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恶兆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匆忙架起的火堆上,借着风势向上窜起的火舌吞噬了伯纳德的尸体。

    除了牧师和圣骑士的法术之外,火焰是唯一能净化亡灵的东西。

    哈利亚特站在火堆边,高大的身体微微有些佝偻。他不过是个普通的猎人,没有任何神赐的力量,正在发生的一切让这个原本热情爽朗的年轻人颇有些不知所措。

    菲利远远地站在一边,突然觉得有些悲哀。伯纳德来自一个被瘟疫袭击的村落,患病而死的人的尸体通常都会被扔进村外的火坑,有时病人甚至可能并未死去……

    伯纳德逃过了那一劫,如今却还是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是他干脆利落地用长剑砍掉了伯纳德的头。随后赶到的里赛克脸色惨白地瞪着那尸首分离的亡灵,半晌无语。

    安克坦恩人对死灵法师和他们的亡灵仆从并不陌生。他们的国土辽阔却寒冷,人口密集的城市屈指可数,每一个村落和城镇之间都相距甚远,中间隔着荒无人烟的群山和森林,却隐藏着许多远古精灵、矮人和兽人的遗迹与战场。

    一直以来都有许多死灵法师在暗夜中行走,不厌其烦地寻找着,尝试着,试图得到诸神禁止人类掌握的力量——死亡与重生,永恒不灭的生命。或许最初创造这种法术的人也曾怀有美好的期望,但在黑暗中隐藏了千百年之后,它早已被扭曲得只剩下憎恨与诅咒。

    黑夜中的亡灵是安克坦恩人从小到大最深的恐惧,他们相信那些失去生命的凝视和无声的哀嚎都能轻易毁灭人类的灵魂。而如今,亡灵出现在为耐瑟斯修建神殿的圣地,他们无从分辨那是考验还是恶兆。

    埃德和那个叫霍安的孩子都差点丢了小命,恐慌如野火般蔓延,让菲利开始怀疑当初同意埃德的“主动出击”,是不是太过急躁。

    他对自己的大意后悔不已,他是真没料到一直暗中活动的敌人会如此迅速且明目张胆地行动。

    但如果对方是想要引起人们的恐慌,方便在混乱之中借机行事,那他显然是成功了。

    菲利在每个角落里听见人们不安的低语,恐惧撕开了信徒间虚伪的温情。他们用阴沉的目光彼此打量,一小群一小群地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他们之间的维系原本就并不牢固,在之前的信徒和新加入的、失去记忆的人们之间,甚至失忆的人彼此之间,因为共同的信仰而带来信任盲目而脆弱,一旦有了裂缝便会迅速崩溃。

    同样不被信任的圣骑士随随便便地斜靠在门边,对那些投向他的充满怀疑的目光视而不见。即便是从僵尸面前拖回了霍安的埃德,都有人质疑他的勇敢是因为知道自己并不会受到伤害。他们说那亡灵很可能就是由埃德,或他的同伙——比如菲利——召唤而来,演一出戏以洗刷他的嫌疑并制造更多的恐慌。否则,那扭曲的不死者又怎会如此轻易被击倒?

    菲利知道里赛克让人看住了那两个被亡灵吓晕过去的小家伙。那是好事,至少他用不着再分神去保护埃德,而艾瑞克会好好地照顾他们的“弟弟”。

    他知道自己也同样被人盯得牢牢的,但既然还没人来兴师问罪,他便乐得缩在一边,静静地观察着一切。

    他所怀疑的对象,奈杰尔·艾斯蒂斯也同样选择了冷眼旁观。偶尔他们目光交接,又若无其事地各自移开。而菲利依旧找不到任何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男人便是罪魁祸首。

    如今他相信耐瑟斯的出现与死灵法师无关。伪造一个神灵无非为了凝聚信徒们的力量去做成某些亡灵无法做到的事,但那个僵尸的出现显然破坏了一切。现在的情形,更像是死灵法师想要阻止一股新的势力的崛起。那场瘟疫倒有可能是他们的杰作,却被耐瑟斯的牧师们及时阻止,或许他们正是因此而想要复仇。

    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找到那个法师。

    .

