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墓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再次行走在天空之下——即使头顶惨淡的月光照得周围一片阴森,也令人无比欣慰。【全文字阅读】

    埃德对着天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尽管差点就变成一个厌世的幽灵,现在他衷心感觉,还是活着比较好。

    “看看它。”艾瑞克轻声说,像是怕惊扰了那只神圣的动物。

    雪?在他们不远处一座半塌的屋顶上扑扇着翅膀,用尖尖的嘴巴梳理着身上的羽毛。

    “它扒开了井盖上的雪。”埃德踢了踢脚下被掀开的井盖。积雪很厚,那只动物大概费了些力气。它或许真是冰雪女神遣来帮助他们的,否则很难解释它怎么会知道他们在哪儿,以及怎么救他们出来,而精灵已经说过他并没有与动物沟通的能力——哦,他现在万分希望诺威能在他身边!

    雪?飞了过来,在他们头顶盘旋了一圈,又飞向远处,在发现他们停在原地发呆的时候飞了回来,不耐烦地咕咕叫着,再次飞向同一个方向。

    “我猜那是在说……”艾瑞克猜测着。

    “跟着我,笨蛋。”埃德咕咕地嘟着嘴说。

    艾瑞克看着他,一脸无话可说的表情。

    “来嘛!可不能让冰雪女神的宠物生气!”埃德拍拍艾瑞克的肩膀,朝着雪?追了过去。

    “是象征……”艾瑞克虚弱地反驳着,紧跟在他身后。

    没跑多久他们就看见了雪地上凌乱的脚印。

    “骷髅。”艾瑞克神色凝重地说,“很多。”

    “是嘛?我还以为是一群大鸟呢。”埃德随口胡诌,心跳开始加快,撞上一个僵尸就已经让他吓得半死,想象一群骷髅向自己冲过来,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画面。

    艾瑞克看都没看他一样,大概已经没有心情再理会他的胡说八道。

    从雪地上的脚印判断,骷髅们向南而去,那是大厅的方向。

    他们犹豫了一阵儿才决定顺着脚印追下去,但那只雪?发出厉声的鸣叫,俯冲下来直扑向埃德,尖锐的利爪毫不客气地在他下巴上拉出了一道血印。

    “……它不想让我们去那边。”埃德摸摸脸,看着手上的血迹,忧伤地说,“冰雪女神的脾气不大好对吗?”

    “那是对你的不敬的惩罚。”艾瑞克严肃地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跟着它。”

    雪?指引着他们跑向骷髅出现的地方。那是城北靠近城墙的一大片空地,林立的墓碑和雕像向他们揭示出它的用途——那是一片墓地。

    在白雪覆盖下的墓园原本该是一片肃穆和圣洁,如今却满目疮痍。许多墓穴都被打开,墓碑倒塌下来,混杂了泥土的雪变得肮脏而卑微,被无数脚印踩得稀烂。

    “现在我知道冰雪女神为什么会生气啦。”埃德悄声说。

    但墓园里静悄悄的。无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如今都已结束。

    “所以你到底带我们来这里干嘛?”埃德问落在一边的墓碑上,悠闲地转着头四处张望,一副已经完成任务的样子的白色大猫头鹰。

    雪?漠然地看了他一眼,拍拍翅膀飞走了。

    “这里一定有什么线索。”艾瑞克已经踏进了墓园,绕过地上一个又一个墓坑,低头仔细地寻找着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线索,直到埃德猛地伸手抓住他的腰带,将他拖得一个趔趄,险些栽进一个打开的石棺。

    “埃德!”他恼怒地叫道,“如果你害怕,可以找个地方待着别动!”

    他不想承认他也有点害怕……他可是个圣骑士!虽然暂时失去了力量……

    如果不是背后这个家伙总是一惊一乍地吓唬他,他说不定根本不会这么害怕!

    一只手臂从他的肩膀上伸过来,发着抖直直地指向远处一座雕像:“它在动!”

    远远看去,那是一座没有什么特别的雕像,跪在地上,双手微微向两边伸开,低垂着头。但如果看得久了就会发现,当风稍大一些的时候,它的身体会膨胀开来,随风而动。

    “……那不是座雕像。”艾瑞克的声音也有一丝不易察觉地颤抖,“那是个人……死灵法师!”

    ——月光之下,一个跪在墓地里的家伙还能是什么呢?

    .

    这其实是艾瑞克第一次遇上死灵法师,而且还是在失去力量的时候——他紧张地想要抽出腰边的长剑,才发现他根本没有武器。

    他愣了一下,完全想不起他的剑的去了哪儿,那可是女神祝福过的长剑,肖恩·弗雷切亲手交给他的……

    埃德塞给他一柄闻起来有点奇怪的短剑:“精灵打造,绝对锋利!”

