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混血儿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营地!”泰丝兴奋地大叫起来,埃德随之欢呼雀跃,向前冲去。在这片雪地上无论看见什么不是雪的东西——顽强地从雪里冒出点头的灌木枯枝,死去的动物被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都能让他们兴奋一下,更何况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野蛮人营帐。

    兴奋很快便被失望所代替。

    “空的!”泰丝从一个帐篷里钻出来,极不开心地大叫。从其他帐篷里钻出来的埃德和娜里亚也都一脸失望。

    这座营地被废弃的时间应该不长,有几个帐篷还立在原地,入口被风扬起的雪盖了大半,有几个地方却只留下圆形的浅坑。野蛮人搭帐篷时会先在雪地上挖一个近半人高的坑,再用兽骨和兽皮搭起圆顶,这样会更暖和,低矮的帐篷也更难被风摧垮。

    “看起来,至少他们是自己离开的。”诺威说,这里并不像遭到过什么攻击,大多数人离开时也带走了自己全部的东西。

    “好吧,至少我们今晚可以住在这里?”埃德说。在雪地上露营是一件极其费力的事,他们得在雪里刨个坑钻进去,互相紧靠在一起,才能勉强抵挡夜间的寒气,还得小心翼翼地让所有的东西都保持干燥。他真不知道野蛮人在这种地方是怎么活下去的。

    诺威看了看努特卡,他不知道住在被遗弃的帐篷里是不是会犯了某种野蛮人的禁忌。

    努特卡点点头:“我们住在一个帐篷里,这样更温暖,也更安全。”

    他们才刚刚升起火来,诺威便听见风中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他站在营地边极目远眺,视野中,几只动物出现在茫茫的雪地上

    “那是什么?”泰丝走到他身边,努力分辨着那些小小的黑点。

    “看起来像是鹿。”诺威说。

    “驯养的驯鹿。”努特卡说,“听,铃声。”

    清脆的铃声随着驯鹿不紧不慢的步伐一声一声地响着,响着营地而来。当它们渐渐走近时,泰丝睁大了眼睛。

    “它们拖着雪橇!”她高兴得几乎跳起来,“娜里亚!甜心!来看鹿拉的雪橇!!”

    他们离开卡姆时,曾经在冰冻的维因兹河面上看到过狗拉雪橇,那时泰丝就恨不能扑过去把那些毛茸茸的大狗抢过来。而鹿拉的雪橇,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

    正在准备晚餐的娜里亚和埃德也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惊讶地看着那些有着树枝一样的大角的动物,而驯鹿的主人在看清营地里的人时,也同样惊讶地停下了雪橇,大声地问了几句什么。

    “他问我们是谁,在这儿干什么。”埃德说。

    娜里亚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连野蛮人的话也能听懂了?努特卡教你的吗?”

    埃德嘿嘿地笑:“听不懂。不过在这种情形下还能问出什么来?”

    他们看着努特卡走上前去,跟对方交谈了好一阵儿,泰丝已经按捺不住地想要跑过去摸摸那看起来极其温顺的鹿,却被诺威硬拉着留在原地。

    过了好久,坐在雪橇上的男人才跳下来,跟着努特卡走了回来。

    “这是哈尔。”努特卡说,“他有些消息可以告诉我们。”

    .

    名叫哈尔的男人有着野蛮人粗糙的皮肤和高大的身材,五官却更接近人类,他来自冬狼部落,那是最接近卡斯丹森林,最常与人类打交道的野蛮人部落——虽然大多数交流都并不怎么愉快。

    冬狼部落遇到了与努特卡的部落相同的情况,甚至更糟。他们也遭到过冰龙的攻击,但那条冰龙并不常出现,还有其他东西更令他们恐惧。哈尔并没有亲眼看到,但听逃到他们营地的人描述过,一个突然出现在他们营地的野蛮人像是失去了神智,会攻击见到的每一个人。他们抓到了他,才发现他已经失去了心跳和呼吸,却比活着时更加强壮和有力。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努特卡不悦地皱着眉,“你们一定是触怒了祖先。”

    “一开始,大家都这么以为。”哈尔说,他的通用语带着安克坦恩口音,但比努特卡更流畅:“大家都觉得这是某种警告。但萨满日夜在火堆前祈求,却没有任何回应。”

    他们的首领派出了勇敢的战士,想要聚集所有的族人举行仪式,找到祖先震怒的原因,才发现许多营地已经空无一人,而首领的儿子图伦则带回了更令他们惊恐的消息。变成那种怪物的野蛮人并不止一个,他看见几个身披黑袍的人类,驱使着十几个同样的怪物,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夷平了一个不大的营地,带走了所有人。他怀疑那些无人的营地都是遭到了同样的袭击。

    但这样的说法遭到了酋长和萨满的斥责。

    就像努特卡一样,他们不相信人类能有这样的力量。疑惑与恐惧滋生了无数种猜测,在酋长犹豫不决的时候,他们遭到了攻击。冰龙在他们举行祭祀,召唤祖先的神圣的夜晚从天而降,用吼声把恐惧塞进了每个人的脑子里,在他们惊慌失措的时候,更多的怪物冲进了每一个帐篷,如果不是图伦带着一群年轻的战士引开那些怪物和冰龙,或许没有一个人能逃得掉。

    “唔,那条冰龙,它是不是只有一只前爪?”埃德不得不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没人提过这个,所有我想,应该不是?”哈尔并没有见过冰龙,他对此也难以确定。

    “你不在那儿吗?”娜里亚问,“你们的首领不是让所有族人都聚集到一起吗?”

