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祈祷的意义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脸朝下倒在自己的血泊里的女人看起来挺瘦,两个男人却束手束脚地费了好大一会儿工夫才才把她翻过来。【全文字阅读】

    她表情就像埃德之前所看到的那样,凝固在了充满恐惧的一刻,仿佛召唤亡灵并不是她情愿的,要么就是中间发生了什么可怕的意外。

    埃德挪开脚,地上符文已经被他们踩得一团糟。他伸出手,碰到尸体的衣服的时候又僵住,缩了回来。

    “我觉得你应该搜搜她身上,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他殷勤地向圣骑士建议。

    “……为什么不是你来搜?”艾瑞克显然不太情愿。

    “因为这是对你的考验!忘了嘛?!”埃德用大声掩饰自己的心虚。

    艾瑞克紧皱着眉头蹲了下来。

    “可是……这是位……女士。”他支支吾吾地说,“这样似乎不太好……”

    埃德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位女士’……她捅了你一刀,你把她的头劈成了两半,现在你才来计较‘这是位女士’?!你认真的吗?!”

    艾瑞克带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把手伸进了女人的怀里。

    他们找到了一堆零零碎碎的小东西:一个已经空掉的银制扁瓶;一个黑色的小袋子,装着几颗白色的骨珠,在想到那东西有可能是用人骨制作的时候,埃德手一抖,让珠子散落了一地,又在艾瑞克的瞪视中默默地捡回来;还有一支炭笔,一小把已经没有什么味道的草药,几根漂亮的羽毛……都不像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看看这个。”艾瑞克又翻出了一个小小的皮套扔给他。

    埃德展开皮套,里面只卷着一张纸条。

    “这是张地图。”埃德说,辨认出了那些潦草的线条,“唔……是这个城市的地图。”

    地图画得并不精致,但十分详细,几乎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平台上分布着什么重要的建筑,全都标示在图上。

    “他们怎么可能勘察了整个城市,却没有被精灵发现?”埃德大声说出自己的疑问。

    “也许你的精灵朋友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厉害。”艾瑞克说。

    埃德瞪了他一眼。这话如果从菲利嘴里说出来一定是挖苦,但艾瑞克就只是诚实地就事论事,反而让他无话可说。

    “也许里赛克派出来检查这座城市是否安全的队伍里也有他们的人……”他的目光在地图上游移,有几个地方被做上了标记,一个是他们所处的墓园,一个是城市东边的另一个墓园,一个是那座广场内侧的大厅靠后的位置,简单的线条连接着三处之间,标出了最近的路。

    “这应该是他们准备召唤亡灵的地方。”艾瑞克指点着两处墓园,“我们也许应该再去东边的墓园看看,说不定另一个死灵法师就在那儿……可他们是怎么从大厅里出来的,你不是说那里的门都被封住了吗?”

    “我们就出来了啊。”埃德说,“他们要么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路,要么有人给他们开门。嘿,他们可是法师呢,说不定他们不用什么门也能唰一声离开那里。”

    艾瑞克摇着头:“死灵法师没有那种法术。即使他们曾经是法师,在研习死灵法术之后,魔法之神也会收回给他们的力量。”

    “真的吗?可我就知道有一个死灵法师,她拿闪电劈过我……”他的声音突然弱了下来。

    地图上有个地方不太对——广场中央原本有一座巨大的雕像,现在只剩下底座。他在广场边见过它的部分残骸。安克坦恩人说他们来到这里时那座雕像就已经倒在地上,断成好几截,连头都不知道滚去了哪里,但在地图上,广场中央画了一个笔法拙劣的持剑小人儿,绘画者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还给小人儿加上了一个有点滑稽,又有点诡异的微笑的表情。

    “这不是最近才画出来的地图!”埃德叫了起来,“有人……或许就是那些死灵法师,他们之前就来过这里!”

