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间奏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稳健的脚步声在光滑的地板上响起,由远及近,被墙壁所反射,回响在显得异常空旷的柯林斯神殿的深处。【最新章节阅读】这里没有高大的神像供人瞻仰伏拜,也没有神秘的符号在信徒心中激起敬畏,只有一小股天然的喷泉,从地板正中一个小小的圆形水池里温柔地喷射出来,四周的天窗让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到傍晚的最后一线光线,都能够照射在喷泉上,在那些不断跳跃的水珠之间,架起小小的彩虹。

    脚步声停在了一位正在水池前驻足沉思的老人身后。老人的白发已经几乎与她身上的白袍同一个颜色,不再窈窕的身材依然挺拔。

    “圣者。”来人用低沉的嗓音尊敬地称呼。

    “你大概永远也学不会叫我的名字了,肖恩,我知道它的发音比你的名字要复杂得多,但你就不能至少试着念一次吗?”老人说话的速度很快,听起来依然充满活力。

    “圣者。”肖恩·佛雷切用没有任何改变的语调重复。

    “……大人。”费利西蒂无奈地回应着,转过身来。她有一双如斯塔内斯特尔湖一样湛蓝的眼睛,即使依旧满脸皱纹,垂垂老矣,那双眼睛却似乎还保持着永远的年轻。

    “也许您已经知道,拜厄·扬,一位水神的骑士……已经不再受到尼娥的祝福,并且失去了踪迹。”肖恩·佛雷切的语气十分平静,似乎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费利西蒂知道,如果他真的如此认为,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不,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知道?”费利西蒂说着,走向房间一侧正对喷泉的长椅,“来吧,大人,陪我坐坐。”

    佛雷切走到她身边,但依旧笔直地站着。

    “……盔甲太硬坐不下来吗?”费利西蒂同情地问,“如果你非得坚持不管什么时候都套着那层铁皮的话,我在斯顿布奇时听说精灵有种技巧,可以让金属变得更加轻薄而富有弹性,也许我们可以问问他们能不能也教教我们,以水神的圣者之名,也许他们……”

    佛雷切笔直地坐了下来。

    费利西蒂满意地点点头:“现在,让我们谈谈这位圣骑士……拜厄·扬,我记得他的名字。”

    “他目睹他的双胞胎哥哥死于那条冰龙之手。我一直担心复仇之心会让他变得盲目,但我从未想到他会走上黑暗之途。”佛雷切的声音里终于透露出一丝沉重,“我听说如果有骑士堕入黑暗之中,圣者会知道他的名字。”

    “我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这里的高阶圣骑士总共也只有五个,我还不至于老到连五个名字都记不住。”费利西蒂叹了一口气,“好吧,现在大概只有四个了。”

    “我们依旧没有任何菲利·泽里和其他几个人的消息。”

    “……肖恩,你真的不该让那些孩子们去找什么冰龙的。”

    “那是他们的职责。”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有轻柔的流水声永不停息。

    “我没有感觉到有哪位骑士背弃了女神所指引的道路,肖恩,如果你是来问我这个。但我确实感觉到黑暗……就像秋天会在湖面上升起的迷雾。我无法看透它,也不知道阳光是否能让它消散。”费利西蒂的声音随着流水渐渐缓慢而低沉,“找到那些孩子们,肖恩,即使是拜厄,在查清一切之前,他依然是水神的骑士。尼娥不会如此轻易放弃那些立誓为她而战的人,我们不能失去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佛雷切郑重地点头,站起身来,再次向她致意。

    “圣者。”

    他转身离去,没有再等她有所回应。

    费利西蒂呆呆地看着盯着喷泉。她已经活的比大多数人类都要长久,依旧健健康康,无病无痛,但她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旅程即将结束。

    穿过流动不息的水,她看见黑雾弥漫。漫长的一生里她从未有过如此的不安。

    ——还不是时候。

    她告诉自己。

    还不是时候。

    .

    巴拉赫,安克坦恩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坐落在卡尔纳克山脉北端的森林边缘,高踞于艾肯山的山坡之上,遥望维因兹河。它事实上建立于一座兽人要塞的废墟之上,据说在修建之时,还曾挖掘出许多尸骨。无论属于兽人、精灵、人类还是矮人,它们全都被运进城外一个废弃的矮人矿坑,然后一封了之。那里曾有过许多恐怖的故事,无论是否真实,在安都赫的牧师们在城中建起神殿之后,都渐渐变成了没有多少人记得的传说。

    整座城市看起来混合着兽人与矮人的风格。厚重,粗犷,结实,旧城区高高的城墙甚至胜过了安克坦恩的都城卢埃林。那时的人类还需要抵御兽人的攻击,这样坚实的防御十分必要,但在数百年后的现在,许多地方已经开始显出年久失修的颓败。新城区则顺着山坡向维因兹河岸延伸,没有城墙的守卫,只有几队卫兵往来巡逻。

