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死灵法师的朋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巨人之脊横亘在北部冰原的最北端,越过它便是一望无际的冰海。这条传说由巨人的尸骨堆积而成的山脉极高且险,根本无法翻越。它寸草不生,除了飞鸟偶尔掠过,巨大的冰原苔虫栖息于黑暗的洞穴里,几乎没有任何动物生存。

    但在中东部靠近冰原的山脚下,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洞穴,野蛮人的祖先曾经生活在其中。当他们走出洞穴,习惯了无拘无束地奔跑在平原上,这些洞穴便渐渐被荒废和遗忘。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它们不过是聊聊可数的死灵法师,或一些犯下罪行,无处可去的野蛮人藏身的地方,但现在,许多洞窟的深处被凿穿相接,向下挖得更深,巨大的空间里灯火通明,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会让人误以为自己进入了矮人的矿坑,但那些敲击声里没有矮人们的专注与热忱。

    “瞧瞧我们,都变成了什么?只会敲石头的矮人吗?”

    身披黑袍的法师对脚下那一片忙碌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景象发出抱怨,但他身边的人并没有任何回应。

    开口的人对此不以为意——他们是死灵法师,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没有多少人喜欢说话,或者擅长跟活人打交道,即使聚集在一起,通常也不过沉默着完成各自的任务。他原本就没指望能得到什么回答,只是那些敲打声实在令惯于安静的法师头痛不已,如果再不抱怨两句,他觉得自己的头壳都快炸开了。

    “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他绝望地喃喃自语。

    “到莉迪亚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为止。”

    一个匆匆从他们身后走过的法师顺口回答了他,声音里多少也带着一丝怨气,“别抱怨了,图姆大师不会喜欢听到这个的,就算他自己也一样讨厌这些声音。”

    站在路边的法师们注视着他沿着高低不平的石阶向下,穿过一群又一群死气沉沉地挥动着铁锤和凿子,敲打着岩石的野蛮人,消失在洞穴的深处。

    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法师突然转过身,走向相同的方向,甚至没有跟旁边的人打一声招呼。

    被无视的法师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他不认识他,但那些年轻又漂亮的家伙多半是莉迪亚的人,他可不想给自己找什么麻烦。

    “年轻又漂亮”的法师走得很快,浅浅的金发从黑色的兜帽里滑了出来。他的目光掠过那些一脸麻木的野蛮人,微微皱起眉头,他们几乎全都是老人和妇女,额头上都刻着一个印记——他认出了那个符号,这些人已被标记,他们将成为祭品。即便如此,野蛮人的天性本该让他们强悍而不易屈服,宁死也会反抗这样的奴役,但他们却像是几乎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意志,而原因,或许是他们身后那些明明更加强壮和高大,却只是无声地看守着他们的野蛮人。

    那些都并不是活人。

    虽然看起来跟普通的野蛮人没有什么区别,但那些守卫早已失去心跳和呼吸。在火光之下,他们毫无生命的双眼动也不动,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肌肉却并不僵硬,也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他们走动时脚步沉重而有力,除了姿势稍有些怪异,几乎看不出是死人。

    法师并没有隐藏他眼中的怒意。他不喜欢野蛮人,但更不喜欢死了还能动的野蛮人,更更不喜欢的,是那些让死人爬起来的家伙。

    他已经杀过一个,不介意再多杀几个,但从刚才那个法师口中吐出的名字让他有些好奇——他很想知道,莉迪亚·贝尔到底在这里干些什么。

    他在一堆碎石后停了下来,这里已经足够让他听清不远处那两个死灵法师对话。

    .

    “图姆大师。”莱纳恭敬地向托斯卡纳·图姆行礼。已经步入老年的大师是连莉迪亚也多少会表示出一些尊敬的强**师,尽管他的白发已几乎脱光,瘦削的身材也有些佝偻,但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

    托斯卡纳阴郁地看了他一眼,这些叮叮当当的声音让他头痛,所以他很少会到这里来,但今天早些时候,洞里又发生了一次塌陷,他不得不过来看看情况。早知如此,他根本不该让人告诉莉迪亚,他们在凿开岩石连接不同的洞穴,以便有更大的空间容纳更多人时,无意间挖出了一根像是巨人骸骨的东西。

    现在,那位对骨头有着无限热爱的女法师,他们的“首领”,要求他们把那根巨大的骨头完好无缺地挖出来给他。他很担心,如果那真是巨人的骨头,她会要求他们把整座山挖空,给她挖出一具完整的巨人骨架来。

    但她也很有可能因此而召唤出巨人的灵魂,拥有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巨人骷髅战士——那就是莉迪亚的可怕之处,他们根本不知道她的力量从何而来,只是她教给他们的那一部分,已经让他们得以解决死灵法师们几百年来没有任何突破的难题。

    他没有开口,莱纳就只好安静地站在一边,直到托斯卡纳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让他说下去。

    “从杰穆恩那里传来消息,有一队冒险者准备进入冰原杀掉那条冰龙。”

    “杰穆恩?”托斯卡纳皱眉,“那是谁?”

