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女巫和勇士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泰丝骑在驯鹿背上,荒腔走板地唱着一支南方的小调,呼呼的风声是她唯一的伴奏,大团大团的雪花或许算是伴舞,除了习以为常的精灵,她所有的听众都皱着眉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连两只驯鹿都不停地摇着头,但那丝毫也不能影响她突然高涨的兴致。【最新章节阅读】

    有个野蛮人吼了一声,大概是让泰丝闭嘴。

    “她这是在驱散风雪!”娜里亚回过头,一本正经地说,“没看见雪越来越小了吗?”

    事实上,风的确是小了些,雪却没见小,那些野蛮人狐疑地互相看看,倒也没再说什么,他们一点也弄不懂人类的魔法。

    他们离开了黑鬃部落的营地,正确来说,是被赶出来的。

    在努特卡绷着脸说她一无所知,而泰丝一口咬定是她的甜心赶走了冰龙,其他看到的人也只能表示那条龙确实是在娜里亚跟它说过话之后才离开的情况下,那些野蛮人花了好几天的时间也没能确定娜里亚到底是个好女巫还是个坏女巫,于是,他们做了唯一能做的决定,就像对待其他那些不受欢迎的冒险者一样,把这些奇怪的家伙,精灵也好,人类也好,通通驱逐出野蛮人的领地。

    诺威倒是松了一口气。这些人显然并不像传说中那么野蛮。

    他们被十几个人人押送着,连同得回去劝说他的同伴们接受黑鬃部落的“邀请”的哈尔一起,踏上了向南的归途。他们似乎还想去一趟库兹河口,召唤之前曾经去那里避难的野蛮人重新回到冰原。

    “我们真的就这样回去?”娜里亚偷偷地问过诺威。

    “不。但至少我们可以和平地离开这里,其他的……路上再说嘛。”精灵回答。

    他找到机会告诉了娜里亚他的疑惑——冰龙原本想要带走的,似乎是几件小孩子的衣服和一些木柴。

    “一条龙要这些干嘛?”泰丝疑惑地问,它不是应该去抢点宝石啦,金币啦什么的吗?虽然野蛮人好像没有多少这种东西,它也不该堕落到抢木柴嘛!

    “它的确用不上,但或许有人用得上。”诺威对着娜里亚微笑,黑发女孩起初只是茫然地看着她,然后她渐渐明白了什么,小小的火星在她眼中燃起。

    “它没有吃掉那些小孩儿!”她说,“它没有吃掉他们!”

    希望和活力再次回到她身上。但他们失去了向导——努特卡决定留在营地,召集愿意和她一起去寻找和杀掉冰龙的人。她没有因为他们的欺骗而让他们变成一辈子的囚徒,或者木桩上的死人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诺威有办法摆脱跟着他们的这些野蛮人,唯一的问题是,没有了向导,他们又能走多远?

    无论如何,泰丝终于如愿以偿地骑到了驯鹿,这好像就已经足够让她高兴了。

    诺威在泰丝的歌声里注视着哈尔的背影。他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友善的混血儿,但目前他还想不出更好的主意。

    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那些野蛮人的第一件事不是喂饱自己的肚子,而是从哈尔的雪橇上拖下草料,去喂他们的马——黑鬃部落的人的确爱马如命,精灵真心替那些马儿高兴,但他的计划也就指望着这个了。

    他看了看泰丝,女孩儿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在心底暗暗地说了声抱歉,诺威深吸一口气,尖锐高昂的鸣叫声划开呼啸的寒风,他曾经用过这一招,真难相信那些野蛮人对此依然毫无防备——他模仿的是狮鹫兽的声音,那种甚至敢与巨龙搏斗的猛兽是所有食草动物的天敌,即使它们已经濒临灭绝,动物们对那种声音的恐惧也依然深入骨髓。

    马儿们嘶叫着惊跳起来,在主人不在它们背上的情况下,它们顺从了躲避危险的天性,迅速逃开,野蛮人呼喝着,本能地追了上去。

    哈尔有点茫然地看着这一幕,这次他的驯鹿却还乖乖地站在原地,只是有些不安地晃动着耳朵。

    “上雪橇!”诺威叫道,一把拉起了哈尔,把他推了上去,其他人早就迅速的爬上了雪橇,而泰丝正从驯鹿的耳朵里扯出什么东西。

    “抱歉,哈尔。”诺威对混血儿说,“恐怕我们得借用一下你的驯鹿和雪橇了。”

    “让它们跑起来,好哈尔!”泰丝一边叫一边笑,“我们保证赔给你一千只驯鹿,只要我们能找到那个出钱的家伙!”

    不知为什么,哈尔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这绝对会给他惹上**烦,但他已经不由自主地问道:“往哪边?”