    它依旧是一座重要的城市,但已远不及卢埃林和卡姆,但在统治者的日渐忽视之中,它反而拥有了令人惊讶的开放与自由。

    清晨是新城西区的集市上最热闹的时刻。即便是在冬天,提着冻得硬邦邦的野鸡和银狐的猎人,推着鱼车的小贩,藤篮里装着大块面包的女人,空着两手眼神飘忽的小贼……依旧将狭窄的街道塞得水泄不通。

    一个高个儿的黑发男人在街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皱了皱眉,转向了另一条看起来没那么多人的小巷。

    他不想引人注目,但也不想在那条泥泞的街道上跟一堆臭烘烘的安克坦恩人挤来挤去。

    这或许是个正确的决定。小巷里的安静让他更快地注意到了身后的尾巴。

    男人有些焦躁地裹紧了斗篷,将帽子拉得更低,但他没办法压抑心中越来越炽热的怒火。

    他本该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在旧城区宽阔平整的大路上,他本该受人尊敬,得人礼遇……

    他一声不响地快步走出小巷,隐身在一堆破烂的木桶之后,在那个鬼鬼祟祟地跟在他身后的人冒出头时猛地冲了出去,一把掐住那人的脖子,拖向阴影之中。

    “轻点儿!大人,轻点儿!”

    他还没有开口,被他抓住的人已经叫了起来。

    男人微微一怔,依稀觉得面前的人有几分眼熟。

    “拜厄·扬大人。”那人平静地开口,“用不着紧张,我对您没有一点恶意,只是来给您送个消息。”

    拜厄阴沉地瞪着他,依旧没有松手。

    “我的主人,亚伦·曼西尼,您最忠实的朋友,希望能跟你见上一面。他有很重要的事想与您商议——他相信那对您来说也同样重要。”

    “曼西尼?”拜厄拧起眉毛,“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与那个油腔滑调的贵族的有数面之缘,但根本算不上朋友。

    “和您一样的理由,大人。”信使的语气从头到尾保持着谦恭,“和您一样的理由。”

    .

    亚伦·曼西尼早已经不再年轻。他四十多岁,身材不高,长着一张随和的圆脸,精心打理过的褐色卷发和圆圆的黑眼睛让他看起来温和友善,值得信赖。

    但拜厄知道眼前这家伙有多么善于伪装。

    他们身处的小旅馆半新不旧,位于新城区最接近旧城的街道上,从窗口望出去就能看见旧城高耸的城墙和雄伟的大门。那让拜厄多少有些不安。

    他不知消息传到了哪里。巴拉赫城中没有水神的神殿,但安都赫的牧师与圣骑士会相当乐于协助追捕一个堕落者……

    ——不,他不是!总有一天他会让所有人都明白!

    拜厄阴沉着脸粗鲁地推开了曼西尼送到他眼前的酒杯,琥珀色的液体溅在了地上,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不来一点吗?真可惜,这可是撒恩宁产的冰晶呢。”曼西尼收回了手,似乎不以为意。

    “你怎么找到我的?”拜厄直截了当地问,他没有心情与这些说话总是拐弯抹角的贵族虚与委蛇。

    “我有很多朋友。”曼西尼微笑着,“有朋友总是件好事,不是吗?”

    这根本不算什么回答。

    “我知道您还在追那条龙。”在拜厄的怒火爆发之前,曼西尼开口道,“即使是……在您自己身处危险的情况之下,这真是令人敬佩。”

    逃亡中的堕落骑士坐在那里,用那双黑沉沉的眼睛盯着他。

    他随手就能要了他的命,他们都知道。

    “请相信我,我和你有同样的目的。”曼西尼悠闲地向他举杯。

    “……你为什么会对那条龙感兴趣?”拜厄问道。

    “谁能对它不感兴趣呢?”曼西尼微笑着反问,“那可是一条龙!”

    他夸张的语气没能换来拜厄的任何反应。

    “您想要它的命,大人,我也一样。”曼西尼只得耸了耸肩,“而我可以帮助您。我绝对无意质疑您的勇气和力量,但我想您自己也很清楚,您不可能独自对付一条龙。”

    拜厄目光闪烁,他无法否认这个。

    “你有钱,也有势力,你找得到大堆愿意为你卖命的冒险者,为什么要找上我?”

    沉默片刻之后,他再次开口。

    “因为没人会比你更加执著。”曼西尼弹了弹透明的水晶酒杯,“我的确花钱请了几个不错的冒险者,但我需要有人确保他们尽心尽力。所有的荣耀都可以归于您,大人,我只需要它的尸体。”

    拜厄皱了皱眉。

    “只是作为收藏。一个小小的,无伤大雅的嗜好。”曼西尼对他殷勤地笑着,“所以,大人……您意下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