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向导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并没有什么不死者的打扰,埃德他们度过了安静却无眠的一晚。第二天,那位不幸被泰丝跟踪过的探子鼻青脸肿地等在石像边,阴沉地带着他们走向巨人之斧。在那如斧凿般垂直的峭壁之下,有一顶小小的帐篷,已经有一半被埋在了雪里。

    “早知道向导就在这里,我们就不用进那个见鬼的镇了嘛。”娜里亚说。那个带他们来这里的男人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看着埃德踩过厚厚的积雪走向帐篷,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笑意。

    诺威快走几步,拉住了埃德。

    “小心。”他说。

    他们在离帐篷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

    “呃……请问,有人在吗?”埃德大声叫道,同时又转头跟精灵嘀咕,“如果他根本听不懂通用语怎么办?”

    “别担心,我们这位朋友会很乐意为我们翻译的。”泰丝笑嘻嘻地说,她用匕首逼着那个男人一起跟了过来。

    帐篷猛地被人掀开,一个高大的身影钻了出来。

    “……女人?”埃德怔怔地说。

    那是个跟阿坎差不多的女性,高挺的鼻梁让她突起的眉弓显得不那么突兀,肤色很深,粗糙但很干净,看起来比昨天见到的那些野蛮人要顺眼很多,身材丰满,五官端正,黑色的长发束在脑后,深邃的眼睛像是黑色,却又微微泛出些蓝,毫无表情的脸冷漠而严肃,更像石雕而非活人

    她并没有开口,只是淡淡地俯视着埃德和诺威,目光稍稍在诺威的尖耳上停留了片刻便收了回去,即使感到惊讶也没有表现出来。

    “我们是……呃……我们想去冰原找那条冰龙,杰穆恩说……”埃德不知为什么有点结结巴巴。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会面对一位女性——在他的脑子里,一直以为野蛮人里的女性和矮人族的女性一样,跟男性没什么区别,而眼前这位完全颠覆了他的想象。她长得挺好看的,也没有胡子……倒是有着他从未见过的丰.胸,还毫不在意地袒.露了大半。无论在维萨还是斯顿布奇,女人们都以如精灵般纤细优雅的身材为美,安克坦恩的女人倒是更丰满,但她们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腰上猛力的一堆终于把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从他的脑子里赶了出来。埃德毫无准备地踉跄着跌倒在雪地上,耳边响起女孩儿们的惊呼,和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

    那个女性野蛮人毫无预兆地抽出一柄厚重的宽刃剑对着埃德就砍了下去,站在埃德身边的诺威用力推开了他,长剑连鞘一起上挥,挡开了那沉重的一击,木质的剑鞘发出破裂的脆响,精灵也因为那巨大的冲击力而向后退了两步。

    “疯女人!”泰丝叫道,推开面前那个碍事的男人就冲了上去。

    “都别过来!”诺威高声叫道,闪过女人的又一次劈砍,泰丝的脚步稍停了一下,又继续往前冲,娜里亚也拔出了剑,却突然被身后的阿坎拦腰抱了起来,双脚都离开了地面。

    “阿坎!放我下来!”她叫着,用力踢着阿坎的腿,拿剑柄敲他的手,这个单纯的大个子明明是她和泰丝救出来的,现在却只听诺威的话,有时候还真让人有点生气。

    阿坎迈开大步,一弯腰,似乎准备把泰丝也抱起来,却被泰丝敏捷地缩身躲过。

    “坏阿坎!”泰丝叫着,差点就一刀戳在阿坎的手上,“为什么只听精灵的话?小莫,咬他!”

    阿坎有点委屈地盯着她。

    “也许诺威的意思是他们得一对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埃德还有点茫然地拍着自己身上的雪。

    “这是什么野蛮人奇怪的见面礼吗?”娜里亚放弃了挣扎,看着那个两个正打成一团的人。

    “野蛮人的见面礼就是把刚见面的人都劈成两半儿?”泰丝对这个解释相当不满,但精灵又抽空高声叫了一句:“待那儿别动!”她只好怒气冲冲地一脚踢倒那个正准备溜到一边看热闹的男人,凶狠地叫道:“给我乖乖趴着!”

