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来自何方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大雪簌簌而落,林间却显得愈发寂静。

    伊斯站在昨晚那片犹如噩梦般的血腥之地上,洁白晶莹的雪花却已经覆盖了一切,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本该回去,回那个还有人被迫等待着他的洞穴。他留下了食物和木柴,但如果再拖上一两天,洞里的人将不可避免地挨饿受冻。

    但在回去之前,他必须确定一些事。

    矮人亡灵的盔甲和战斧上都有他认识的标志,那是个银牙矮人。而银牙矮人通常不会跑到离自己的矿坑这么远的地方来。

    伊斯不关心矮人。如果不是那些家伙,他或许根本没必要杀了银牙……但那个矮人亡灵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想起那些被他扔在雪山之上,扔在了银牙矿坑里的人。

    娜里亚……他就那么把她扔在了雪地上,这绝对会让她气个半死,但她会因此而放弃寻找他,听他的话乖乖回家吗?

    ——当然不会。

    伊斯十分清楚,只是不想面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他们为什么要来找他?他们难道不明白,他已经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人类少年……就算他们不明白,艾伦·卡沃又到底为什么肯放他们出门?

    他想不明白,也不愿去想。

    他原本确信他们至少不会有危险。他飞离矿坑时看见了埃德,而凯勒布瑞恩,那个总是神神秘秘的半精灵牧师就站在他身边。有他跟着,埃德和娜里亚应该都是安全的。

    但现在他突然不那么确定了。

    他开始后悔当时没有干脆抓着娜里亚他们飞回南方,扔到艾克伍德森林去……他们现在在哪儿?还被矮人们关在矿坑吗?如果他们逃出了矿坑,会不会遇上其他危险?

    比如,死灵法师。

    那些跟他一起进入银牙矿坑的家伙似乎是受了某个死灵法师的挑唆,或威胁。而任何牵扯到死灵法师的事都充满难以预料的危险。如今,一个矮人亡灵又出现在库兹河口,这不可能全无关联,而娜里亚和埃德会不会被卷入其中?

    不安如水面上的涟漪,一点点扩散。

    他甚至想起了莉迪亚。他杀了她的手下,那个光头的死灵法师,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而莉迪亚不是什么宽容的人。从前在克利瑟斯,老矮人寇根曾经拿她的小心眼儿开过玩笑,而莉迪亚那时的目光几乎让他觉得有些害怕……

    如今身为死灵法师,她更加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她会怎么对付他?她会不会利用娜里亚和埃德?他是不是害他们追着他一步步走进黑暗与危险之中?

    太多的不确定让他心烦意乱。

    凯勒布瑞恩或许很厉害,但他不一定能对付得了莉迪亚。

    伊斯知道,他不可能跟娜里亚回家,再天真的梦里都不会有那样的情景……但也不希望他们因为他而受到任何伤害。

    ——那见鬼的,本该消失却阴魂不散的,属于人类的灵魂。它让他变得如此软弱……却又无可奈何。

    伊斯觉得他最好再抓个死灵法师问问消息,但上一次跨越了半个大陆的追踪让他明白,这一点也不容易。他希望能借那个矮人亡灵找到一些线索,而博雷纳显然不会让他去检查那具亡灵的尸体。

    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记忆。

    闭上双眼,他再次看见那片夜色中暗红的血迹。

    鲜血。鲜血。鲜血。扬起又落下的战斧。断折变形的脊背。拖曳的痕迹。混乱的脚印……

    片刻之后,他睁开双眼,向着东南方走去。

    .

    那间孤立林中的破败的木屋出现在视线之中时,伊斯已经几乎想要放弃了。

    他只能凭着记忆里的匆匆一瞥判断出矮人的脚印是从东南方而来。但一路走来,他再没发现任何踪迹。

    他盯着那间木屋犹豫了一阵儿。死灵法师通常不会选择如此醒目的地方作为藏身之处,他们更喜欢隐秘的洞穴,无人造访的闹鬼的遗迹之类原本就透着阴森的地方。

    但这里的确足够偏僻。像是已经被人抛弃了许久的木屋破破烂烂,几近坍塌,连门都已经倒在了地上,一边墙上还有个大洞……

    一个破得有些蹊跷的大洞。

    伊斯踏着积雪走过去,摸了摸木板上明显是新茬的断面,望向光线阴暗的屋内。

    雪花随风飘了进去,在地面上积起薄薄的一层,但仍能依稀看出那一片狼藉。屋里像是有一大群人热热闹闹地打过了一架,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还是完整的。

    伊斯钻了进去,在大滩大滩已经暗得难以分辨的血迹之间,找到另外几摊形状像是溅落的血,却呈现出诡异的、像是腐烂的植物般灰绿色的东西,隐隐散发出一种他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沉闷的香味。

    这里或许便是那个矮人真正死去的地方。

    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矮人从不会有一点畏缩,他大概在这里好好地打了一场,但可惜,终究没能摆脱被变成亡灵的噩运。

    他所信奉的神又在哪里?