    “巨人之斧下那个……”

    “哦……”托斯卡纳想了起来,“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杰穆恩似乎认为那条冰龙……是我们的朋友。他说,如果有任何需要,他随时听候吩咐。”

    “我们的朋友?”托斯卡纳冷笑着,“死灵法师可没有活着的朋友。”

    他们之前倒的确曾经与一条冰龙有过一些小小的交易,但那条冰龙已经死在了银牙山脉某个无名的山峰上,而不久之前飞回冰原的那条,曾经满地转着圈儿地追杀一个死灵法师,还破坏了他们的上一次行动,显然没兴趣跟他们建立什么深厚的友谊。

    莉迪亚让他们离那条冰龙远点,现在他只希望,那条冰龙也能离他们远点。

    “似乎并不是只有他那么认为……野蛮人都以为是银牙,那条死掉的冰龙又回来了,他们可分辨不出两条冰龙有什么区别。我们袭击冬狼部落的那一晚……那些野蛮人以为它是在帮助我们。而且它之前也袭击过另一个野蛮人的营地。现在那些蛮人要么逃向卡斯丹森林和库兹河口,要么聚集在一起。我们最近找到的那个营地里有近千人,而且防守严密,想要像以前那样行动,恐怕不太容易。”

    托斯卡纳的脸色更加阴沉——那是另一件让他头痛的事,他们的试验并没有完成,他们的力量也还远远不够强大,年轻的法师们却因为急躁和骄傲开始疏忽大意,过早地让那些野蛮人们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即使没有那条冰龙,身处从未有过的威胁之中的野蛮人,也迟早会抱成一团。但任由一条强大的、并不友好的冰龙在头顶上飞来飞去,始终让他有些不安。

    如果那些冒险者们真的能杀掉那条冰龙,倒是给他们减少了一个威胁。但很可惜,他所知的大部分冒险者,在一条巨龙面前都不堪一击,更何况这里是冰原,冰龙有着天然的优势。

    “让杰穆恩别去管那些冒险者,他只需要尽快找到我们想找的人……”最后他说,“还有,不管用什么办法,弄回更多的人——尽量活着弄回来,我们得尽快把那根该死的骨头从石头里给敲出来。”

    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帮那几个至少有胆子进入冰原的人一把。莉迪亚对此也无话可说,毕竟最后杀死冰龙的会是冒险者。不过,即使是所有种族的死敌——死灵法师,也能与人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想到这一点,又让他觉得有些微的讽刺。

    以及,对那条冰龙微妙的同情。

    .

    冰龙冲进洞穴的时候挟着无边的怒火,玛蒂尔达和那几个孩子们更加惊恐地缩成一堆,仿佛最悲惨的命运终于要降临在他们的头上,那让冰龙越发愤怒。

    婴儿再次放声大哭。野蛮人的生命力原本就十分顽强,再加上玛蒂尔达的照顾,他很快恢复了健康——他能哭得比以前更大声了。

    “让他闭嘴!!”冰龙咆哮着,它直立起来,又重重地落回地面,整个洞穴都随之颤动,长长的尾巴暴躁地横扫过地面,带起呼啸的风声,拍在了墙壁上,破碎的岩石飞溅开来,砸得到处都是。

    连那两个女孩儿都尖叫着开始哭了起来。

    冰龙张开了嘴。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吐息,它就能让这个世界安静下来。

    玛蒂尔达竭尽全力地安抚着孩子们,声音哽咽着,泪水无法抑制地从她的眼睛里涌出来。

    冰龙的脖子硬生生地转向洞口,寒冷的吐息变成一声闷闷的喷嚏,洞穴里瞬间冷得刺骨。

    它泄气地轰一声趴到地上——除了眼睛的颜色之外,那个女人根本一点也不像娜里亚……就算像娜里亚又怎样?它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一条龙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几滴眼泪击败!

    它开始后悔,不该因为听见那些敲打岩石的声音而一时好奇,变成人类的样子钻进死灵法师的地盘。它总觉得每一次使用人类的形体都会让它变得更加软弱……那大概是一种惩罚。

    它是在顺着巨人之脊向东飞的时候听见那些敲击声的。在无法跟踪那些亡灵找到他们的巢穴之后,它突然意识到,他们能隐身的地方事实上只有巨人之脊的群山,而他们是从东向西而来。

    但如果不是那些奇怪的声音,它不会如此顺利地找到这里,好奇心一时压过了其他,混进洞里也一点都不难,但现在……

    听见那些冒险者的消息它就怒气冲冲地冲了出来,根本忘掉了原本的目的。它不知道是什么让它更生气,是它一退再退,却依然还有人宁可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冰原也要杀了它,还是被当成死灵法师的朋友。

    它忽地扬起头,想到了另一种可能——那也可能是埃德和娜里亚。

    它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都怀疑他们已经放弃了……

    但或许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了冰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