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不负责任的神灵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不要妄自猜测神灵的意志。【最新章节阅读】

    每一个神祗的牧师都会如此告诫所有的信徒。埃德总觉得,那其实是在说——不要怀疑,神不会错,如果你觉得神错了,那一定是你理解错了;以及,如果你因为理解错误而做错了什么,也别推到神的头上。

    这样的神祗,埃德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不负责任。

    即便会因此而下地狱,他也无法停止这样的想法,尤其是在看到一堆一个比一个虔诚的耐瑟斯的信徒为把他的神像雕塑成什么样子而吵得几乎打起来的时候。

    牧师从未形容过耐瑟斯的容貌。有人觉得他应该是个威严的长者,也有人觉得他应该是个强壮的战士。

    埃德坐在一边,踢了踢跟他一样撑着头发呆的菲利:“你们怎么知道尼娥是个女神的?”从他有记忆开始,人们信奉的诸神都已经有了固定的形象,他从来没有想到要去了解那些形象到底从何而来。

    “有一个人——或者精灵,或者矮人,据说也曾经有兽人……总之,他们被称为‘圣者’,是诸神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有时也会成为诸神的容器。最初关于神灵的一切,都是由他们叙述,然后被记载下来的。”菲利的神情依然有些呆滞,“而且每一位牧师和圣骑士都会得到启示,有时神会以某种化身出现……”

    “如果那些人撒谎呢?”埃德问,“或者记载是错的,比如,尼娥其实不是女神,但她……他的圣者是女性,于是记载就变成了‘尼娥是位女神’,那也是很有可能的嘛!启示什么的……你怎么知道那是神的启示?”

    “……”

    菲利开始后悔向诺威寻求帮助——真的,他原本只是想要精灵帮忙而已!无论跟踪、观察还是寻找线索,精灵的能力都胜过人类。他可没想过会给自己弄来这样一个甩不掉、永远有无数问题的麻烦!

    “你觉得,如果我们对着一位女神的形象祈祷,原本是位长胡子的威武男神的那位会鸟我们吗?!”他忍不住低低地咆哮。

    “谁知道呢,也许他不在意?”

    “如果他都不在意,你又为什么要在意!!”菲利吼了出来。坐在他们附近的艾瑞克和霍安显然都吓了一跳,开始不安地看着他们。

    “……说得也是。”这个答案意外地让埃德满意了,他扭过头去,继续旁观安克坦恩人已经持续了半天的争吵。

    菲利愣在那里,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但没过多久也泄了气,继续撑着头发呆,但却没有办法把埃德的疑问从他的脑海中驱赶出去。

    菲利从不会想太多。他一直觉得做一个圣骑士是很简单的事,尤其是一位极受爱戴的女神的骑士。他只需要服从命令,帮助他人,对抗邪恶。肖恩·佛雷切或许太过严肃,却是圣骑士们值得信任和尊敬的领袖。费利西蒂,如今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圣者之一,虽然已经垂垂老矣,很少出现在人们面前,但他见识过她强大的力量,也折服于她的宽容与睿智。

    但这世界正悄悄改变,惫懒如他也能感觉得到。人们有更强的**,更多的激情,诸神却在人类的生活中逐渐隐去,唯有精灵和矮人还固守着他们的信仰。

    曾经有人告诉他,总有一天诸神会因为人类对他们的轻慢而降下灾难,那时人们才会学会畏惧,重拾信仰。那对一个神的骑士来说听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对,甚至是值得期待的,直到他被人提醒,意识到那意味着什么,才突然觉得恐惧——他希望诸神能重回人们心中,希望得到更多的尊敬和信任,但那如果需要无数堆积的尸体来交换,他宁可不要。

    他摇摇头,从那些不着边际的恐慌中挣脱出来。

    他注意到没有参与争吵的人并不止他们几个。艾瑞克认为耐瑟斯是位勇敢的战士,但他只说了一句话就坐了下来。没人会去问霍安那样的小孩子,他就只是怯怯地躲在一边,菲利模糊地表示他跟他的兄弟意见一致之后也没人再来理他。埃德在他们眼中还不是耐瑟斯的信徒,至于其他人……

    他眯着眼睛一个一个地看过去,有些人或许只是像艾瑞克一样不擅争论,却一直在认真地听着,有些人却开始显得漫不经心。少数几位女性几乎没有开口,北方的女性即使和男人一样强壮,也会听从自己的父亲、丈夫甚至儿子,她们很少会有自己的意见。

    只有一个人,从头到尾没有流露出一点关心的样子,只是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像他一样,冷眼观察着每一个人。

    当目光相接时,菲利友好地咧嘴一笑,对方却只是漠然地把眼神移开。

    那是个即将步入中年的男人,褐色的头发已经掺杂着许多银丝,脸上却没有太多皱纹,也没有高原地区的北方人常有的黝黑皮肤,苍白的脸因为寒冷的刺激而变红,灰色的眼睛总是像畏光一样半闭着。菲利记得他的名字,奈杰尔·艾斯蒂斯,又一个失去记忆的信徒。