    伊斯心中闪过一丝讥讽,更多的却是不安。矮人和精灵一样有着虔诚的信仰,意志也更为顽强,无论是生是死,都不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

    而野蛮人……野蛮人只信奉自己的祖先,但他们的灵魂彼此维系,同样不易操纵。

    但如今,一切似乎都在悄悄地改变。

    他再也找不到更多的线索。踏出屋外时,不安与忧虑郁结在胸口,却又茫然不知所措。

    天色渐暗,夜幕将再一次降临,这片古老的森林里,还会有多少亡灵在黑夜中游荡?

    不远处,似乎有一只鸟从树梢惊起,几团雪块簌簌地掉落下来。伊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一时无法决定到底是该继续找下去,还是先回冰原。

    雪依旧不紧不慢地飘着,隔上一两天,能找到的线索会更少……

    他低头迈步向北,走出没多远,突然大吼了一声。

    那不是属于人类的吼声。恐惧如利箭般直刺所有能听见的生物心中。这个季节森林里的动物不多,却仍有一阵小小的骚乱。松鼠尖叫着在树枝间飞窜,几只鸟扑棱着翅膀急速地飞走,以及……

    有人发出一声惊叫,从一棵云杉上掉了下来。林间回响着压断的树枝发出的一连串折断的声音,然后又归于寂静。

    伊斯歪着头看看地上那团黑影,无法否认他有一点小小的得意。

    积雪很厚,那家伙应该没受什么伤,却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伊斯走过去的时候,他才突然跳了起来。

    一团雪砸向伊斯的脸,被他伸手拍开,雪屑在他的眼前散开时,那狡猾的小个子已经再一次手脚并用地往树上爬,敏捷得像只猴儿。

    不管他是谁,反正不可能是矮人……伊斯从未听说过矮人这么会爬树。

    他及时冲过去抓住那家伙的脚腕,把他拽下来再次扔到雪地上,一脚踩了上去,在看清楚那团毛皮里拼命挣扎着的人时又讪讪地收回了脚,莫名地感觉到一丝羞愧——

    他可没料到掉下来的会是这么个皮包骨头的小孩子!

    那孩子看起来最多只有十岁,脏兮兮的小脸上也不知糊了些什么,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头发也像是一堆乱草,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圆眼睛,在月光之下凶狠地瞪着伊斯。

    伊斯一松开脚他就像只兔子一样跳起来猛窜了出去。他裹着一件对他来说不算太长,却显得过宽的斗篷,边缘还颇为讲究地滚了一圈灰白色的毛皮……

    那是矮人的斗篷。

    伊斯赶上几步,一把扯住了斗篷,把那个动作和神情都更像野兽而不是人的小鬼拉了回来。

    “别跑!”

    他恼怒地用最最严厉可怕的语气对着那个扭个不停的小孩吼道,“否则我吃了你!”

    ……他刚刚是说了“吃”吗?

    还有,为什么他总是会碰到小孩子?!

    一瞬间他有点走神,而那个丝毫没有被吓到的野孩子狠狠地一口咬在了他手上。

    .

    就算是对付野蛮人……不,就算是对付银牙他也没这么费力过!

    伊斯挫败地瞪着面前正同样睁大眼睛瞪着他,同时啃着自己指甲的死小孩。

    他连哄带吓,手忙脚乱,也没能让这个孩子乖乖地待着不动,气急之下怒吼了一声,才总算让他又瘫在雪地上。

    他猜自己的眼睛大概是又变成了金色。因为那孩子与他目光相接的时候,眼中的恐惧就渐渐变成了好奇,甚至伸出小小的脏手摸了过来。

    他居然不怕他的眼睛……那非人的金色双眼。

    这会儿他倒是肯安安静静地坐着不动了,但无论伊斯问他什么,他都是那样瞪着一双圆眼睛盯着他看,一个字也没说过。

    “你听不见吗?还是不会说话?”伊斯无奈地撑着头。

    ——他为什么就这么擅长给自己找麻烦呢?

    那小鬼轻蔑地用鼻子哼了一声,挠了挠自己的脖子。

    显然,他听得见,也会说话。

    ——人类的小孩子为什么就这么讨厌呢?!

    伊斯在心底怒吼着。

    然后他听见了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对面的死小孩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他大概是已经习惯了饿肚子。

    伊斯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会独自在森林中生活,又是怎样活下来的,但他活得几乎不像个人类。

    不过,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自己不也活得完全不像一条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