    “东边!”诺威说,那是冰龙飞去的方向。

    哈尔一拉缰绳,大喝了一声,两只健壮的驯鹿开始迈开四条腿,在风雪中奋力向前。

    驯鹿跑起来并没有马快,尤其是在拖着雪橇和好几个人的情况下,但诺威知道马在受惊时能跑得多快,那些野蛮人得有好一会儿才能追上他们的马,而等他们找到自己的同伴再追过来,大雪应该已经足以覆盖雪橇留下的痕迹,在茫茫的风雪之中,找几个不知道跑去了那里的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应该能够顺利逃脱。

    “如果他们找到你,你可以告诉他们你是被迫的。”娜里亚带着歉意对哈尔说,“我想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毕竟我们……”她看了看同伴,忍着笑说:“是可怕的尖耳妖魔和女巫嘛。”

    “我还挺喜欢被叫做女巫的!”泰丝大笑着,她已经从驯鹿背上跳回了雪橇。

    哈尔摇了摇头:“你们是想去追那条冰龙?你们准是发疯了。”他远远地看见了那条巨大的龙,也听说野蛮人的武器根本穿不透它的鳞片,他不知道这几个人要怎么才能打败它——不过谁知道呢,他们或许真的有什么厉害的魔法。

    “再疯也疯不过那个跳到龙身上的家伙了。”娜里亚忍不住叹气。

    “希望祖先……和神灵会保佑他。”哈尔说,“你们的朋友是个勇士。”

    “勇士?他只是时不时地脑子抽风而已。”泰丝说,“如果不是运气好,他早就死了一百次啦!”

    .

    勇士埃德·辛格尔鼓起勇气,用力按按自己的肋骨。

    不痛。

    他明明有听见过自己的骨头断掉的声音,也记得他痛得要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后就晕了过去。但现在看来,那大概只是因为恐惧而生的幻觉。

    他舒了一口气,在兽皮上摊开了四肢。

    他差点又死了一次,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那可是真的很痛……比被一把刀扎进胸口要痛多了。

    玛蒂尔达悲伤又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快死的人。

    “我没事。”他冲她挥挥手,“一点事也没有!伊斯在哪儿?”他环顾四周,一时也说不清现在还想不想再看见那条龙,他是真的有点被吓到了。

    “它飞走了。我想它不是故意的,它看起来也吓坏了……你最好别再激怒它了,或许它曾经是你的朋友,可它也是一条龙……它差点就杀了你。”想起那一幕玛蒂尔达依然忍不住要打哆嗦,她从来没有从冰龙身上感觉到那么强烈的杀意。她只能缩在一边哭泣着恳求,眼睁睁看着鲜血从那个年轻人的嘴和鼻子里冒出来——不久之前,他还分明被那个冰龙变成的少年关心和在意着。

    它会杀了他,然后杀了她和孩子们。

    那一瞬间她是真的对此确信无疑——而她之前还天真地以为一条会变成人,会因为朋友差点冻死而哭泣的龙不可能杀人。

    但那条巨龙突然吼了一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似的松开了爪子,向后退去。它显得愤怒又茫然,像是根本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它的目光落在那具一动不动的身体上,惊恐与绝望让那巨大的生物看起来如此脆弱而无助,它不停地向后退,然后猛地转身冲了出去,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你应该躲得远远的。”玛蒂尔达真心真意地劝着埃德,“趁它心情好的时候,让它把你扔回……不管什么地方去,你的运气不会一直都这么好的。”

    她原本以为他已经死了,但她战战兢兢地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他还在呼吸。她不敢挪动他,只能尽力擦干净了他脸上的血,给他盖上几张毯子。但过了一会儿,那个只剩半口气的家伙却自己茫然地坐了起来,她才小心翼翼地把他扶回他躺了好几天的地方。

    埃德摸摸胸口,像是在认真地考虑着她的建议。

    那大概不是什么单纯的好运——很有可能,如果不是那颗水晶球保护了他,他就已经死了。他还不至于真的傻到相信在那种力量之下,他还能没过多大一会儿就活蹦乱跳,身上连一点淤青都没有。

    但他依旧不能相信伊斯是真的想要杀他,他大概只是一时失去了控制。是埃德自己太过有恃无恐……或者像伊斯所说,在他心里,即使面前站着的是一条冰龙,他所看见的也还是那个安静的少年,总觉得吵吵闹闹甚至打上一架也没什么。

    他从前也不是没有跟其他朋友挥拳相向,打到鼻青脸肿的时候,但普通朋友用尽全力的一拳最多打断他的鼻梁,一条龙却弹弹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小命,何况是一个作为人没长到成年,作为龙还“不到五岁”,根本没有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力量的家伙。

    那也正是艾伦一直以来所担心的——哪怕只有一次,一条失去控制的龙会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哪怕之后他自己因此而后悔不已,也不会有人再给他第二次机会……他原本就连得到第一次机会的幸运都极其渺茫。

    但幸好,在他失去控制时差点被他弄死的是埃德,而埃德既没有死,也不会跟他的朋友计较。那个混蛋大概也把自己吓得要死,所以才会逃之夭夭,这让埃德心里多少有点安慰。

    等他回来,他们得好好谈谈……像两个成年人那样,冷静地,好好谈谈。

    玛蒂尔达说得对,那是他的朋友,但也的确是一条龙。他不会畏惧他的朋友——如果他曾经流露出恐惧,那也只是一时被吓到了。

    但他的确该学会畏惧他的力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