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埃德的计划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冰龙收拢双翼,直接对着洞口冲了进去。【无弹窗小说网】

    它冲得太快,而且有一条后腿不敢着地,结果跌倒在地面上,几乎是翘着一条腿滑进洞里的。

    玛蒂尔达目瞪口呆地看着它,但冰龙已经顾不上去想它的样子到底有多么狼狈和滑稽。

    “把他弄下来!!”它对着女人吼道,把右腿伸到她面前。埃德·辛格尔还紧紧地扒在上面,但它已经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心跳。

    它从来没有这么慌乱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它带着一个野蛮人的婴儿飞过,他可没死!它不知道原来人类是如此脆弱的生物……那是它唯一的朋友……不,那是伊斯·克利瑟斯唯一的朋友……不管怎样,它不能让他死掉!

    玛蒂尔达手忙脚乱地努力想把埃德的手掰开,但他的四肢都像是粘在了它的腿上。

    “……让开!”冰龙冲着她吼,它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白色的光芒闪烁着,冰龙的身体扭曲着渐渐缩小,在那个几个人类因太过惊讶而呆滞得几乎失去了焦距的目光里,变成一个金发的年轻人。

    他扑向冻僵的埃德,粗暴地拍打着他的脸。

    “埃德·辛格尔,睁开眼睛!”

    那个厚脸皮、总是说个不停的家伙,这会儿却没有任何回应。

    “埃德……”他轻声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寒冷是他的武器,他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驱散寒冷。

    有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过头,玛蒂尔达的身影显得有些模糊——他居然哭了!变成龙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哭过。

    “让我来吧。”那个女人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他习惯的惊恐不安,显得温柔而从容:“他被冻坏了……让我来照顾他。”

    .

    诺威低头看着地上——那里铺着一张毯子,上面散落地堆着些木柴,木柴下好像还压着什么东西。

    他蹲下身,把那个布片抽了出来。

    那是件小孩子的衣服。

    “你们跟那条龙到底是什么关系!!”努特卡在他身后咆哮着,“你叫了它的名字?……你怎么会知道它的名字!!”

    “嘿!我的甜心可是救了你的命!在你冲她大吼大叫的时候先想想这个!”泰丝不满地叫着。

    诺威赶紧退到女孩们身边,以防她们真的打起来。

    “冷静点,努特卡,我们的确认识那条龙……”

    他还在考虑着该如何解释这一切,娜里亚已经轻声开口:

    “他是我弟弟。”

    努特卡瞪大了眼睛,在惊愕中后退了一步,伸手去拔她的剑。

    “你也是一条龙?”

    她难以置信地问。

    “她哪里看起来像一条龙!”泰丝跳了起来,“一条龙怎么可能这么可爱!”

    “她当然不是。”诺威叹着气,“我知道这很难相信,但那条龙是以人类的样子,被人类养大的,他们之前并不知道他是一条龙……”

    “就算他是一条龙,他也还是我弟弟!”娜里亚固执地说。

    诺威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四周的人们已经渐渐恢复了冷静,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们,正对他们指指点点。

    这里可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

    “也许我们可以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他对努特卡说,“我们可以告诉你……”

    “你们可以一开始就告诉我!”努特卡怒视着他。

    “但你不可能会相信。”诺威保持着冷静,下垂的双手却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那是另一回事!”努特卡吼道。

    ——这样纠缠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

    诺威微微皱眉,察觉到一群野蛮人正慢慢向他们逼近,将他们团团围住。

    努特卡恼怒地高声说了句什么,有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酋长要见那个人类的女人!”他用通用语大声说道。

    “只有她吗?”诺威扬声问,“为什么?”

    “有人看见她跟那条龙说话。”那人阴沉地回答,“她是个女巫。”

    “你才是女巫呐!”泰丝不高兴地说,“她是在……用咒语驱赶那条龙!它飞走了不是吗?你们的武器根本伤不到它,它为什么要飞走?因为它害怕她的咒语!”

    “她或许是个好女巫,或许是个坏女巫,所以酋长要见她。”那人谨慎地与他们保持着距离。

    诺威给了泰丝一个眼神,红发的女孩心领神会地眯了眯眼。如果此时努特卡告诉他们娜里亚刚才所说的……他们就只能打出去了。

    但努特卡满脸怒容地站在一边,却一声不吭。也许她毕竟还是得承认娜里亚救了她的命。

    娜里亚抬头看着诺威,精灵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去。”他说。

    他希望埃德·辛格尔那疯狂的计划进行得还顺利,因为显然,他们很可能在短时间内无法离开这里了。

    .