    艾瑞克盯着手里的短剑发了一会儿呆,又摇摇头把它还给埃德,一边紧盯着那个似乎还没有发现他们存在的死灵法师,一边挪动着身体,弯腰从脚下的石棺里摸出一把弯刀,它被唤醒的主人或许还有其他的武器,便把它遗弃在了这里。

    历经千年的武器早已蒙尘,但轻轻抹去灰尘之后,它依旧骄傲地闪烁着寒光。

    “精灵的武器!”埃德压低了声音得意地说,语气活像那把弯刀是他打造的一样。

    艾瑞克反手用还沾着墓灰的手准确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他们屏声静气,借助每一个还没有倒进泥土的墓碑和雕像,一点一点地接近那个死灵法师。离得够近的时,他们终于看出来,那是个女人。

    厚厚的灰色斗篷掩饰了她的身形,但他们已经可以看见她丰满的胸部和兜帽下小巧的下巴。

    她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和一座石像没什么两样,只是身上的斗篷偶尔会被风吹起,露出她似乎在微微颤抖的身体。在她的身体周围,地上画着一圈符文,并不像埃德以为的那样是血红色,而是一种不怎么起眼的灰色,闪着微微的金属光泽。

    她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比如传说中如同鬼泣般的咒语。

    但寂静在此时也同样能带来恐惧。而莫名的恐惧有时比显而易见的危险更令人难以忍受,空气仿佛拥有了重量,沉沉地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情不自禁地想要跪倒在地。

    艾瑞克猛地冲出了藏身之处,弯刀指向面前的女人。

    “法师!你的罪恶即将在此结束!”圣骑士义正词严,只是声音和刀尖都在微微地发抖,听起来未免有些无力。

    埃德只好也拔出了短剑。如果有骷髅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保护它们的主人,他大概能给那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骑士争取一点时间——他听说戳眼窝挺有用的。当然,前提是他能戳得中。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有埋伏在一旁就等他们送上门的死灵,也没有抬头冲他们露出诡异笑容的死灵法师——那女人对一切都置若罔闻,只是静静地跪在那里,姿势从容而优雅,更像是在祈祷,倒显得突然跳出来的圣骑士冒昧而失礼。

    艾瑞克的弯刀放了下来,有些不知所措,这跟他听过的死灵法师可不太一样……但周围的符文又确实是召唤亡灵用的。

    埃德犹犹豫豫地走了出来。

    “她是不是已经死了?”他问。

    艾瑞克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用弯刀挑开了女人的兜帽,几根被削断的金发随风飘落,女人依旧没动。

    埃德壮着胆子蹲下来,歪头去看女人的脸。

    一双布满血丝,因惊骇和痛苦而瞪圆的眼睛转向了他,似乎带着某种祈求。

    埃德大叫一声向后坐倒:“她还活着!”

    艾瑞克下意识地举刀猛砍,弯刀带起尖锐的风声,劈进了女人的头。

    埃德耳边响起一阵奇异的尖啸,一阵风卷过整个墓园。他感觉肩头一松,再没有之前那种沉重得无法呼吸的感觉,空气变得澄澈,即使地面依然脏乱不堪,精灵的墓园却像是再次恢复了宁静。

    艾瑞克稍一用力,没能把刀拔出来,只好放开刀,倒退几步,呆呆地看着那个头上插了把刀的尸体软软地倒向地面。

    埃德连滚带爬地往后逃开,女人的脸差点就压到他的脚上。

    好一阵儿都没人开口说话。

    “恭喜……你为自己报仇了。”埃德把目光从那头被鲜血浸透的金发上移开。

    艾瑞克怔怔地把头转向他。

    “哦,我忘记你已经忘记了……这个女人,”埃德朝死掉的女人抬抬下巴,“就是一刀捅进你胸口的那个。”

    艾瑞克摸摸胸口:“……所以我没杀错人。”

    他的表情如释重负。

    “……第一次杀人?”埃德猜道,虽然他也是今天才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他面前被杀。

    艾瑞克默默地点头。

    “为什么像你这种一点经验也没有的圣骑士会被派出来屠龙?是想让你们送死嘛?”埃德不乏恶意地猜测。

    “许多人被调往别处,我们人手不足……”艾瑞克心不在焉地回答,依旧看着地上的尸体发呆,“被她召唤的不死生物现在应该都……死了。”

    “这话听起来可真怪……听着,我也很想说,‘她死啦!这里的事儿结啦!正义必胜!’……但她刚才的表情实在不太对劲。”

    埃德爬起身,心有余悸地再次蹲在女人身边,“帮我把她翻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