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错误的时间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黑鬃部落的营地位于鹿湖的西南方,对于埃德他们来说,等于是在向回走,娜里亚显得焦躁又不耐烦,让埃德衷心希望他们真的能在这里得到点确切的消息。【全文字阅读】

    娜里亚最近的心情可是糟得不能再糟,连对泰丝都不怎么搭理了,更不会对他有任何好脸色。

    营地里十分热闹。还没走进去就能听见响亮的马嘶声,那些马在大大小小一百多个帐篷之间大摇大摆地乱跑,看起来更像是这里的主人。营地外围了一圈高高的围栏,也不知道是为了保护其中的人们,还是为了让马不至于撒着欢儿跑得踪影全无。营地外便是冰封的鹿湖,平平整整的雪地让泰丝很想坐着雪橇上去滑上几圈。

    埃德已经听哈尔说过,黑鬃部落的男人对自己的马比对妻子和儿女还要爱护,他们也喜欢让马保持它们自由的天性,但眼前这太过自由的情形还是让他有些目瞪口呆。据说那些跟野蛮人一起长大的马即使看起来跟野马没什么区别,却只需要一个呼哨就会立刻回到主人身边,忠诚而勇敢。所以用一声口哨让那些马全都突然失去了控制的诺威,一路上都被野蛮人们不停地打量,却又尽量离得远远的。

    他们大概以为精灵有什么奇怪的魔法。

    哈尔和努特卡都很快被带去见黑鬃部落的酋长,埃德他们却被塞进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为什么我们总是会被人当成坏人呢?”泰丝坐在一边,一脸无聊地撑着头,装作百思不解的样子,“被矮人当成贼,被安克坦恩人当成坏法师……要来猜这里的人会把我们当成什么吗?”

    “我们是被努特卡雇佣的屠龙者……我猜也不会有谁来问我们,但如果被问起的话,暂时就当是这样吧。”诺威说。

    娜里亚心不在焉地扯着打结的头发,没说什么。

    “至少我们没有像其他冒险者一样被立刻赶走,而是住进了野蛮人的营地,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嘛!”埃德说着,把头从门缝里探了出去,但很快就被一只大手粗鲁地推了回来。

    “是呀,简直如同创造历史般的了不起。”泰丝嘲笑他。

    埃德揉了揉鼻子,只好开始研究帐篷上粗犷的花纹,直到确认那不过是多年积累的古老污渍,哈尔和努特卡终于回来了。

    哈尔看起来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显然又被好好盘问了一番。努特卡却带回了冰龙的消息。

    “他们说那条龙消失过一段时间,大概一个多月前又再次出现……”努特卡凝重的脸色让所有人都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们说它抓走了几个孩子。”

    .

    娜里亚直挺挺地躺着,瞪着帐篷的顶部,那里有一块奇怪的污渍,在火光中看起来像是一张狞笑的脸。

    她睡不着。不可能有人睡得着,就连阿坎都没有发出一点鼾声,只有泰丝不停地翻来翻去的声音和莫奇不满的叽叽声。哈尔被那种诡异的气氛吓走了,就算这里更暖和,那些人类待他也一直很好,他还是更愿意去跟他的驯鹿待在一起。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去杀冰龙的人听到那条龙的消息时没有一点兴奋,反而一个比一个阴沉。

    他们去确认了努特卡带回来的消息——反复地确认,盘问着每一个细节,直到那个失去两个女儿的野蛮人暴怒地抡起了斧头。

    那只能是伊斯。它从那个野蛮人的营地里抓走了两头牛,三个人,而那时它的爪子里已经有一个正在哭泣的孩子。

    埃德依旧坚信伊斯并没有伤害任何人。

    “他们只看见他抓走了那些人,可没看见他吃掉他们。”即使脸色苍白,埃德也如此坚持,“也许他……只是觉得寂寞,想抓几个小孩子去陪他而已。”

    娜里亚不知道他是真的这么想,抑或只是尽力让自己相信,那个拥有巨龙的躯体的,依旧是他的朋友。

    她没法再往下想——她记忆里的伊斯一直都是那个连动物都没杀过,手上从不曾沾染任何血迹的少年。即使曾经见过那条冰龙,她也只记得它救了他们。

    但现在想想,她确实知道它是会杀人的,它在诺威和泰丝的面前毫不犹豫地撕碎过一个死灵法师。

    “但它绝对没有吃掉他,它连它爪子上的血都没有舔一下!”泰丝用力强调,像是这样就能改变什么似的。

    它能杀它厌恶和痛恨的人,或许也能杀它不在意的人,说不定有一天,当娜里亚站在它的面前,那双巨大的金黄色眼睛里,也已经只剩下冷漠和残忍。毕竟,对于一条龙来说,人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甚至不是它的同类——而它也不是没杀过自己的同类。

