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龙不开玩笑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斯伸出一根手指,按了按埃德的额头,他分辨不出那温度算不算是在发烧,人类的温度对他来说总是太高。【最新章节阅读】小时候他更喜欢寒冷的天气却也同样喜欢人类身上的温暖,但现在……他几乎都已经忘掉那是什么感觉了。

    埃德醒来过几次,每次要么说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再睡过去,要么连他的脸都认不出,即使睁着眼睛也神情恍惚,像是在做梦。玛蒂尔达说那是因为他发烧烧坏了脑子,但伊斯总是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他能感觉到埃德的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时强时弱,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他总觉得他的日子已经过得够精彩,但埃德的经历似乎也不遑多让。

    有时他甚至会情不自禁地有些嫉妒。他总是独自一个,而埃德却有许多朋友相伴。

    但无论如何,他来找他了,即使明知他是一条龙,那个笑嘻嘻的家伙似乎也毫不在意。

    玛蒂尔达走了过来,伸手探了探埃德的温度,轻声对他说:“他看起来好多啦。”

    伊斯没有吭声。这几天他已经自暴自弃地在所有人面前变来变去,但玛蒂尔达,那个他一直以为懦弱、愚蠢又无用的女人,对此却表现出令人意外的冷静。她对一切视若无睹,闭口不谈,就像一条龙会变成一个人,或者一条龙有一个人类的朋友,都是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她大概也已经告诫过那两个小女孩儿,她们总是忍不住会在他变身的时候盯着他看,但谢天谢地,她们总是离他远远的。

    那很好,他对小孩子实在没什么耐心,也许一不小心就会拍扁了她们,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

    “伊斯……”

    他低下头去,埃德睁开了眼睛,正呆呆地盯着他看。

    “我醒了吗?”他问。

    “我怎么知道!”伊斯恼怒地回答。但玛蒂尔达说得没错,他的脸色看起来没那么糟糕了。

    “我一定是还没醒。”埃德叹着气自言自语,“伊斯不会对我这么凶的!”

    伊斯忍无可忍,一掌拍在了那个傻瓜的头上——反正他也不可能更傻了。

    埃德惨叫一声,用力地揉着自己的头。

    “好吧,我醒了。”他呻吟着说。

    “真的吗?你记得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吗?”伊斯怀疑地问,有好几次他都以为埃德已经恢复正常,但他总是在下一秒就开始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抱住了你的腿!”埃德得意地说,“我就知道这计划能行!……然后我好像睡着了?”

    “那不是睡着,你差点冻死!”伊斯没好气地说。

    “是吗……”埃德恍然大悟,“难怪我觉得自己睡了好久。伊斯,我做了好多梦,好多好多。”

    他疑惑地瞪着眼睛,也不知道看着哪里,当伊斯担心他又要开始胡言乱语的时候,埃德摇了摇头。

    “真奇怪,我一点也不记得了。”他说。那些梦现在都变成了影子,在他脑子里晃来晃去,却怎么也抓不住,他只恍惚地记得一个小女孩,白色长发,蓝色眼睛,总是反复地出现。他唯一能记得的,是她最后那个带着歉意与无奈的笑容,那让他的心里也充满了愧疚,但他明明根本就不认识她。

    “很好。”伊斯说,语气变得冷淡,“你没事了。”

    埃德警惕地盯着他,立刻就猜到了他想干什么。

    “你不能把我扔回去!”他叫道,滚到角落里缩成一个球。

    “不能吗?”伊斯冷冷地反问。

    埃德开始考虑现在闭上眼睛装死还来不来得及……但如果一直装死,他这么辛辛苦苦的,差点冻死才抓住伊斯,又有什么意义!

    “你不想知道斯科特的消息了吗?”他再次使用同样的招数。

    “不想。”伊斯冷着脸,那不是真话,但他不想再因为这个而被任何人要挟。

    埃德愣了愣,这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你都没有把他们扔回去!”他只好指向玛蒂尔达和那几个孩子,“为什么不能连我一起养着呢!我是你的朋友!”

    他的冰龙朋友洞里没有成堆的金币和宝石,倒是养了几个小孩,这还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我养着他们是拿来吃的!”伊斯咬牙切齿地说,“你也想被我吃掉吗?”

