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是敌非敌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步下监狱的台阶时,博雷纳的脚步有些沉重。

    他是真的有点累了。入冬以来,几乎没有一件事是顺利的,连一夜安眠都渐成奢求。依旧在不断涌入的野蛮人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他的同伴和镇上人对此都颇有微词,但他至今也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库兹河口正北就是冰原,与野蛮人的领地之间甚至没有森林的阻隔。人类与野蛮人相互敌视的时间已经够久,有任何能让彼此和平共处的机会,他都不想放过。

    所以当灰须切姆,他忠实的野蛮人朋友找到他,吞吞吐吐地表示他的同族们需要帮助时,他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手。

    但他不知道冰原上的动乱到底会持续到几时。切姆曾经断言野蛮人很快就能反应过来,解决掉那些在黑夜中出没的黑衣巫师和亡者,情况却似乎越来越糟,而库兹河口也无力再容纳更多人,他甚至不得不派人到更远的地方去购买粮食。

    诸神保佑,至少他有足够的钱。

    即便物质还不至于匮乏,镇上的气氛还是越来越紧张,昨晚发生的一切则是雪上加霜。

    亡灵。还是一个矮人。

    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

    库兹河口有两百年前全盛时留下来的坚固城墙,几经战乱也并未坍塌殆尽。几年前他把城墙好好地修缮了一番,加固城门,派上守卫……那时原本是为了抵御野蛮人的抢掠,但如今,只要小心一些,应该也能阻止亡灵的进入。

    但如果亡灵出现在城里……

    博雷纳打了个哆嗦,而他将之归咎于从寒冷的室外进入温暖的室内时突然改变的温度。

    他和他年轻手下的脚步在布满灰尘的走廊上沉闷地响着,墙上的火把燃得有气无力,锈蚀的铁栏后一间间无人的囚室仿佛一只只空洞的黑眼睛。

    这荒废已久的地方阴森得?人。

    “简直像是会闹鬼。”索诺恩在他身后嘀咕着,显然有些不安。

    博雷纳拉了拉斗篷,回头对那褐发蓝眼,瘦高结实的年轻人开着不怎么高明的玩笑,“说不定是个漂亮的女鬼呢。”

    索诺恩配合地咧了咧嘴,但笑得有点难看。

    监狱也是两百年前留下的,破败但依旧结实,这是博雷纳唯一能想到的,能关住一条龙的地方——如果那真是一条龙的话。

    他对手下的小伙子们能抓回那个金发的年轻人颇感意外,他还以为他会更厉害一点……特克斯,一个高大的混血儿扔出的石头砸中了年轻人的头。野蛮人的祖先,巨人,传说中有一手扔石头的绝活儿,那种天赋大概还流淌在野蛮人的血液中。

    以防万一,博雷纳还是把那昏迷不醒的年轻人牢牢地锁在了监狱最深处。

    海耶斯坚持认为那个年轻人就是几年从柯林斯的水神神殿地底飞出的冰龙。各种传言曾一度在冒险者们之间传得沸沸扬扬,他就听过好几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比一个更匪夷所思。

    其中唯一相同的是,那条龙擅长以人类的形象掩饰自己——他原本就是以人类的身份,被一个曾经的冒险者战士抚养长大。

    而那在博雷纳看来,是所有匪夷所思中最匪夷所思的,他一直拿这当成个笑话,甚至开玩笑地编过一出短剧让孩子们演着玩儿,故事里那条被人养大的狡猾的冰龙长到足够大之后一口吞掉了他的“父亲”,抢走了他的姐姐,一个漂亮女孩儿。结局嘛,当然是一群伟大的冒险者杀掉了恶龙救出了美人儿……

    嗯,他衷心希望那条龙没听过这故事。

    走廊深处突然传来一阵惊慌的叫喊,然后是一声惨叫,野蛮人的怒吼和含糊的咒骂。

    博雷纳一惊,从他不着边际的思绪里回过神来,与索诺恩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抽出长剑向前冲去。

    .

    伊斯的头还在隐隐作痛,但他置之不理。

    他居然没用到被一块石头砸晕!

    在黑暗中醒来时,他甚至以为自己还在柯林斯神殿的地底……他慌乱而无助地蜷起身子,感觉到身上重重的铁链,它们相互摩擦时刺耳的声音让他想要放声尖叫。

    然后他清醒过来,一瞬间羞愤难当。

    ——我是一条龙!

    他咬着牙对自己无声地怒吼。

    ——我无所畏惧!