    他早该注意到,那地图的边缘已经泛黄,显然是在很久之前绘制,只有那几处标记是新的。

    “这不奇怪。我听说北方的群山之中,一直有死灵法师在寻找各种城市和战场的遗迹。”艾瑞克探头看着地图,努力回忆着,“但精灵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适合召唤的对象……”他停了下来,看看周围一个个空空的墓坑,没再说下去。

    “圣骑士们那套经验或者记载,在这里不太管用是吗?”埃德说。他已经没有了幸灾乐祸的心情,现在的情况对他而言也一样糟糕。菲利知道这些吗?诺威呢?女孩儿们现在安全吗?……

    “还有什么吗?”他岔开这个让人不安的话题。

    艾瑞克摸索着,从女人的腰带里掏出了一枚戒指。他低头看着它,脸色惨白地僵在了那里。

    “……这是牧师的戒指……”

    纯金的符文戒指上刻着女神尼娥的标记,旁边饰以一圈浅蓝色的细小宝石。

    艾瑞克翻过戒指,在内圈上找到了佩戴者姓名的缩写。

    “丹弗斯……”年轻圣骑士的声音在微微颤抖,埃德同情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说这场瘟疫不对劲……他得去寻求帮助……”艾瑞克哽咽着,“那是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我或许亲手焚烧或埋葬了他的尸体却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也或许他只是……弄丢了这枚戒指……”埃德的声音越来越小,这个原因他甚至没办法说服自己。

    艾瑞克把戒指紧握在双手中,抽泣着开始祈祷。起初他的声音小得埃德几乎听不见,渐渐的,圣骑士的声音大了起来:

    “……使我们得以在你的永恒之中看见我们自己。生命如水流转不息,微如雾霭,宏如江海,永在你手心……”

    埃德没有听过这段祈祷词,那或许是圣骑士所独有的。他也没有料到自己也有一天会如此安静而专注,近乎虔诚地倾听一个人的祈祷。当感觉到勇气和力量一点一点回到圣骑士挺直的身体里,埃德意识到,他从不曾真正在意过的,对诸神的信仰,它存在的价值或许比他愿意承认的更为重要。

    祈祷结束时,艾瑞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坚定地站了起来。

    “我们去另一个地方。”他说。

    “哦……当然!”埃德如梦初醒地跳了起来,觉得脸上一片冰凉。他伸手拭过,才惊讶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泪流满面。

    .

    月亮在薄薄的云雾间时隐时现。不需要火把,积雪的城市里,一切也都清晰可见。他们一路上没碰见半个骷髅,但没了那只坏脾气的雪?引路,埃德总觉得心里慌慌的。

    他甚至不时望向天空,希望那白色的大鸟会再次飞回来对着他们咕咕叫。

    他不知道艾瑞克是不是和他有着同样的感觉。

    离开那个墓园之后艾瑞克一句话也没说过,他也不敢再对着刚从失去同伴的悲痛中恢复过来的年轻人没话找话胡言乱语。

    此刻艾瑞克紧绷的脸和微微下沉的嘴角显出坚毅的表情,比永远没个正经的菲利·泽里看起来更像个圣骑士。

    去另一个墓园要横穿整个城市,初见时在埃德眼中倾颓却依旧美丽的“极北之光”,如今看起来就像是座死城。

    跟确切地说……亡灵之城。

    埃德哆嗦了一下,目光移向地面。大堆骷髅的脚印再一次出现在雪地上。

    “好多脚印……”他喃喃自语。

    好多骷髅。大家都会没事吗?……

    “艾瑞克!等等!”

    在发现另一种脚印时他习惯性地一把拉住了圣骑士的腰带,“这是人的脚印!”

    人类的脚印在只剩下骨架的骷髅脚印中十分明显。经过精灵训练的埃德很快辨认出了雪地上那个异常巨大的脚印。

    “阿坎……还有娜里亚和泰丝……这是莫奇……”他低声念出一个个朋友的名字,心也随之一点点下沉。他偏离了地图上所标示的路线,直接循着脚印向前跑,恐惧紧紧地摄住了他的心脏。

    艾瑞克一身不响地跟在他身后,并没有阻止他。

    乱七八糟的脚印混合在另一片狼藉的雪地上,街道中心留下了点点血迹和几具倒地的骷髅,有些整个头都被敲得粉碎,有些看起来却几乎完整无缺。

    “诺威……”埃德的手拂过一个齐腰的花坛上浅浅的脚印——精灵的脚印总是很浅。

    “他们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些骷髅。”艾瑞克赞许地说,“我想他们应该没事。”

    “他们在一起。”埃德说。这让他冷静了一些。

    “想要确保他们的安全,最好的办法是……”

    “找到霍安……另一个死灵法师,”埃德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抱歉。”他打开地图,迅速地找到了他们现在的位置。

    “走这边。”他指向西南方的小路,竭力让自己的目光不再追随地上的脚印。

    ——请保护他们。

    他第一次用心祈祷,且不曾索要任何实际的回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