丝发誓她再也不会独自踏出藏身的地方一步,哪怕憋死在里面也不会再有一句怨言。

    墙壁上的石砖终于开始松动,当一块石砖向内突出的时候,泰丝急切地扑过去抓住它,用力抽了出来,从未如此高兴地感觉寒冷的空气扑在她的脸上。

    一双大手伸了进来,用力地扒出另外一块松动的石砖,然后另一双手也加入了他。墙上的洞足够大之后,泰丝迫不及待地手脚并用爬了出去,一声不响地钻进诺威的怀里。

    精灵轻拍着她的后背,就像她还是十几年前那个小小的女孩。当身体终于停止颤抖,泰丝爬了起来,用力拥抱蹲在一边看着他们傻笑的大个子。

    “谢谢你,阿坎。”她轻声说,然后拉了拉若有所思地盯着墙壁上那个洞口的精灵,“我们回去吧?”

    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

    精灵犹豫了一下。

    “就……再等我一小会儿?”他说,没等泰丝开口就从那个洞里钻了进去。

    泰丝恼怒地抓起一把雪扔了过去,她就知道会这样。

    她看了看四周,不明白精灵们为什么会把监狱建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它孤悬在半空,两条交叉的石桥托起了它,她和阿坎现在就挤在其中一座桥上,大个子紧紧地攥着他包上了几层布以免发出太大响声的铁锤,不时紧张地向下看看,似乎担心桥会塌下去,他能爬到这里来一定很不容易。

    “我再也不跟你抢吃的啦!”泰丝说,再次拥抱了阿坎,“现在,再等我们一小会儿!”

    她又从那个洞里爬了回去。

    阿坎弯腰朝洞里看了一眼,困惑地摇摇头,有时候他实在弄不懂这些小家伙们。

    泰丝眨了眨眼,慢慢重新适应房间里的黑暗。诺威正站在床前,低头注视着那具遗骸。她走了过去,紧紧地靠在精灵身边,借着微弱的光芒,只能看清那惨白的头骨。

    她移开目光,视线落在床边的墙壁上。灰尘的覆盖之下,像是有些模糊的花纹,但她盯着看得越久,越觉得像是精灵的文字。

    她走过去,轻轻拂掉灰尘,努力睁大眼睛。

    诺威比她更容易看清那些文字,他突然伸手去拉泰丝,但女孩挣脱了他,她已经分辨出了那些模糊的字迹。

    “我即将死去。他们夺走了我的一切,将我的坟墓竖成虚伪的高塔,冠以神圣之名。那些怯懦之人,甚至不敢大声在众人前宣告我的罪行——我惟一的过错,只是想揭开安克兰的秘密。当一个种族试图掩盖过去的错误而不是勇于面对,便已走上灭亡之途。若这看起来像是一个诅咒,那就让它如此吧,时间会给出所有答案……”

    那段话似乎没有写完,大而缭乱的字迹不知是用什么写上去的,即使在千年之后,蕴含在其中的悲愤与绝望依旧触目惊心,而那个熟悉的名字更让泰丝浑身冰冷。

    “安克兰。”她控制不住地发着抖,几乎说不出话,“他们把他关在这里,只因为他知道了安克兰的秘密。”

    精灵的手心也是一片冰凉。他紧握着她的手,沉默不语。

    ——还有谁知道?有谁知道他们曾去过安克兰?

    泰丝的脑子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后悔没有阻止诺威去寻找那该死的地方,活该被诅咒的城市……

    “伊斯……那条龙知道。”

    红发女孩语气中的寒意让诺威心中一颤。

    “泰丝……泰丝!”他捧住了女孩的脸,想要让她冷静下来:“那没关系。伊斯知道那地方精灵而言意味着什么,他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再说,又有谁会听他说这个呢?”

    “埃德会知道,娜里亚也会知道。”泰丝固执地坚持,“然后精灵们也会知道……”

    “他们是我们的朋友,泰丝……”诺威无奈地叹息着。

    没错,朋友。泰丝承认她喜欢他们……可没人比她的精灵更重要。

    “精灵们会把你永远地关起来!”她深深地陷在自己的恐慌里,“那些混蛋才不会关心你到底找到了什么,他们从来就不喜欢你!”

    她会失去他,就像许多年前失去父亲那样——当她终于在肮脏的下水道里找到他,连骨骸都已残缺。而她的父亲或许临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无数景象混乱地交叠在一起,她分不清哪些是记忆,哪些是现实,哪些是她的恐惧滋生的幻觉。

    阿坎担忧的大脸出现在洞口,敲了敲墙壁,似乎在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

    诺威冲他摇了摇头,紧紧地搂住泰丝,不知该如何安慰。他能猜得出泰丝想起了什么——那些记忆,如果可以,他希望能从她的脑海中全部抹去。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不断重复“我不会有事的,我不会有事的……”

    他不知道过了过久,女孩才终于冷静下来,在他怀里闷闷地发出一句:“当然,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她稍稍推开了他,仰起头,泪水未干的双眼坚定而无畏:“知道吗?如果你真被抓了,就算一把火烧掉格里瓦尔,我也会把你救出来的!”

    诺威笑了。这才是泰丝·谢帕德,他的红发女孩,曾独自从城市最黑暗的角落里顽强地活了下来,勇敢,倔强,永不退缩。

    “我知道,”他只能叹息着回答,“我知道。”

    “现在我们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泰丝厌恶地看着这个小小的房间,“你居然还说它不是监狱。”

    .

    “它的确不是监狱……至少在我看过的记载中,它被称为‘赎罪之塔’。”

    在回去的路上,诺威轻声向泰丝解释。

    “对精灵来说那是个神圣的地方。唯有愿意放弃一切的人才能居住在其中,用漫长的生命为所有精灵祈求诸神的宽恕和护佑。”

    据说住在赎罪之塔中的精灵不用饮食也能活得比很多精灵更长久,因为他生命已经完全交在诸神的手中。每个精灵抬头都能看见那座神圣的建筑,却谁也无法接近。很久之前,这种建筑已经从精灵的城市中消失,成为一个传说。或许已经没有精灵还愿意为他人而献出一切。

    “也是个拿来做监狱的好地方。”泰丝冷冷地评价,但有一点她依然想不明白,“但那个传送阵又是怎么回事?”

    “或许有人知道了真相,想要救他出来,他的朋友或亲人……”诺威也只能猜测。

    “但或许在他们想办法进去之后才发现,那个人已经死了……”泰丝的声音低了下去。如果这座城市没有被抛弃,他们或许还能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但如今,连这座城都已被人遗忘,谁还会记得那高塔之上孤独的殉道者?

    “他们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对泰丝来说,这种方式还更容易接受。

    “我不知道,泰丝。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但诸神会知道,如果他们真的存在的话。”

    “是的……诸神会知道。”

    “可诸神到底会惩罚谁?以他们的名义隐瞒真相谋杀同族的人,还是或许违背了他们的意愿寻找真相的人?”

    “泰丝……那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

    一阵小小的旋风卷起雪花,从他们身边刮了过去,又在不远处无声地消失。转瞬即逝的风声,像是一声叹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