    他根本记不清自己是如何挣脱铁链破门而出,怒火之中,眼前的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人类满是惊惧的面孔在他面前晃动着,却不肯消失。

    质朴但做工精良的长剑斜砍过来,他伸手格挡,尖锐的指爪在剑身上划过,溅起一串明亮的火花。指尖触到人类柔软的身体,血色晕开在灰蓝的布衣上。

    他能轻易而举撕开这些不堪一击的家伙……轻而易举。

    伊斯恼怒地把面前脸色惨白的男人远远扫到一边,转身面对另一个更为高大的家伙。

    野蛮人怒吼着,手中包着铁皮的木棍挥向他时带起强烈的风声,连他也不得不在这样的力量之下选择闪避,利爪顺势划过野蛮人毫无遮蔽。肌肉隆起的手臂。

    飞溅的鲜血激起了杀意。伊斯怀疑眼前这个野蛮人这就是朝他扔石头的家伙……而他该为此付出代价。

    “等等!住手!”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大喊着,又有两个男人顺着走廊跑了过来。

    伊斯置之不理。

    他矮身避过横扫过来的木棍,闪着银光的长爪在野蛮人的腿上留下深深的伤痕。

    “住手!林德!”

    来人再次大吼。

    野蛮人愤怒地咆哮着,却居然听话地停止了攻击。他向后退去,木棍只是防御性地在身前挥舞,在他身后,那个被扔到角落的男人正呻吟着试图爬起来。

    伊斯皱了皱眉,放弃了追击,转身一把抓住了那个逼近他的男人的衣襟按向墙壁,随手挥开另一个年轻人向他砍来的长剑。

    “住手!索诺恩!住手!”

    被他压在墙壁上的博雷纳连声叫着。

    伊斯眯起了眼睛。

    “这是个误会!”博雷纳转向他的面孔苍白得毫无血色,眼中有竭力隐藏的恐惧。

    “这是个误会!”他再次重复,松手让自己的长剑掉落地面,双手向两边摊开。

    伊斯几乎有点想笑。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白色鳞片,尖利的长爪……这其中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误会”。

    但博雷纳所说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抱歉,我的人攻击了你,还把你锁在这里……我们那时都以为是你杀了雷纳德。但这只是个误会。”

    博雷纳直视着伊斯的双眼,似乎对他的利爪和鳞片,以及必然已经变成金黄色的双眼视而不见。

    “奥兰已经醒了,他告诉了我们发生的一切……是你杀了那个亡灵,你救了他,我欠你一个道歉,以及感谢……我是来这里释放你的,”他勉强笑了一笑,“但我或许早该知道这地方关不住你。”

    “骗子。”伊斯轻蔑地低语。面前这个男人很清楚自己性命在他的手中,而人类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可以说出上百个比这更漂亮的谎言。

    “我有时的确会说谎。”博雷纳坦然承认,“但这次真没有。我们不是敌人……”

    “我们是!”伊斯低声咆哮着,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即便我什么也没做,你们也永远只会把我当成敌人!”

    他的爪子微微陷入博雷纳的脖子,几丝血迹随之滑落。

    他身后一直沉默僵硬地站在那里的年轻人不安地向前,又被博雷纳挥手制止。

    “听着,我不关心你是谁,也不关心你是什么。”男人的声音坚定而沉稳,“只要你没有袭击这个镇,没有伤害我的人……没有故意伤害我的人,你就不是我的敌人,也不是库兹河口的敌人。我发誓,只要你离开这里,这镇上不会有任何人主动攻击你。今后也是一样,除非你先动手,否则我们不会以你为敌!”

    ——人类不可信任。

    伊斯告诉自己。但他恼怒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鳞片闪烁着,一点点消失。

    有时他的身体要比他的灵魂诚实得多。

    “为什么我要相信你?”他依旧没有放手,“人类的誓言就像风。”

    “你可以不信。”男人叹了口气,“你可以杀了我,然后冲出去……这个季节镇上连一个冒险者都没有,我想没人能拦得住你,但我看得出你并不想惹麻烦。”

    他心平气和地看着伊斯:“说实话,我也一点都不想惹麻烦,否则昨天在街上的时候我就没必要放你走……”

    伊斯冷冷地哼了一声:“放我走?你派人跟着我。”

    “只是为了确保你离开了这个镇。”博雷纳脸色一暗,“我说过让他们跟到城门就回来……”

    但好奇心过盛的年轻人总是不那么听话。

    伊斯垂下双眼。他能看得出这个男人的确关心自己的手下,但他无法相信他会真的信守誓言。

    “如果不放心,你可以拿我当人质。”博雷纳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

    伊斯冷着脸放开了手。他才不需要什么人质。

    男人至少有一句话是对的——如果他要离开,没人拦得住他,区别只在于要不要杀人。

    而他……懒得杀。

    博雷纳松了口气,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咧了咧嘴。

    “我送你到城门。”他说,“这样对我们都……更好。”

    伊斯没有反对。

    “还有。”博雷纳从自己腰包里掏出一团乱草,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好奇,“我想这是……你的东西?”

    伊斯脸一热,咬着牙劈手夺过了那团见鬼的玩意儿。

    .

    下周也继续单更……每天11点定时更新已设置完毕~多谢阅读,周末愉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