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看不见的敌人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无论向那个方向望去,都是一片令人窒息的乳白色迷雾,寒气侵入肌肤,让人不由自主地发抖。【最新章节阅读】

    埃德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是去要哪里,心中一片迷茫,却无法停下脚步。

    他并非独自一人。但身边的人隐隐绰绰,面目模糊,他似乎是认识他们的,又似乎不认识。

    他们在无尽的迷雾中茫然前行,彼此一言不发。一路上无数模模糊糊的雕像高耸入云,仿佛远古巨人的遗迹,巨大、冷漠而狰狞。

    然后,一个接一个,他们无声地消失在雾中。当迷雾终于散去,无边无际的旷野之上,只剩了埃德自己,脚下满地苍白的枯骨,映着冰冷的月光。

    他抬头望向天空,深不可测的黑暗里,一只巨大的金黄色眼眸正冷冷地凝视着他。

    在一阵彻骨的寒意之中,埃德颤抖着醒了过来。

    有好一会儿他恍惚以为自己是在克利瑟斯堡,他自己的卧室里,刚从一场噩梦中醒来,但映入眼中的石制天花板上是他从未见过的模糊图案……

    一张写满关切的脸凑到了他的眼前。

    “埃德!”那熟悉又陌生的年轻男人的面孔上带着由衷的欣喜,“你醒了!”

    埃德缓慢地眨着眼睛,记忆一瞬间涌入脑海。

    他猛地弹了起来,差点结结实实地撞上艾瑞克的头。

    “亡灵!”他叫道,“霍安……”

    “霍安没事。”艾瑞克安轻拍着他的背,温柔又笨拙,仿佛他是个刚喝了奶需要打嗝儿的婴儿,“他就在隔壁,也许已经醒了呢。”

    “那个亡灵呢?”埃德声音发涩。

    “那是伯纳德。”艾瑞克说,看起来不安又骄傲,“菲利砍了他的头。”

    埃德眼神呆滞,软趴趴地倒回那勉强可以称之为床的兽皮上。

    “你冷吗?”艾瑞克关切地问,“你在发抖……我去弄点木柴,再给你带点吃的,你一定饿了。”

    埃德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目送着艾瑞克离开。

    他一点也不想让这个体贴地照顾着他的“哥哥”知道,他发抖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害怕。

    心突突地跳着,怎么也冷静不下来。他脑子里全是黑暗中那张可怕的脸,越是想要忘记便越是清晰。

    但这大概算是……成功?

    他不想说他宁可失败,但如果知道会面对如此恐怖的一幕,甚至可能会害霍安和他自己都丢掉小命,他绝对会再多考虑一下。

    是诺威发现了伯纳德的失踪。

    暗中行动的精灵并不能时刻盯住所有人,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信徒们的领袖,哈利亚特和里赛克,以及菲利的怀疑对象奈杰尔·艾斯蒂斯身上。但除了其中的两个都曾经跟踪过看起来更为可疑的菲利和埃德之外,这三个人似乎都没什么问题。

    在黑夜中出没的并不止他们,剩下几个却不过是想偷偷从精灵城市的废墟中找到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或借着黑暗偷偷来一场幽会。或许沉寂千年的城市里实在没什么可拿,那些人很快便放弃了。

    诺威无法离开城市,但他记住了每一个进入城市的人的脸。当哈利亚特因为神殿的地基被破坏而第一次召集所有人时,精灵才发现,有几个他记忆中的面孔已经消失。询问了菲利是否曾有人离开,以及留在城外看守地基的人数之后,他才确定至少已经有三个人失踪,其中一个就是与曾埃德一起工作的伯纳德。

    “抱歉,我应该能更早发现的。”诺威说,“但是……”

    他那时欲言又止,似乎被什么东西所困扰,而埃德一点也不觉得这是精灵的错。他自觉已经很仔细地在观察每一个人,却连自己身边的人消失了好几天都没能发现。相比之下,他觉得应该说抱歉的是自己……不,应该是菲利·泽里!

    那个混蛋圣骑士却没有丝毫歉意。他声称他原本就不怎么记得住人的脸,更别说突然面对一大堆根本不认识的人。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长处,善加利用才是正确的做法。”

    他甚至一本正经地说。

    对这种脸皮比自己还厚的家伙,埃德实在无话可说。

    如果有更多人失踪,人们迟早会发现,但那时或许为时已晚。

    “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埃德如此决定。

    他们已经在这里耽误得够久,如果伊斯真的飞回了冰海上某个不知名的小岛睡大觉怎么办?他很可能一直找到胡子都白了也找不到他……

    埃德拍拍胸口,这才意识到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他很可能还没找到伊斯就死在了路上。

    这样的结果可没办法成为什么伟大的传说!

    .