    哈尔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看起来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他是个混血儿。”努特卡说,语气中带着一丝轻蔑,似乎这就能解释一切。

    哈尔垂下了头,尽管他比努特卡更高大,在努特卡的面前,他总是显得有些畏畏缩缩。

    “我们住在……另一个营地。”他说。

    作为混血儿的哈尔与另一些混血儿聚居在另一个营地,没人告知他们首领的命令。远离集会之地的他们侥幸逃过了一劫,但那几个逃来的人带来的消息也同样吓坏了他们。混血儿大多不像野蛮人那么强壮,也很少有机会学习如何战斗,如果遭到同样的攻击,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抛弃了自己的营地,有些逃向有更大的部落聚居的地方,有些逃向卡斯丹森林或库兹河口。哈尔和几个同伴原本想去库兹河口,那个人类的小镇有坚固的城墙可以抵御亡灵的进攻,而且那里的统治者愿意接纳任何寻求帮助的野蛮人和混血儿。但他们还没到那里,就听说镇上出了乱子,现在已经被封锁,不允许任何人的进入。

    无奈之下,哈尔和同伴们只能另寻安全的栖身之地。他们听说奔鹿部落的首领正召集所有部落的野蛮人聚集到鹿湖边,共同应付他们面对的危机,即使是混血儿也会受到欢迎。在商议之后,哈尔冒险再次进入冰原,看看黑鹿部落的首领是否真的对混血儿也一视同仁,而他的另一位同伴则去向卡斯丹森林——据说有一群野蛮人如今已在森林中有了定居之地。

    “我们大概听说过那些在卡斯丹森林定居的野蛮人……”埃德说,他猜那就是他们在荧苔洞穴时听说的,攻击并占据了人类村庄的野蛮人。但他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已经被赶走,还是与安克坦恩人达成了某种协议,毕竟他们离开的时候,斯科特是打算去跟那些野蛮人“谈谈”,而不是攻击他们。

    “艾萨人不该居住在森林里。”努特卡严肃的表情就像那是多么严重的错误。

    “总比待在冰原上等死好嘛。”埃德说,“他们更不该的难道不是去抢人类的村子吗?”

    他不讨厌努特卡,相处几天之后,女战士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难以接近,她坚毅,勇敢,值得尊敬,但野蛮人的许多想法,却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我们可以和哈尔一起去鹿湖。”娜里亚对努特卡说,“如果那里有很多人,也许有人知道……冰龙的消息。”

    努特卡看了哈尔一眼。或许是诺威漂亮地赢了她,她并不曾因为需要与人类和精灵同行而表现出什么反感或蔑视,但要与混血儿同行,她神情却像是会因此而受到侮辱。甚至哈尔所说的一切,她看起来也不怎么愿意相信。

    “你一个人进入冰原,不怕会被那些不死的怪物发现吗?”诺威问哈尔。

    哈尔笑了笑,他一直有些本能地畏惧着精灵,那传说中尖耳的妖魔,而现在,自豪仿佛冲淡了他的恐惧:“我的鹿跑起来很快,那些怪物追不上我的雪橇。”

    “那如果是那条龙飞过来呢?”泰丝问,她知道诺威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鹿跑得再快,也快不过一条龙。”

    “那我猜,我得有点好运气才行了。”哈尔说,“我们不能总是逃来逃去的,总得有人去看看情况,找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待下来。”

    “那需要运气,也需要勇气。”诺威说,“哈尔,你是个勇敢的人。”

    他能理解哈尔的处境。身为精灵和人类的混血儿,半精灵也很难得到精灵的承认。只不过半精灵通常更为骄傲,他们不会让自己卑微地生活在精灵的轻视之中,而更倾向于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像凯勒布瑞恩那样强大的牧师,在精灵的咏者之中都极为罕见。

    如此直白的称赞大概是哈尔从来没有听过的,尤其是出自一个精灵之口,那让他变得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惶恐地偷偷瞄了努特卡一眼。

    女战士看了看精灵。她开始觉得那句话有一半是说给她听的,但她不得不承认,在知道一切危险的情况下还独自进入冰原,对任何艾萨人来说都需要勇气,更何况是一个混血儿。

    “我们跟你一起去鹿湖。”她对哈尔说,语气依然生硬,“到那里,我们会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棒!”泰丝兴奋地高举起双手,“我可以坐在雪橇上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