    不知道她昨天到底用了手段,那个吃过苦头的男人虽然一脸怒意,眼中带着仇恨与怨毒,却还是乖乖地趴在了雪地上。

    诺威一脚蹬在旁边的峭壁上,借力回身砍向那个女人的左臂。在最初因为对方突然动手而生的惊愕和愤怒之后,他很快意识到,那个女人并不是真的想把谁劈成两半。砍向他的剑控制着力道,直到试探出诺威的实力才开始放手攻击。

    就像阿坎一样,女人的优势在于力量而非敏捷,但她显然比阿坎更有技巧。她的每一剑都收发自如,不会因为用力过猛而让自己露出破绽,不断移动的脚步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有时连诺威都摸不准她会砍向哪里。她甚至能找到精灵攻击中的弱点——她只是跟不上。但诺威也同样不敢硬碰她的任何一剑,只能想办法闪开。

    在精灵战士之中,诺威的速度绝对不是最快的,但面对此刻的对手,如果不能将精灵天生的优势发挥出来,诺威怀疑自己很有可能无法取胜。

    他开始绕着女人转来转去,长剑不断地改变着方向,叮叮当当地敲打在宽刃剑的剑身上,他甚至有好几次都能击中女人,只是必然得付出受伤的代价。精灵并不介意接受平手的结局,但却不知道在野蛮人的习俗里,有没有“平手”这种说法——谨慎起见,他最好还是全胜。

    他时常跳跃起来,那似乎是一种会让女人有一些不知所措的攻击方式,她之前可能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有时精灵甚至直接踩在了宽刃剑上,在围观者的眼中,他或许显得游刃有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太高,他的身体并不像精灵中的剑舞者那么轻盈,再这么跳下去,他的体力会消耗得比那个女人还要快。

    他翻身落回地面,长剑削向还没有来得及转身的女人腰间,女人再次依靠那种奇特的步伐侧身躲过,高大的身体并没有因此而失去平衡,宽刃剑带着呼呼的风声掠过精灵的头顶,在一击落空之后她翻转手腕,顺势向下回砍,但诺威早已不在原来的位置。

    没人看清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精灵已经转回了女人的另一侧,长剑由下至上抵在女人的咽喉。

    泰丝欢呼着跳起来,她的精灵赢了。娜里亚也很高兴,但她的目光更多地落在那个女人身上,猜测着不知道她是不是会愿意教她几招——泰丝和阿坎的攻击方式都与她截然不同,诺威的又通常华丽得让她敬而远之,努特卡用剑的方式却相当合她的胃口。

    女人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爽快地放下剑。

    “你赢了。”她用通用语说,“你有资格与我同行。”

    诺威收回了剑。

    “诺威·逐日者,我很荣幸。”

    “雪鹰部落的努特卡,普特之女。”

    诺威当然不知道普特是谁,但从女人的表情看来,她的父亲也应该是个令她骄傲的勇士。

    “下一个。”努特卡再次扬起剑。

    “等等!”诺威赶紧阻止她劈向另一个人,虽然泰丝看起来跃跃欲试的样子,但她可不是这个野蛮人的对手。

    “我们得每一个人都打赢了你,才能请你做向导吗?”埃德疑惑地问,这还真是奇特的风俗。

    “向导?”努特卡皱眉,“你们不是镇长找来跟我一起去杀掉那条冰龙的人类勇士吗?我会付你们钱的。”

    “杀掉?!”娜里亚的声音尖锐地拔高。

    “……我想这之间有点误会,努特卡。”诺威叹息着说,“我们最好还是先坐下来谈一谈。”

    .

    “如果你们不是来和我一起去杀掉那条冰龙,你们为什么来找我?”努特卡不解地问。

    他们团团坐在雪地上,照诺威的建议,“好好谈一谈”,只不过,埃德照例是蹲着的。

    那个带他们来的男人已经被泰丝打发走了,没能看到他们打个你死我活似乎大概让他非常不高兴。

    “我们只是想找一个向导带我们进冰原,而杰穆恩说你是唯一能带我们进去的人。”诺威说。

    “但你们进冰原不是为了找冰龙吗?”努特卡指指埃德,“他说的。”

    “我叫埃德……”埃德摸摸头,“我们的确是想去找冰龙……”

    “如果不是为了杀它,你们为什么找它?”努特卡看起来更加疑惑,然后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鄙夷,“如果你们想要它的宝藏,我知道它藏在哪里,和我一起杀了它,就送给你们,全部。”

    “……他连宝藏都有了吗?!”泰丝的眼睛亮了。

    “泰丝!”诺威轻声斥责。

    “那应该是银牙的……”埃德说。

    娜里亚摇摇头:“我们不要什么宝藏。”

    努特卡看起来更加疑惑了。

    “你又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找人和你一起去杀冰龙?”诺威换了一个问题,“你的族人呢?”

    努特卡岩石般的面孔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

    “那条龙杀了我的父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