    艾瑞克一手端着吃的,另一只手臂下夹着一条粗糙的羊毛毯回来的时候,埃德依旧呆呆地瞪着天花板,无聊地试图分辨出那被岁月侵蚀的图案到底是什么。

    他其实一点也不觉得饿,只是浑身无力,精神恍惚,却无论如何都再也睡不着。

    而艾瑞克还带回了另一个人。

    “感觉如何?”里赛克的笑容依旧温暖。

    埃德赶紧爬了起来。

    “我没事。”他嘿嘿地笑着,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是被吓了一跳,又不是生病。”

    “你是个幸运的家伙。你和霍安都是。”里赛克似乎心有余悸,“那可是个亡灵……而你们身上连把刀都没有。”

    埃德傻笑着,接过艾瑞克递过来的食物,都没分辨那是什么东西就开始大口往嘴里塞,同时不自然地缩了缩脚——他学着娜里亚在靴子里插了一柄精灵打造的短剑以防万一……谢天谢地,他们把他扔床上的时候没有体贴帮他脱掉靴子,那柄短剑可一点也不像“普通的猎人家”能拥有的东西。

    “霍安怎么样了?”他咽下一大块土豆,开口问道,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

    他知道他所在的房间处于大厅后方两边的走廊里。所有的房间都没了门,不算暖和,住在这里的大多是女人,而男人们更喜欢拥挤在温暖的大厅。每个房间至少能容得下四个人休息,实在没有必要把他和霍安安置在不同的房间。

    “他还没醒。但我想他应该像你一样,只是被吓坏了。”里赛克微笑着,笑容里却像是多了些埃德不怎么喜欢的东西。

    当里赛克开始向他问起昨晚遇见那个亡灵的情景时,埃德再一次确定,那并不是他的错觉。

    里赛克问得小心翼翼,但实在太过小心,反而不太像是为了照顾埃德被惊吓后脆弱的神经。那些不经意的试探,仿佛无意义地重复的问题,让埃德觉得越来越难受,最后连胃都开始抽搐起来。

    ——大概是吃太快了。

    他如此安慰自己。

    或许是注意到埃德开始变得愈发难看的脸色,或许是再也没什么可问,里赛克终于告辞离开。

    埃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把手里硬面包挖成的盘子扔到了一边。

    “他怀疑我。”

    他闷声闷气地说。

    而被人怀疑的感觉真是糟透了——尤其当对方是你喜欢的人的时候。

    “你说什么呀。”艾瑞克疑惑地望着他,“他能怀疑你什么?”

    “怀疑我是个死灵法师……之类吧。”埃德不怎么确定地说。

    艾瑞克笑出声来。

    大概是觉得这念头实在太过荒谬,他笑得几乎停不下来,摇着头收走了埃德吃剩下的东西,临走时还用力揉了揉埃德的头发。

    埃德心情低落地呆坐了一阵儿,也开始疑心自己是不是因为心虚而太过敏感。毕竟,认真说起来,他也不是那么清白无辜的。

    他爬起来走向门边。也许去看看霍安能让他更冷静一点。

    但他才刚刚迈出门口便被人拦住。

    门边居然有两个守卫。他认得他们的脸,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你不能离开这里。”高个儿的家伙生着一双距离太近的眼睛,语气生硬地开口。

    “……为什么?”埃德不由得有些生气。

    “只是为了保护你。”另一个年轻人赶紧解释,刻意放大的笑容却显出几分紧张:“你知道,那些亡灵……听说他们的叫声能摧毁人类的灵魂!里赛克说最好让你们安静地休息几天,这对你们有好处,真的。”

    埃德猛瞪着他——这么拙劣的谎言是谁教他的?就算是霍安都不可能被这个骗过去吧?!

    但他显然也不可能拔出靴子里的短剑冲出去,只能退回房间,重新倒回床上生闷气。

    这全是菲利的错!!

    他第一千次诅咒那个可恶的圣骑士,责骂心一软就拖着同伴们一起陷在这个泥潭里的自己,翻来滚去,沮丧不已。

    诺威曾经警告过他会出现这样的情形,但他不知道那会让他如此难受。

    如今他只能像之前计划的那样,等着菲利·泽里向哈利亚特和里赛克证明自己。圣骑士的身份在这种时候总算还有一点用处。

    但他等来等去,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又醒过来,等来的却不是菲利。

    “霍安!”

    埃德跳起来,扑过去给了那脸色苍白的少年一个大力的拥抱,然后疑惑地看向门外:“他们肯放你进来?”

    霍安一声不响地推开了他,抓住他的手腕就往外拉。

    他抓得异常紧,细瘦的手指让埃德感觉就像是被一具骷髅抓住了似的……

    埃德打个冷战,踉跄而茫然地跟着,他以为门口的守卫会像上次一样拦住他们,但走出门外,那两个守卫却两眼发直地像是根本没有看见他们。

    “呃……这是怎么回事?”埃德不安地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离开这儿!”少年头也不回,急促的声音轻飘飘地散在冰冷的空气中:

    “否则你会死在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