    那一天还没到午后,已经有人找到哈利亚特,以各种显然是借口的理由要求离开。

    哈利亚特没有答应,但他强硬的态度显然引起了人们的不满,如果不是里赛克匆忙赶来安抚,一场骚乱在所难免。

    “亡灵会在夜晚出没,而从这里回到最近的村庄也至少需要三天,谁能确定路上不会有危险?而留在这里……只要不独自外出,和大家待在一起会更安全。何况牧师就在路上,亡灵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里赛克阻止人们离开的理由相当实际且容易接受——至少比哈利亚特黑着脸吼出的“在这种时候逃离是对耐瑟斯的背叛”要容易接受得多。

    当夜色开始降临,按照哈利亚特的命令,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大厅里,却再也听不见往常的笑闹。

    恐惧清清楚楚地写在每一个人的眼底。菲利有点担心,他至今不清楚死灵法师是隐藏在废城之中,还是人群里……而恐慌一旦在人群中爆发,局面将很难控制。

    他把目光移向大厅的一角,哈利亚特和里赛克正在那里低声争执着什么。两位年轻的领导者显然缺乏经验——在这种人心惶惶的情况之下,即便意见不一,好歹也找个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再吵嘛。

    菲利抓了抓越来越长的胡子,走向哈利亚特和里赛克,两个年轻人在他接近的时候不约而同地紧紧闭上了嘴。

    他们怀疑他大概就像他怀疑奈杰尔一个样。

    菲利无奈地想着,用拇指向后面指了指:“说真的,让所有人这么挤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有人打个响点儿的喷嚏他们都会像被捅了窝的老鼠一样吓得四处乱窜……”

    这显然不是什么合适的比喻。哈利亚特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他们可没有你手上那样的利剑可以防身!”

    他低吼道。

    菲利的长剑剑柄用旧皮革包过一层,剑鞘也在他从柯林斯神殿出发时特地换了旧的,以免看起来太过醒目,但只要拔出来,即便是对武器没多少认识的普通人也能看得出,那可不是什么市集上随便花一两枚银币就能买到的。

    而面不改色地一剑砍断一个亡灵的脖子,当然也不是一个普通猎人能做得到的。

    菲利不自觉地又去抓胡子。

    “我还没向你道谢。”里赛克看了他的同伴一眼,礼貌地开口,他比哈利亚特更沉得住气,但他用温和的语气委婉地表达出的却是同样的怀疑:“那亡灵发出的嚎叫声让我完全没办法动……但那对你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是没有。”菲利说,“我是个圣骑士嘛。”

    好一阵沉默。

    菲利左右看了看面前两张同样金发碧眼,也同样神情呆滞的脸,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这个简单的称呼对两个年轻人的冲击,似乎不比已经被烧成灰烬的亡灵带来的要小。

    “圣骑……士……”哈利亚特磕磕巴巴地重复,连眨了好几下眼睛,却好像还是没有恢复过来。

    “没错,圣骑士。”菲利笑眯眯地说,“怎么,耐瑟斯还没有找到他的骑士们吗?”

    “没有……牧师说我们之中或许会有第一个圣骑士……”里赛克有些茫然地回答,随即神情一凛,回过神来:“你不是耐瑟斯的骑士?”

    菲利摇了摇头:“水神尼娥是我的女神,我奉她的意旨行事。”

    恼怒渐渐取代了惊愕,哈利亚特语气不善地质问:“那么是你的女神让你隐瞒自己的身份混进另一个神祗的信徒里?”

    “呃?什么?当然不是!”

    菲利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他总算明白了“怀疑”是怎样一种可怕的毒药,他不过是顺口说出了平常自我介绍时会说的那一套而已!

    “那么你同时欺骗和背叛了两位神祗。”哈利亚特紧绷着一张端正的脸,执拗得像换了一个人。

    “哦哦,孩子们,别这么紧张!”菲利啼笑皆非地举起双手,“我可不是你们的敌人!”

    “敌人有很多种。”哈利亚特依旧瞪着他。

    “你们的牧师是这么教你们的吗?”菲利的脸上是纯然的好奇,心里却多少有了一点恼怒,“侍奉其他神祗的人都是你们的敌人?”

    哈利亚特脸上神情变幻,目光飘向了里赛克。

    “当然不是。”里赛克回答,“但我们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圣骑士?”

    这个疑问要容易接受得多。

    “我可以证明。”菲利坦然地说,“但我们是不是该换个地方?”

    这是个偏僻的角落,或许没人听得清他们在说什么,但背后那些人们的目光让一向大大咧咧神经迟钝的菲利都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他们在大厅后的走廊里挑了个无人的房间,但菲利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年轻人匆匆跑了进来,在里赛克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里赛克沉默了好一阵儿,低声回了一句,在那个年轻人离开之后,他转向菲利,脸上的神情立刻让菲利觉得事情不妙。

    “在你‘证明’什么之前,圣骑士大人,”里赛克紧盯着他,缓缓开口:“是不是能先告诉我们,你的两个‘弟弟’去了哪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