    埃德斜眼看他:“伊斯,知道吗?你这个样子说这种话一点威胁也没有。”

    玛蒂尔达忍着笑迅速地走开了。她喜欢看他们像小孩子一样吵来吵去的样子,但这种时候伊斯的心情都不会太好,她可不想被无辜牵连——那无论怎么说也还是一条龙,虽然现在她已经确信他不可能吃掉他们。

    果然,她才刚刚走开,洞穴里一阵风刮过,一条巨龙趴在了埃德的旁边,张开布满尖牙的大口,低低地咆哮:“现在呢?!”

    埃德不由自主地又向后缩了缩,靠着背后的岩石坐了起来,那张嘴足够把他一口吞下去,的确会让人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本能的畏惧。

    他看着那条冰龙抬起了身体,巨大的金黄色眼睛静静地注视着他。他总能轻易看出伊斯在想些什么,但现在,冰龙所有的表情都像是被封在了厚厚的冰层之下。

    “你到底想要从一条龙这里得到什么呢?埃德·辛格尔。”冰龙问他,声音低沉,姿态威严,感觉突然一下子陌生起来。

    埃德呆呆地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他幻想过无数次同样的情形,他准备了好多好多的说辞,自信满满地以为足以说服一条龙甚至整个世界,让伊斯·克利瑟斯的故事拥有一个童话般的美好结局。但一路走到这里,他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那些自以为是的句子有多么苍白无力,他再也没办法天真地把它们说出口。

    他总是安慰自己说,只要找到伊斯,他总会有办法的,但现在,伊斯就在他的面前,他的脑子却像是糊住了一样,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

    那么,或许只能回到最初的念头。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伊斯,我是你的朋友,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他轻声说。

    但冰龙凝视他良久,摇了摇头:“你叫我‘伊斯’,但那并不是我的名字。你看着我,只看到那个人类影子。但我不是他……他死了,我杀了他,在这里。”冰龙指指自己的胸口,“这样我才得以我真正的样子诞生。埃德,你们所寻找的只是一个幻影,他不存在了。”

    埃德瞪着他,心底有一股小火苗嗖嗖地窜了上来——所有的努力都这样轻易被否认,即便是他也忍不住怒上心头。

    他开始明白娜里亚为什么会生气,明白泰丝为什么总是说伊斯是个“别扭的小孩儿”——他的确别扭得让人想要抱住他的大头用力摇晃,看看能不能让他清醒一点。

    “那你为什么还在意我是不是会冻死,或者在意娜里亚到底相信了什么?”他气恼地问,“我都懒得问你为什么还会变成那个已经被你杀掉的家伙的样子了!你就是伊斯!为什么不能接受这个呢?我都能接受你是条龙了!开什么玩笑……”

    “这不是玩笑!”

    他的话被一声怒吼打断,整个身体被轻易地抓了起来,扔到洞穴的另一边墙上,撞得他每一根骨头都在咔咔地发出抗议。他听见玛蒂尔达的一声惊叫,晕头胀脑地滑到地面,正试图爬起来,一只巨大的爪子已经牢牢地把他按在地面上,力量大得像是随时能把他压成薄薄的一片。

    恐惧摄住了他的心脏,让他不由自主地挣扎起来。

    “一条龙不开玩笑!”冰龙把头凑近那个可恶的家伙,怒火融化了它冰冷的面具,或许也将它的愤怒和恐慌和茫然都暴露在一个人类的面前——它最不需要的就是有谁提醒它那些无时不刻不在困扰着它的东西,更不需要有谁告诉它,它甚至做不好一条真正的龙。

    它分明天生就是一条龙,强大,冷酷,不可战胜,那已经是它唯一仅剩的骄傲,但它却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笑话。

    它也许真的该杀了这个在它的爪子里扭动着,竭力想要逃脱的家伙,从此之后再无退路,再没有那些虚妄的牵挂——他跟那个被它撕碎的死灵法师又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人类而已,有着一样脆弱的血肉和骨骼,一样软弱多变的灵魂……即使前一刻还自称是它的朋友,这一刻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像是终于认清他所面对的不过是个怪物。

    “怪物”——那个遥远的,充满轻蔑的称呼再一次刺痛它的心脏,它低低地吼着,前爪不由自主地,更加用力地压了下去。

    它想起娜里亚伤心的眼神,她曾经滴在它手上的眼泪……也许让她彻底心碎之后,她便再不会为它而流泪。

    它再也听不见那些声音。玛蒂尔达的惊呼和恳求,孩子们压抑的抽泣,人类的骨骼断裂时的脆响,它们在它的耳边回荡,却传不进它的心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