    埃德做了很多梦,几乎是从一个梦直接跳到另一个。他梦见他在飞,身下忽而是白茫茫的冰原,忽而是斯顿布奇整齐的街道,无数喷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却在顷刻间又挤满无数骷髅;他梦见幽深的地底,迷宫一般的通道伸向四面八方,墙壁上满满地雕刻着他从未听过的传说故事,无数巨龙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城市在火焰与雷电中倒塌成废墟;他梦见精灵之国,他从未去过的格里瓦尔,巨木参天,浓荫匝地,精巧绝伦,却显得太过繁复的建筑间,没有一个精灵的影子;他梦见堆得高高的金币与宝石,那是巨龙的宝藏,一柄长剑斜斜地插在其中,剑柄上有一颗深蓝色的宝石;他梦见凯勒布瑞恩,半精灵牧师背对着他,匆匆前行,但他前方的风景永远不停地变幻着……然后那变成了他自己,在无数个不同的世界里穿行,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他梦见一个女孩,站在一片虚空之中,有着长长的白发和海水般湛蓝的眼睛,他应该从未见过她,但她歪着头对他笑的时候,却让他觉得十分熟悉;他还梦见伊斯,小小的伊斯,就躺在他的对面,浅蓝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嗯嗯啊啊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他猛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的头顶是灰色的岩石,身下也只有不怎么好闻的兽皮,头有点发胀,整个身体都微微地刺痛着,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气。

    有人遮住了明亮的火光,影子落在他的脸上。

    那是个野蛮人的小孩子,一时间分辨不出是男是女,正好奇地低头看着他,然后回头叫了声:“玛蒂尔达!”

    一个女人匆匆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蹲下,欣喜地伸手摸摸他的头:“你醒了?你恢复得真快。”

    埃德眨眨眼,突然想起,他应该是紧抱着伊斯的腿的……到底那是梦?还是眼前的一切才是梦?

    他用力一挺身坐了起来,同时拼命睁大眼睛,这样通常都能让他摆脱梦境,但这次他只是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又直挺挺地倒了回去。

    一只冰凉的手按在了他的额头上。埃德转动着眼珠,对上了那双浅蓝色的眼睛。

    “伊斯!”他高兴地打着招呼,“你又变成人了嘛!”

    “不许动!”他许久不见的朋友恶狠狠地回应,“你这个疯子!”

    “但我找到你了。”埃德得意地说,他简直想要翻几个跟头,“我找到了你,我找到了一条龙!我就知道那张地图是真的!不过真可惜,我们不能告诉别人,瓦拉还以为我在柯林斯神殿呐,神殿才不会这么有趣!这里可是精灵的城市!被精灵抛弃的城市也是精灵的城市对吧?”

    “埃德……”伊斯担忧地看着那个语无伦次的家伙,他好像把很多事情都混在了一起,“你还好吗?”

    埃德闭上嘴,怔怔地盯着他看了好久。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时间和空间毫无规律地搅在一起,让他晕乎乎的,还有点想吐。

    “我想吐。”他老老实实地说。

    “不许吐在这里。”伊斯黑着脸,玛蒂尔达刚刚给那个婴儿换过尿片,这里的味道已经够难闻了。

    “伊斯,”埃德伤心地说,“你不喜欢我了。”

    那个女人笑出声来,然后又赶紧低下头去,偷偷地看了伊斯一眼,她看起来有点怕他。埃德有点疑惑,怎么会有人害怕一个安安静静的少年呢?

    然后他再次想起来,是啊,伊斯是一条龙嘛,但埃德是他的朋友,所以他不用怕他。

    “伊斯,”他笑嘻嘻地说,“你是一条龙?g!”

    伊斯的神情徘徊在担忧和恼怒之间。埃德还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朋友表情这么丰富的时候,那让他看得兴致勃勃。

    但他脑子里那团搅在一起的东西像是突然膨胀起来,填满每一个缝隙,甚至想要撑开他的头,爆出一朵灿烂的烟火。

    他蜷缩起来,抱住了头,它正突突地痛着,痛得他想拿锤子猛敲它一这儿。

    “伊斯,”他呻吟着,“我真的很想吐,我可以吐嘛?……”

    他没有听到伊斯的回答。突如其来的黑暗再次将他拖回仿佛永无止境的梦中。

    他甚至不知道刚刚所经历的一切,是不是也不过是场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