    娜里亚拉起毯子蒙住了自己的头——她不能再想下去。

    “如果你们害怕,可以离开。”努特卡显然把他们一切奇怪的举动和神情都当成了畏惧。“我的同族会帮助我。”

    黑鬃部落的人蛮横好斗却也勇敢无畏,努特卡知道她很容易在这里找到愿意与她去屠龙的勇士。

    “不。我们跟你一起去。”娜里亚执拗地说,即使她内心无比想要逃走。也许她早该听斯科特的话,这样至少在她心里,伊斯永远是无辜的。但现在,他们已经走到了这里,她无法允许自己背过身去,假装她的无所作为,只是因为没有看见。

    谁都清楚努特卡一个人是不可能杀得了冰龙的——至少,她或许还可以阻止它做错更多事。

    .

    冰龙掠过夜空,双翼划开云雾,飞得更低一些。

    它并不在意被人发现,甚至,它有些期待被人发现。那些惊叫声或许能让它更加确定自己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

    它在那些人类睡着之后才偷偷溜出来——它当然不会再继续那个愚蠢的游戏,只是失去了在他们面前变成龙的兴趣。

    它无法克制地搜寻着娜里亚和埃德他们的踪迹。那行人一直在向北走,如果任由他们走下去,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它的洞穴。不过,它可以在那之前离开,飞回冰海。他们总不可能越过冰海去找它,如果他们真的顽固到那种地步……

    即使他们真的顽固到那种地步,它也不可能跟他们回家。

    它有很多事无法确定,唯有这一点确凿无疑——它回不去了,就像时间永远不可能回到最初。

    它可以一直这样逃下去。与它相比,人类的生命短暂得就像一个梦。只需要几十年,所有曾经认识那个人类少年的人都会从这个世上消失,再也没有谁回来烦它,提醒它曾有过的样子……它该为此而绝对欣慰,却又莫名地烦躁起来。

    或许它应该更干脆一些,索性出现在他们面前,让娜里亚明白她想做的事根本没有一点希望,让她心甘情愿地回家去,好好过她自己的生活,忘掉那个叫做伊斯的少年……就像它自己一样。

    那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它告诉自己。

    事实上,它的身体却再一次背叛了它,几乎是不自觉地转向西南,远离了埃德他们前进的方向,并竭力为自己寻找着理由。

    等喂饱肚子再去找他们也不迟。

    但它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甚至都没有发现一个还有人居住的营地,雪地上毫无生机,即使对于一条龙来说,这样的景象也未免太过荒凉死寂。

    冰龙很不高兴。它最近实在没什么心情去找那些死灵法师的麻烦,但显然,他们需要一些教训。

    它向上拉高,看见远远的鹿湖边上那隐约的火光。它还没去过那儿,但它知道野蛮人正在那里聚集起来,也许那些人自己也能对付死灵法师,用不着它帮什么忙——毕竟,在那些野蛮人眼里,它跟那帮披着黑袍的人类可是一伙的。

    它向着火光飞去。既然不喜欢吃人也不喜欢金币和宝石,吓唬人已经成为它屈指可数的乐趣之一,而且,那里多少也有一些东西是它用得上的。

    .

    “龙!”

    听见那个词,整个帐篷里的人几乎是同时跳了起来。

    “……我没听错吧?那是在说‘龙’?”埃德呆呆地问了一句,在任何一种语言中,“龙”的发音都几乎是一样的。

    努特卡一声不响地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拿起她的剑冲了出去。

    “我猜是没错。”泰丝说,她还卷在几层兽皮里,只露出头,像一条奇怪的,半折起身体的虫。

    娜里亚伸手拿起斗篷裹在身上,连鞋都没穿就跑出去了。

    “娜里亚!”埃德大叫着,奋力拉上他的靴子,“等等我!”

    等他终于掀开厚厚的门帘,跑出帐篷,外面已经是一片混乱。满地乱跑的马成了最大的麻烦,在人们惊慌地跑来跑去的时候,同样受惊的马四处乱撞,将许多人撞倒在地。

    埃德抬头看向天空,根本没有看到什么龙的影子。

    “去找娜里亚!”诺威推了他一下,他才清醒过来,慌乱地在人群中搜寻着黑发女孩的身影,她在这里显得格外娇小的个子很容易被那些高大的野蛮人给挡住,但埃德知道该如何找到她。

    “她会往龙出现的地方跑!”他叫道。

    “那边!”诺威给他指出了方向,而埃德也已经听见了那一声怒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