    至少,是自称失去记忆。那实在是一个很有效的伪装,菲利不知道耐瑟斯的牧师要如何分辨真假。

    如果让艾斯蒂斯披上黑袍,说不定会有几分像死灵法师。

    菲利在脑海中勾勒着,但他自己也知道那仅是猜测。他与精灵讨论过,这位新出现的神祗有可能是死灵法师的杰作。制造一场瘟疫,再假扮成牧师来治愈疾病以博取信任,甚至让许多人失去记忆来让一切都变得更容易,那并不是做不到。

    但要证明这一点,他们需要更多的证据。否则,倘若那真是一位神祗,他们贸然的举动将成为亵渎,即使那并非他们信奉的神明,挑起无谓的争端也是不智之举。

    “小家伙!”他向缩在角落的霍安招招手,“过来这儿!”

    “你要干嘛?”埃德警觉地问。

    “吃了他。”菲利露出两颗尖尖的犬牙,一脸凶恶,“像一条恶龙一样!”

    埃德的脸色在“别理他”和“揍他!”之间精彩地变幻了一阵儿,终于还是虚张声势地哼了一声,扭过脸去。

    霍安乖巧地走过来坐在菲利身边。他的脚步很轻,几乎悄无声息,考虑到他瘦弱的身材,倒也不怎么奇怪。

    “你认识那些人吗?”菲利随意地指了几个与霍安一起来到这里的人,有些他已经交谈过,有些他还只知道名字。

    霍安知道的并不比他多多少。有几个人是和他从同一个村子里出来的,但他们彼此已经毫不相识,有些人是在半路上加入,包括奈杰尔·艾斯蒂斯,他和另一个名叫伯纳德的男人同行,表示听说了修建神殿的事,并自愿加入。

    里赛克并不是征集人手的人。他们甚至说不清到底是谁发起了此事,但牧师们开始在传教时提到正在修建的神殿,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坎特里尔,第一个完全信奉耐瑟斯的村落,然后由村里的笃信者一批一批地带来此处。

    “那个治愈了你们的牧师……他是什么样的?”菲利问到。

    霍安露出敬畏和憧憬的神情:“像一位……父亲。”那对他或许已经是最高的评价。

    那是位中年牧师,有着温和而深邃的褐色眼睛和极富感染力的浑厚低音,藏着风霜的皱纹里有值得信赖的稳健与平和。

    从菲利所听到的描述中,已经至少有三位牧师,没有一位自称是圣者。他们似乎也并不在意信徒们因不同的理解而争吵不休。

    即使有着种种疑点,他们也依旧将死灵法师归入耐瑟斯的敌人。菲利不知道这是某种避免猜疑的权宜之计,还是他和精灵一开始就弄错了方向。

    广场中央传来一阵喧闹,头脑简单的安克坦恩人终于将争论付诸拳脚。

    “停下!”有人大声叫道,那声音中的威严和力量让人们安静下来。

    哈利亚特站了起来。他强壮而英俊,是坎特里尔的猎人,虽然多少有些急躁,但已凭借他的热情和公正在这群信徒中渐渐树立起威信。

    “我们都是家人,”他大声说,“正如牧师所说。我们可以争论,那或许能让我们更接近耐瑟斯的智慧,但我们永远也不该互相伤害。我已被告知,一位圣者已降临,所有的疑问都会得到解答,而在那之前,我们做我们能做的。耐瑟斯能看到一切,我们必不会令他失望!”

    争吵顺利地变成了欢呼,人们开始互相拥抱的场面让菲利觉得有些滑稽,埃德却赞许地点点头。

    “我觉得至少耐瑟斯的骑士比尼娥的要值得尊敬。”他说。

    菲利完全明白他的偏见和敌意从何而来,而他对此也无可奈何。

    “你大概会喜欢肖恩·佛雷切。”他闷闷不乐地说,“但他一定不会喜欢你。”

    他突然发现霍安还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男孩是那种很容易被忽视的人。他应该什么都能听到,但从他的表情看来,他可能什么都没在听,只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哈利亚特。成为那样的人大概是每个男孩的梦想。

    “已经有够多的人喜欢我啦!”埃德得意地回敬,“来嘛,霍安,我们该干活儿啦!”

    男孩回过神来,用力点头,跟着埃德跑下了广场。

    “肖恩·佛雷切……”艾瑞克也听到了,“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他看起来有些不安。

    “他是……我们的舅舅,”菲利随口乱编,“他是个非常、非常、非常严肃又认真的人,我们都很怕他。”

    至少这句话是真的,对肖恩·佛雷切的畏惧是每个尼娥女神的圣骑士刻在骨髓里的本能。

    艾瑞克沉思着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